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生創組織關注情緒健康

出生不久就確診腦癌的陳尚懿(Michael),病症影響其樣貌和身體機能,還有社交,但他其後憑著不屈的意志考入大學,更創組織關注情緒健康及殘疾議題,箇中的歷程發人深省。

■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同行鳥CompanionHKfacebook專頁


容貌怪異被排斥


Michael表示,手術後右邊身的神經綫受損,活動不靈活,右眼視力僅剩一兩成,右邊臉連笑也有難度,左右也不對稱。因此,他曾被同學稱為「獨眼龍」。而小一至小四的體育堂,他就被安排坐在一旁等下課,其感覺好像一直被排除在外,令他下課後忍不住哭;即使小四後被允許玩運動,他又因視力問題,判斷空間、距離的能力稍遜,難以玩籃球或足球。於是,他便選擇到圖書館閱讀或者捉棋。「但捉棋要兩個人的嘛,要找人都有點難。」他說。


至升上中學、踏入青春期,大家開始更注重外表,Michael亦因而被排擠及被人以言語欺凌。由於察覺他人投射怪異眼光,Michael保持戒心,嘗試打招呼示好,卻換來對方無視和嘲笑。


發奮讀書為證明自己


Michael坦言小息、午飯大都慣了一個人,而每年升班如同一個循環,花一年嘗試融入,稍為成功又要面對新一年,而那些被誤解、被邊緣化的情況又再來一遍。他直言很怕接觸新同學;「若要分組,經常找不到組員,去到最後只剩下自己一個,就隨便入一組。」情況直至升上高中才稍有改善,因大家年紀漸長,思想也變得成熟,不再太介意外表。「我問過他們為何對我戒心這麼重?他們說因覺得我凶神惡煞。」


初中時,Michael找不到好好讀書的原因,不愛讀書,即使考試都不停打機,成績表滿江紅,名次長期包尾,中二、三各留班一年,直至一位曾留級的師兄在高中發奮後升讀科大,才激起他的升學意志,努力追進度,惟他從小對英文較沒信心,「因為神經綫的問題,我英語發音稍怪。小時候曾被取笑,也無自信講英文,懂得的詞彙亦不多。」


自決心考好公開試升大學後,Michael日日在自修室溫習至晚上11時才吃晚飯,然後繼續讀到凌晨,平均只睡四小時。他能堅持此地獄式生活,全因曾經被取笑、被看輕,很想證明即使身體有缺陷,同樣有能力做到。


輾轉五年終入大學


Michael如此奮力準備,但最後英文科成績仍未達升學標準。期間,Michael曾做搬運工作,面試過程受盡冷眼,更讓他確信只要讀好書才是唯一出路。


公開試之路波折不斷,Michael其後選讀副學士再朝大學夢進發。「讀副學士時,我更努力溫書,上完堂就到自修室溫習。因為英文差,我將13節課堂筆記轉化為中文版,並將要考的文章反覆讀三、四次,再製作筆記。」苦讀兩年終於收到中文大學的面試機會,其後更獲有條件取錄,Michael不單在學成績要達標,另需在IELTS課程考獲6分才能取得學位。「獲取錄那刻好開心,但亦好驚,因為我英文非常差。」然而,朋友為他搜羅二手溫習材料,陪他練口語、教他表達,每日再加緊溫習,足足考了四次才達標。經歷五年堅持後,Michael終圓了大學夢,主修政治與行政。


創組織籲關注精神健康


之後,Michael在大學繼續尋找發展機會。他一年內參加了十數個比賽,長時間凌晨四、五時才睡,不斷工作、迫自己學習。去年,Michael更與同學一同創辦「同行鳥CompanionHK」,盼推動關注精神健康、情緒病患者和殘疾人士。


「在社交平台上見過一些重症患者有病友群組、互相追蹤。他們會貼些想自殺甚至𠝹手的相片,我發覺這類人在社會上最需要幫助,但往往亦是會被忽視的一群。」組織先以訪問、拍片的形式分享患者故事,增加公眾認知。Michael補充指基於缺乏理解,情緒病患者會被污名化,難以求職,也面對歧視。「僱主會聘請殘疾人士,但傾向請視或聽障人士為多,對精神病患者會有恐懼。高學歷患者不願意談及自己的疾病,低學歷的就更難找工作,主要做餐廳、包裝等,但其實除了這類工種,會否有些更能發揮其潛能的工作呢?」


