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解貧窮人口創10年新高?


本港去年貧窮人口創10年來新高,平均每五個港人就有一人處於貧窮狀況。即使有恒常現金政策介入,貧窮人口仍較前年增加約1.5萬人,貧窮率亦按年升0.2個百分點。隨著本港經濟未見明朗,大家都擔心貧窮問題惡化。然而,最重要還是找出問題癥結,再對症下藥。

最新貧窮人口數字 政府公布2018年貧窮情況報告,顯示貧窮人口連續第四年上升,去年達140.6萬人,較2017年增加2.9萬人,創2009年有紀錄以來的新高。而去年貧窮率亦達20.4%,按年增加0.3個百分點,也是有紀錄以來第二高。而當綜援、長者生活津貼等恆常現金政策介入後,去年貧窮人口為102.4萬人,仍較前年增加1.5萬人,而貧窮率亦按年上升0.2個百分點至14.9%。



高齡化推高貧窮人口

政府解釋,整體貧窮率在政策介入前後均上升,是因為人口加速高齡化,退休長者大多沒有就業收入,加上貧窮綫錄得顯著升幅。去年長者貧窮人口為51.7萬人,較前年增2.2萬人,貧窮率維持在44.4%;政策介入後,長者貧窮人口降至36萬人,惟貧窮率按年增0.4個百分點至30.9%。

 

政策介入前貧窮線 = 每月住戶中位數/2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周永新表示,貧窮綫反映一般市民收入的水平及生活質素,本港的長者貧窮問題一直沒有改善,除因人口老化問題漸趨嚴重,亦反映政府近年的扶貧工作「力度不足」,追不上一般市民入息增加的幅度。他解釋,不少長者都是獨居老人,而本港約有60萬至70萬長者正領取高額長者生活津貼3,585元,惟一人家庭的貧窮指標為4,000元以下,只靠高額長者生活津貼難以令他們脫貧。

他又指,於國際社會中,一般長者貧窮不會佔貧窮人口逾一成,惟去年數字可見,每三個貧窮人口中便有一個是長者,相信是本港缺乏「全面的退休保障」所致,盼當局深思相關政策以助長者脫離貧窮。



窮青年跟就業情況有關

至於18至29歲青年的貧窮率,近年亦有上升趨勢。港府扶貧政策介入前,去年有12.2萬名貧窮青年,貧窮率12.6%,按年升0.2個百分點。政策介入後,貧窮青年人數仍較前年增近4,000人,貧窮率按年增0.5個百分點至9.3%。

當局指,政策介入後新增貧窮青年大部分為18至24歲,正接受專上教育,大多無從事經濟活動。而25至29歲貧窮青年逾半無業,政府相信他們正尋找工作;另有四成半為在職貧窮青年,多是家庭內唯一在職成員,即使個人收入不低仍不足以脫貧。政府認為,在職青年貧窮率遠低於其他青年貧窮率,反映就業是影響貧窮風險的重大因素,累積工作經驗從而改善工作待遇,絕對有助減少陷於貧窮風險。

倡調最低工資及完善退休保障

扶委會委員施麗珊透露,港府官員認為已投放不少資源於教育、福利或非恆常開支,但不理解為何貧窮數字仍進一步上升。多個委員於會上提出要檢討在職津貼,並建議扶貧措施可有更多彈性,包括於非常時期下調甚或豁免工時條件;同時仿效外國為在職貧窮人士設負稅率政策。

中大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黃洪就表示,當局誤以為只靠津貼便有效,其實那些僅是「小恩小惠」,實際作用不大。而其中值得關注的,是在職貧窮人口,他們雖有工作,惟薪金不多,「現時最低工資為37.5元,連飯錢都不足以支付,根本追不上通脹」。所以,他建議調整最低工資水平及完善退休保障制度,如新加坡設「中央公積金」,此乃一個大至購屋、小至子女教育開支皆有保障的綜合型儲蓄及社會保險制度。

 

概念貫通


人口老化

世界衞生組織指出,人口老化指60歲以上人口增加的比例,比其他組別年齡人 口的增加速度快的現象。由於醫療及衞生水平改善,以致人口預期壽命延長, 當出生率下降,便促成人口老化出現。這現象多出現在社會發展程度較高的國 家或地區。隨著人口老化,無業者人數爭多,亦推高貧窮人口。


社會保障

社會保障是政府推出的全面資助計劃,透過 稅收運作,提供經濟及服務支援,以協助遭 遇貧窮、年老、傷殘和失業等困難的市民維 持基本的生活。

 

相關概念


人口老化(Ageing Population)

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

社會階層流動(Social Mobility)

社會保障(Social Security)

 

詞彙選介


經濟活動(Economic Activity)

脫貧(Out of Poverty)

退休保障(Retirement Protection)

津貼(Subsidy)

 

思考問題


1. 解釋香港貧窮人口持續上升會對社會帶來甚麼影響。

2. 假設你是扶貧委員會主席,你會推出甚麼政策以協助社會有需要的群體?解釋你的答案。

 

參考答案


1. 香港貧窮人口持續上升對社會帶來的影響如下

打擊經濟增長:貧窮人口收入不多,消費意欲低,令本地消費需求萎縮,影響市場供求,令經濟停滯不前。此外,政府需要抽調更多資源支援貧窮家庭,長遠會窒礙推動經濟及整體發展計劃,甚或要將大型基建延後。

社會分化和不穩:香港轉為知識型經濟社會後,低技術及低學歷人士的勞動價值下降,其中對中老年人及初中學歷的青少年影響最大。他們難在工作中賺取足夠的收入,因而陷入貧窮。而因著樓價高企、通脹加劇,不少高學歷人士亦難以向上流,且對社會現況與前景感悲觀。總括而言,會引發民怨或衍生仇富情緒。


2. 身為扶貧委員會主席,推出以下政策協助社會有需要群體

貧窮長者:促請政府儘快檢討現時的退休制度,確保每位長者都能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如重新審視落實全民退保的可行性,讓市民到達退休年齡後能無條件地從政府取得固定金額,應付生活開支。

在職貧窮:積極完善低收入補貼制度,以協助低收入家庭,特別支援那些有工作但需要照顧長者或兒童的基層家庭。再者,促請政府參考新加坡設「中央公積金」,又或放寬僱員提早取回強積金供款的條件。

貧窮青年:為青年提供足夠職前訓練、在職訓練及就業機會,包括加強生涯規劃教育、加強實習及交流計劃,以及推出不同就業計劃以促進青年就業。另外,注資「青年發展基金」,推出新資助計劃鼓勵香港青年善用大灣區創新創業基地,以及進一步協助青年解決創業初期的資本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