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數碼革命 有機有危


在近40年前採取了戰略性的「開放」政策之後,中國為世界提供了充足的廉價土地和勞動力,這讓她實現了在消費品製造業領域的規模經濟。隨著中國躋身中等收入國家行列,其本身也成了全球主要消費市場之一。不過,中國的「人口紅利」已經告罄;與此同時,「開放紅利」也接近尾聲,並且面臨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壁壘的威脅。

此際,中國仍然可以通過「一帶一路」、不斷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攀升等計劃打開新市場及提升發展速度與潛力,期間需要通過深化經濟改革和聚焦技術創新,包括迅速的數碼經濟革命,有前境亦有風險。

互聯網時代   技術與美爭高下 中國政府的「十三五規劃」(2016至2020年)反映了其通過市場來配置資源和降低營商成本的決心。當局2015年推出的「中國製造2025」和「互聯網+」計劃表明準備將中國製造業帶入互聯網時代的願望。這兩個計劃致力把人工智慧(AI)、機械人和社交媒體的科技相融合,實現中國經濟和社會的數碼化革命。 確實,2015年以來,中國在電子商貿方面獨領風騷,網購已佔零售總額的18%,而美國只有8%。中國三大領先技術平台—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已經能夠與亞馬遜、蘋果、Facebook、Google和Netflix等美國的技術巨頭一爭高下。 中國移動支付   是美國50倍 此外,根據iResearch的研究,中國移動支付已經達到5.5萬億美元規模,是美國的50倍。在中國的大部分城市,各種手機電子錢包應用正在取代現金,成為首要支付方法。 中國向數碼時代的躍進受益於硬體技術、數碼技術,以及新商業模式的合力推動。據Bruegel的最新研究,中國的研發支出佔GDP的百分比已經高於歐盟;其科技出版物規模已與美國相當,而其自然科學和工學博士數量更有過之。 通過讓資訊交流更加便利及提升複雜任務中的協作效率,中國社交媒體應用平台「微信」在2017年第一季的用戶已達9.38億,帶來了此前無法想像的生產力進步。


電子支付降成本   提升零售效率

據波士頓諮詢集團的研究,中國的電商平台面對的是中國消費者快速增長的支付能力,以及對使用創新產品的熱情。借政府鼓勵互聯網商業模式創新嘗試的東風,中國企業正在快速顛覆傳統模式。

在過去,由於交易成本過高,即使中國製造的產品,在中國的價格仍可能高於美國。而電子支付對降低中國營商和交易成本非常關鍵,大大提高了零售業的效率。但一些P2P(網絡點對點)平台的欺詐和倒閉風波也表明,中國需要採取更嚴格的監管以保持系統的穩定性。

數碼化連接全球   國企民企有競爭

隨著更多活動數碼化,中國生產商有心籍此連接全球市場,從海外汲取新思想和新技術。如今,有無限種可能將生產和消費分成不同階段與模組。這也意味著數碼經濟的大量成功案例將伴隨著同樣多的失敗場景。

事實上,在未來幾年中,中國政策制定者需要面對各種「數碼困境」。中國的許多公用事業機構—如航空、鐵路、港口和通訊等—都是單一產品實體,由國有企業負責經營管理。但民營的新技術巨頭卻是多產品、全方位的渠道平台,可以通吃所有供應鏈環節—包括生產、分銷、支付,目前還在進軍財富管理。在國企和民企巨頭之間,形成數碼洪溝與競爭。

國企管理者大可以說,嚴格的監管讓國企處於市場競爭劣勢,而科技巨頭卻在免費藉國營通訊、交通和金融網絡,奪走了國企的午餐。與此同時,科技巨頭可以更快地進入效率低下的生產和分銷領域,利用移動支付大大提升整體生產力。

數碼取代人   或推高失業率

另一個困境是:中國轉向知識型新經濟才能在全球價值鏈中佔據核心地位,並最終產生「改革紅利」。這一轉型固然令人激動,但也隱藏著風險,就是對就業和社會穩定造成衝擊。

 

概念貫通


人口紅利 (Demographic Dividend)

人口紅利指因為勞動人口在總人口中的比例上升,所伴隨的經濟成長效應。


經濟發展 (Economic Development)

經濟發展包括經濟增長所帶來的總量產出、收入結構的變化、經濟結構的改善、人民生活品質的提高,以及福利、社會政治體制和文化法律等的完善,甚至是觀念習俗的變化。所以,經濟發展的最終目的是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準、改善人民的生活。

 

相關概念


人口紅利 (Demographic Dividend)

經濟發展 (Economic Development)

全球性問題 (Global Issue)

需要 (Needs)


 

詞彙選介


數碼化 (Digitalization)

電子商務 (E-Commerce)

電子支付 (Electronic Payment)

財富管理 (Wealth Management)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分析中國何以在網絡經濟發展上有不俗的成績。

2) 參考資料及就你所知,中國的數碼革命會帶來哪些挑戰?

 

參考答案


1. 中國在網絡經濟發展上有不俗成績的原因:

當局政策配合:當局2015年推出的「中國製造2025」和「互聯網+」計劃,表明準備將中國製造業主體帶入互聯網時代。這兩個計劃將致力把人工智慧(AI)、機械人和社交媒體的科技融合,實現中國經濟和社會的數碼化革命。確實,2015年以來,中國在電子商貿方面獨領風騷,網購已佔零售總額的18%,而美國只有8%。

三大技術平台成引擎: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已經能夠與亞馬遜、蘋果、Facebook、Google和Netflix等美國的全球技術巨頭一爭高下。它們透過一個程式滿足幾乎所有需求,在迅速擴大中國消費者的選擇範圍,同時也降低了物流及遞送的成本,並提高了速度。

網絡支付快速普及:中國消費者的電子支付能力快速增長,且對使用創新產品具熱情。電子支付的普及對降低中國營商和交易成本非常關鍵,大大提高了零售業的效率。


2. 中國的數碼革命將會帶來以下挑戰:

  • 隨著中國電子商貿平台日益全球化,它們未來可能會面對與跨國巨頭在國際貿易的直接競爭。

  • 商貿平台公司將中小企(貢獻了中國80%就業)與消費者群體聯繫在一起,侵蝕了一些大型國有企業的競爭優勢。事實上,中國互聯網零售革命的回報呈現出高度集中的趨勢,但集中的方向不再是國有部門。

  • 阿里巴巴等多方平台公司的創立,提供產品、物流、分銷和支付途徑,對傳統商業模式構成了挑戰。

  • 一些P2P平台的欺詐和倒閉風波屢見不鮮,中國需要採取更嚴格的監管以保持系統的穩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