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距醫療」能否在香港的醫護服務中成為主流?


新冠肺炎疫情下,大眾除了要適應線上辦公、線上購物、線上娛樂和線上學習之外,還興起線上醫療服務。所謂線上醫療服務,亦稱「遙距醫療」,其實是一種利用電子設備,通過網絡通訊技術,讓醫生利用醫療專業技術,對病人進行遠距離診療。遙距醫療可透過電話和視像等模式進行,亦不局限於診斷和處方過程,而是整全的醫療服務,例如提供醫療資訊、預約服務和檢測服務等不同範圍。


其實,遙距醫療並非新鮮事,早於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肆虐期間,中國已開始相關的商務發展。而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來襲,導致全球民眾隔離之餘,亦令全球的互聯網醫療行業也被激活起來。


促成全球發展遙距醫療的原因


避免交叉感染:

眾所周知,診所和醫院既是人流集中地,也是病人聚集地,容易出現交叉感染。正當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之際,為免染上傳染病,市民都有較高的防疫意識,並傾向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透過應用程式和網頁與醫生聯繫,進一步促進遙距醫療的發展。


智能手機的普及:

隨著智能手機通訊網絡的完善和普及,進行網上視像溝通變得更簡便。以香港為例,根據統計,2019年,香港的智能手機普及率達91.5%,而智能手機更有99.7%連接互聯網,符合發展遙距醫療的硬件需要。

遙距醫療的服務分類


基本上,遙距醫療可分為網上健康諮詢、網上遠程會診、線上問診三個層次。


網上健康諮詢:

市民可透過下載應用程式,獲得醫療健康諮詢和醫療訊息服務、搜尋醫護服務的聯絡資料,以及有關保健和疾病的防治知識。


網上遠程會診:

主要透過電話和智能產品進行遠程會診、遠程診斷、影像會診、監護和緊急救治等多種功能。病人不但可以跟醫生進行視像諮詢,還可透過簡單的文字或語音功能向醫生提問,從而了解自身的狀況及病情,並安排預約門診服務。


線上問診:

這是把傳統門診的部分功能搬到網上,例如:識別病人的病徵和病狀,使病人通過互聯網尋求醫生的診斷和指導,達到足不出戶仍可取得治療疾病的目的。


遙距醫療的優點


遙距醫療除了可以避免因排隊掛號和看醫生時的交叉感染風險外,也有下列的優點:


紓緩醫護人手不足的問題:

全球醫療技術發展迅速,但醫療人力缺口卻逐年擴大。據研究顯示,直到2030年,全球預估會有8000萬的醫護人力需求,但世界衞生組織預測醫護人員將不足1800萬人,有可能令全球的醫療系統出現超負荷。其中,香港早已將遙距醫療視為應對人口老化、減輕醫療負荷的策略性方案之一。


時間成本低:

傳統上,市民出外求醫,由出發到診所或醫院來回最少需要兩小時,再加上掛號、輪候和取藥等程序,每次看病也花上半天,對生活節奏急速的香港市民而言,實在造成不便。相反,遙距醫療不受時間和地域限制,替用戶節省不少時間。


價格合理:

一般情況下,線上問診的診金較門診廉宜,例如:明德醫院等私家醫院已開始網上服務,首次視像診金為160元起,令一眾小病人士願意嘗試。再者,醫生日後甚至不用開私家診所就可以接診,省下大量租金及人力成本,從而降低診金,令病人受惠。


提升診斷效率:

有報導指,傳統醫療設備在篩查、治療和監測方面欠缺效率及持續性,阻礙了一些慢性病的有效確診。不過,在遙距醫療系統的發展下,部分慢性病,例如:鼻鼾症,病人可透過佩戴監測睡眠呼吸的智能腕錶,採集他睡眠期間的血氧、脈率等數據,再通過智能手錶將數據傳到醫生的電腦。第二天,病人便可得到醫生的專業診斷報告。


遙距醫療的限制


1. 在新症處理上,沒有醫生與病人面對面的看病過程,有可能出現漏診和誤診,處方並非最有效的藥物。


2. 遙距醫療一般只適用於病況輕微、病情穩定、非緊急或舊症病人,並不能完全取代面對面的即時問診。


3. 遙距醫療有可能令護理服務「碎片化」;用戶可能同時在網上向多位醫生求診。而那些線上醫生在缺乏病人病歷等資料下,亦較難作出精準的診斷。


4. 對於基層人士及長者而言,要取得及靈活運用相關視聽電子器材可能遇上困難;不少基層家庭欠缺電子設備及良好的網絡通訊,而長者除了不懂應用程式外,他們在視力、聽力等方面均可能出現退化,令他們未能有效操作電子器材,影響遙距醫療的效果。


5. 精神科醫生擔心用電話交談並不像面對面交談那樣容易。病患者在電話上會更容易隱藏個人情緒,妨礙治療成效。


6. 針對網絡問診,考慮到責任誰屬和私隱保障,並非所有病患者都能接受這一新式的就醫方式。


香港的遙距醫療發展狀況


遙距醫療已在香港發展多年,但由於香港診所林立,市民到私家診所或政府醫院看病都甚為方便,所以少對遙距醫療感興趣。再者,很多病人及醫生對這門技術仍信任不足,以致遙距診療在香港暫未普及。直到疫情出現,大眾基於抗疫和需要,重新認識和嘗試相關服務。有業界人士相信,隨著可提供相關服務的醫生增加,加上有更多保險公司推出相應的賠償方案,遙距醫療可望在本地市場上有更穩定的發展。