想改變世界善待殘疾人士


如此關注社會議題,Michael指最大原因為他從小就想改變世界,解決不公義。小時候打機遇上交易騙案,他會花時間從論壇找綫索,查出無良商人;長大後讀公共行政,因想從政策著手推動社會改變之餘,也改變一代代人的行為與思想。


欲改變社會,需要滿腔熱血,也要計劃。Michael會思考如何運用社會資源支援患者。組織計劃未來成為社企提供服務,以連結學校、社會、商界和患者。他亦想做政策研究與倡議,期望將來社會不再怕情緒病患者,患者也不受歧視。對待殘疾人士,社會不再以劃一標準判斷其能力和需求,有更多人願意多溝通、調整配合,讓他們也能發揮所長。

 

概念貫通


成長與發展

成長與發展被認為是個人經歷人生各階段的一個過程。期間,身心都有轉變,包括思維、語言能力及人格改變等。隨著成長,思想成熟,年青人會更體會殘疾人士的需要。


社交障礙

社交障礙的患者會對社交場合有一種顯著且持續的不安以至恐懼,害怕自己的行為或緊張的表現會出醜,缺乏自信,故在社交過程中過度約束自己的言行,並難以充分表達其思想和感情,阻礙人際關係的正常發展。而社交障礙,除了因為個人問題,如自信不足,也因著別人不友善的言行、態度。

 

相關概念


傷健共融(Disability Inclusion)

成長與發展(Growth and Development)

人際關係(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社交障礙(Social Communication Disturbance)

 

詞彙選介


殘疾人士(Disabled Person)

社交障礙(Social Barriers)

社企(Social Enterprise)

社交平台(Social Platform)

 

思考答案


1. 根據資料,香港的殘疾人士在生活上普遍面對甚麼困難?

2. 根據上述困難,試就促進社會傷健共融提出兩個建議。

 

參考答案


1. 香港的殘疾人士生活上普遍面對以下困難:


遭人歧視:殘疾人士因病症或意外或天生殘障,令其樣貌和身體機能與常人有別,因而遭人歧視,成為弱勢社群。如文中的Michael,其右眼得一成視力,曾被同學稱為「獨眼龍」,甚至被無視和嘲笑。


不被了解:一般人不了解殘疾人士的生活和心理需要,以致往往把他們排除在正常生活之外。如Michael在小一至小四的體育堂,他就被安排坐在一旁等下課,坦言感覺好像一直被排除在外,為此常哭。


社交障礙:殘疾人士面對生活出行和活動上的不便,以致影響社交。如Michael所言,課堂若要分組,經常找不到組員,去到最後只剩下自己一個,就隨便入一組。


缺乏自信:殘疾人士因為身體的缺陷,缺乏自信,影響日常生活、社交和學習。


難找工作:僱主會聘請殘疾人士,但傾向請視或聽障人士為多,而對精神病患者採取避之則吉的態度。而現實是,殘疾人士和精神病康復者都很難找到工作。


2. 就以上困難,於促進社會傷健共融提出兩項建議:


加強宣傳教育:政府該資助及支持香港傷健協會加強宣傳和教育,如早前推出「來,同踏出第一步」共融推廣計劃,與各界合作,透過一連串宣傳及教育,鼓勵社會上不同人士在逆境中踏出一步,走近彼此,促進共融,包括認知傷殘人士和健全人士其實可以互相造就,而傷殘人士面對逆境的經驗和自身的優點也可以成為其他人的鼓勵,甚至進一步為社會帶來改變。 


政府就業支持:政府需對僱主聘請殘疾人士提供在職培訓和工資補助等。另外,就業展才能計劃該為殘疾求職者提供職前培訓和培訓津貼。而為促進殘疾人士的就業機會及消除工作間的歧視問題,平等機會委員會不但要發放《殘疾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更宜積極向僱主和僱員宣傳有關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