「走塑」還要等多久?


回想生活細節,你曾否製造塑膠垃圾?若沒有,感謝你為環境保育出力。可是,大部分人總會用上一些即棄的飲管或發泡膠餐盒。你可能只是用它們換來數分鐘的方便,地球卻需要數百年才能分解這些塑料。而未被完全分解的微塑膠 (即0.1微米至5,000微米的極細小膠粒) 更可能影響食物鏈以至整個生態系統。這次專題,我們一起看看本港棄置及回收塑膠的情況,以及外國有否值得我們參考的做法,好讓我們思考如何減少使用塑膠所帶來的環境破壞。

現時棄置塑膠的情況 無論是飲一杯「黑糖珍珠奶茶」還是吃一頓外賣快餐,我們不知不覺製造了很多塑膠廢物。從表一可見,家居製造了大量塑膠廢物,而工商業製造的塑膠廢物量更在過去10年上升近一倍,由2007年每天552公噸升至2016年每天875公噸,升幅比家居方面更大。整體而言,統計反映香港人製造的塑膠垃圾愈來愈多。


從表二可見,每天約有20%的都市固體廢物是塑膠。當中以膠袋及雜項最多,分別佔每天所有都市固體廢物6-10%。家居與工商業的棄置量亦可算是不相伯仲,大約是6比4的比例,可見社會各層面都需要為製造塑膠廢物負上共同責任。


現時回收的情況

我們常常在路邊看見三色回收箱,其中有4,000個啡色回收箱便是用作收集塑膠。香港在2016年回收了125.9千公噸塑膠,當中只有7.2千公噸在本地循環再造,其他都被運往外地處理。

叫人可惜的,是往往因為不同原因,所收集得來的膠樽很多最後是被送往堆填區。有本港大型回收商表示,4噸回收資源中有1.5噸根本是垃圾。市民很多時會質疑回收箱的成效,卻未有了解成效不彰的原因。


回收困境與出路

其實,其中一個主要原因與市民的回收意識和塑膠回收時的狀態有關。如市民常常把未清潔好的膠樽放進回收箱,令其他膠樽也變得骯髒;也有很多人沒把膠樽的招紙及樽蓋分開,令回收變得困難。這令回收商要額外分配人手挑選可被回收的塑膠,成本大增,減少廠商的利潤。而且,回收商的主要回報依賴將回收物出口,出口價格在2015年時曾下跌1/3 ,直接令回收業變得無利可圖。再者,整個行業予人一種低技術需求之感,未能吸引年輕技術人員入行。由此可見,政府需要更積極協助改善回收業的運作、技術和營商環境。

民間起動「不是垃圾站」

而當官方途徑未能有效回收資源,香港各區出現熱心市民自發收集可循環再造的資源並送往廠商作進一步處理,如「不是垃圾站」。早前筆者就帶著一袋放滿膠樽的「紅白藍」到筲箕灣資源收集站,看見原來很多市民也帶著一袋袋清潔好、可循環再造的資源到來,希望透過這種另類社會參與為保護環境盡一分綿力。

經濟誘因成回收動力

有評論稱,現時政府多了宣傳環保理念,真正受打動的市民卻少之又少,特別是草根階層;事實上,是政府過往一直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未有好好推廣及善用回收所帶來的經濟價值,令市民和廠商都不願意回收塑膠。

直至2015年,港府成立「回收基金」,回收商才重新收集塑膠。近年,有環保團體與大型購物商場合作設立回收膠樽智能機。那些智能機設有條碼及重量識別系統,以確保所收集的膠樽在本地出售且沒有液體在內。為鼓勵市民回收,智能機更設有積分回贈制度以換取不同禮品。除了上述經濟誘因,政府也正考慮引入「塑膠產品容器生產者責任計劃」,試圖加入「按樽費」,「逼令」更多人主動進行有效回收。

國外情況 以上經濟手段在世界各地已實行多時,其中以挪威和德國實行的智能機退款最為成功,膠樽回收率高達九成。而荷蘭和德國的塑膠回收再造率也達50%。法國早前亦宣布於2020年全面禁止使用即棄膠餐具。 可是,也有些國家的回收率很低。例如美國環保署資料顯示,該國的回收率只有約9%。在丹麥和瑞典,將塑膠循環再造需付的電費,不單有機會令回收商得不償失,而且製成的塑料比新造的塑料更貴,所以回收塑膠根本沒有市場。是故,兩國大部分回收塑膠不會被循環再造,而是用來燃燒產電。鄰近香港的新加坡,有七成市民表示不清楚甚麼塑膠可被回收和回收站的位置。世界各地的回收成效因應當地經濟狀況、產業鏈發展各異,以致政府政策亦有所不同,然而相同的,是政府的參與不可或缺。 還看香港,欠缺經濟誘因和回收配套之下,港人甚少會自願回收塑膠,而政府又未能積極誘使市民減用塑膠,令塑膠棄置量不跌反升。當各個發達地區正努力嘗試回收塑膠時,香港政府能否為我們的居住地,以至地球更「積極有為」?