另一方面,為照顧疫情下的醫療服務需求,九龍東聯網自2020年3月起開展遙距診症先導計劃,安排部分病情較穩定、亦已看過多年門診的病人進行遙距診症,而服務對象亦以年輕人為主,以顧及應用電子器材的需要。


除了公立醫院逐步試行外,坊間亦有不少遙距診症程式及服務。市民只需在程式內進行簡單登記、填寫個人資料及認證身份,便可在平台預約看醫生及進行遙距看症,藥物在診症後數小時內會直接配送到家,即是足不出戶便可完成整個診斷取藥過程。除此之外,一些護理服務程式除了安排視像應診外,亦有一些健康資訊及健康評測,以便市民作簡單的自我檢查及加強對健康生活的理解。


總結


隨著科技發展,以及大眾的生活需要,遙距醫療和面對面診症之間並非對立的關係。相反,遙距醫療將對未來的醫護發展注入新動力,並配合面對面診症的優勢,為全球發展出更方便和有效率的護理服務。

 

概念貫通


健康管理

健康管理指專業人員對個人或群體的健康情況進行監測、評估、指導的過程。其宗旨是調動個人及集體的積極性,有效地利用有限的資源來達到最大的健康效果。隨著資訊科技和網絡的發展與普及,加上疫情肆虐,醫患更習慣遙距診症,節省醫療成本之同時,提升健康管理的效率。


醫療服務

香港的醫療護理服務可分為基層(包括普通科醫生、護士等提供的醫療服務)、中層(指較專門及複雜的醫療護理)和第三層(指為需要高度複雜及專門護理的少數病人提供的醫療服務)醫療服務,以及急症服務和延續(康復及長期住院)護理。遙距醫療能提供基層的醫療護理服務,愈快普及,愈能紓緩人口老化帶來的醫療壓力。

 

相關概念


健康管理(Health Management)

醫療服務(Medical Service)

基層醫療(Primary Medical Care)

網絡全球化(Web Globalization)

 

詞彙選介


交义感染(Cross Infection)

誤診(Misdiagnosis)

私隱(Privacy)

遙距醫療(Telemedicine)

 

思考問題


1. 哪些因素可能影響香港的遙距醫療發展?

2. 你在多大程度認同「科技文盲」會令香港長者未來得不到妥善的醫療保障?

 

參考答案


1. 可能影響香港遙距醫療發展的因素:


數碼鴻溝:遙距醫療既要求適當的硬件設備,也要有足夠網速以作穩定的視像通話。然而,香港部分偏遠鄉郊地區仍存在數碼鴻溝,網絡覆蓋有待改善。因此,沒有完善的數碼設備和寬頻,遙距醫療就難以在香港普及。


監察制度:由於涉及人命的關顧,監察部門在推展遙距醫療的過程中,由醫生資格、問診方式,以至處方藥物、藥品標籤、服藥指引和速遞物流等,每一環都是宜緊不宜鬆。否則,有可能引發醫療事故,危害病人的生命之餘,亦影響大眾對遙距醫療的信心。


傳統思想:過往港人想法較保守,對醫生透過網上或程式進行問診抱有懷疑,擔心遙距模式下醫生與病人未能直接見面會影響診斷,因而未能普及。


業界支持:醫委會及醫管局於2019年12月發布了《遙距醫療實務道德規範指引》,指明醫生和病人曾面對面診症,而受診者身處本港,可考慮使用遙距醫療。但有醫生批評指引仍欠清晰,例如沒列明在甚麼具體情況下可用非面見方式為病人診治,令醫生擔憂違反專業守則而不敢嘗試應用,窒礙了遙距醫療的發展。


2. 很大程度認同:


社會發展:全球已進入數碼年代,各種生活習慣都與互聯網和數碼產品掛鉤,若長者沒有相關認知,將有可能限制了他們在醫療保障的選擇。


溝通模式:現代社會已發展成實體和虛擬世界並存的年代,溝通模式亦趨多樣化,長者若不懂使用智能產品,以及習慣在互聯網與他人互動溝通,將可能令他們不懂向支援團體求助,甚至未能獲取有關醫療保障的最新資訊。


服務方式:線上醫療已日趨多元化和普及化,若長者欠缺使用智能產品和互聯網的基本技巧,會令他們未能享有最新醫療保障帶來的便利和效能。


很小程度認同


服務方式:現時的遙距醫療服務與實體醫療服務可並存運作,長者不會因「科技文盲」而失去醫療保障。


專業判斷:縱使科技日新月異,面對面診斷仍有其必要。因此,即使長者出現「科技文盲」,仍可繼續在診症上得到醫生臨床的專業判斷。


支援角度:家人和社區團體的支援能有效協助長者獲得最新、最快的醫療保障,不致令他們因「科技文盲」而在社會的醫療系統中被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