 

// 近幾年,政府營造創新社區環保站「綠在區區」,並夥拍民間團體推動社區環保協作,加強與街坊互動,支持惜物減廢及乾淨回收。當局正積極推展「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並同時研究塑膠樽相關的生產者責任制及中央收集廢膠樽計劃等。// ─ 環境局局長 黃錦星 // 政府會停止在政府場地的自動售賣機出售一公升或以下的塑膠樽裝水。而在本立法年度亦會展開研究,了解各地對即棄塑膠餐具的規管,深入探討適合本港的「走塑」方案。// ─ 政務司司長 張建宗

 

概念貫通


生態危機

生態危機指物種生存的環境受破壞,危及牠們的生命。箇 中原因包括溫度上升、降雨量減少令環境變差;人類捕 食、人口過剩令物種生存環境受威脅等。人類生活使用大 量塑膠,若不妥善處理,會破壞生態。


環境污染

現時大部分的環境污染來自人為商業活動,如工廠廢氣的排放;消費 品的浪費與丟棄,包括膠製品;開墾土地造成的噪音與破壞等。面對 環境破壞,人們除需反思,還需適當規管污染物,尤其對於一些跨 國、跨地區的污染問題,更須制定有效的措施,阻止污染蔓延。

 

相關概念


生態危機 (Ecological Crisis)

環境污染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生活風格 (Lifestyle)

公共政策 (Public Policy)

 

詞彙選介


積極不干預 (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

回收箱 (Recycling Bins)

社會參與 (Social Participation)

發泡膠 (Styrofoam)

 

思考問題


1. 哪些因素可能影響到人們會否回收塑膠的決定?解釋你的答案。

2. 「政府應提供經濟誘因,以提升香港的資源循環再造比率。」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這看法?解釋 你的答案。

 

參考答案


1. 可能影響到人們回收塑膠決定的因素:

經濟考慮:對於草根階層而言 ,他們傾向收集有經濟價值的物品來變賣;而一般市民也會衡量回收所帶來的回報能否抵銷回收時需做的額外工作,如分類、清潔等。而一些非政府組織,亦需考慮組織財政能否應付收集塑膠所帶來的運輸費及人工等相關開支。而回收商亦要考慮回收塑膠能否賺錢。由此可見,不同持份者在決定是否回收塑膠時,會考慮那是否符合成本效益。

回收程序的方便程度:港人生活忙碌,因此回收塑膠的工序和所需時間會影響人們的決定。現時分類回收塑膠需由市民人手進行,如要事先清洗膠樽及撕掉招紙,而且在家居分類資源亦佔用大量空間,削弱市民的回收意欲。若回收技術進步,簡便過程便有助促使人們回收。

環保意識:根據資料,港人製造的塑膠垃圾愈來愈多,且常常把垃圾和未清潔好的塑膠放進回收箱,顯示他們不重視回收,環保意識薄弱。當他們未有視回收為必要的公德和責任,便令他們決定不回收。

社會風氣和朋輩影響:當回收愈來愈普及時,更多人會受朋友影響或跟隨潮流而主動回收塑膠。

2. 大程度上同意:

吸引持份者主動參與回收:如給予提供較大空間設置回收設施的物業發展商較高的地積比率,從而鼓勵它們提供方便住客回收的設施和空間。此外,像補貼、低息貸款、撥款予大學、減免商業機構的利得稅等經濟誘因,會鼓勵大學和企業研究並引進新的回收技術和設施。對於回收商,行業補貼能讓它們繼續運作。

短期成效顯著:相比教育、提高社會關注等長遠措施,政府向回收業界及民間機構提供經濟誘因,如減稅和補貼,能在較短時間內達到效果,增加它們參與回收的誘因和能力,有效推動坊間資源回收工作。

善用公帑為未來準備:政府有責任規劃本港的可持續發展方向,若以公帑為回收提供經濟誘因,即善用公帑於改善環境素質,紓緩固體廢物連年上升、堆填區爆滿、海洋受塑膠污染等問題。加上經濟誘因能帶動回收產業發展,亦能促進香港日後的經濟發展。

小程度上同意:

時效性有限:經濟誘因可能產生即時影響,但效果並不持久。當誘因消失後,其促進作用將同時消失。例如補貼回收商期間,他們能正常運作,但由於塑膠價值低,一旦停止補貼,回收商可能會再次面對經營困難,可見此法的可持續性不高。

無助提升環境質素:經濟誘因或能推動坊間增加相關硬件設施,但未能從根本改變市民使用資源的習慣。從表一可見,港人每日塑料廢物的平均量一直增長,若市民不減少製造垃圾,即使經濟誘因成功提升回收量,長遠而言環境質素仍會每況愈下。

善用公帑:提供經濟誘因可能會減少政府收入或須增加公共開支,故與其用來提升回收比率,更應用於應付香港其他較迫切的社會需要,如醫療和社會福利等。

維持自由市場:政府提供經濟誘因,等於分擔回收商的營運成本、左右企業的環境政策,削弱香港的自由市場。反之將公帑用於公民教育,能提高大眾的環保意識和社會回收風氣之餘,回收業自然能受惠,而企業也會自覺追上社會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