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皇都 萬眾期待

屹立北角68年的皇都戲院,是本港碩果僅存,歷史最悠久的戲院,2015年開始傳被收購,招來民間擔心再有一歷史建築被拆建成摩天大廈。直至三年前,它被提升為一級歷史建築物,歷史價值才獲肯定。月前,發展商新世界用47.76億元投得皇都戲院並啟動保育計劃,致力重現上世紀50年代的輝煌,令人期待。

皇都戲院歷史


皇都戲院前身,是戰後第一代戲院─璇宮戲院,約有1200個座位,並設堂座及超等,建於1952年。其創辦人Harry Odell一心走其文化藝術殿堂的高檔藝術路線,五年間帶來大量世界頂尖古典音樂和西方歌舞表演,可是電影養文藝這個如意算盤打不響,令他蝕掉不少錢,且無奈於1957年結業。


之後,電影大亨陸運濤想到另一條出路,便是地產養藝術及電影,這令皇都戲院發展為住宅大廈,其地下停車場變成了商場,收租賣樓變為收入支柱。皇都戲院成立後專放歐西首輪電影,如1965年的《沙漠梟雄》、1966年的《仙樂飄飄處處聞》等,踏入70年代,隨觀眾口味放映港產片。


可是,它的藝術文化表演場地性質隨著香港大會堂於1962年開業而漸漸淡出。同一時間,新戲院相繼成立,如尖沙咀海運戲院,主要上映歐美首輪電影;銅鑼灣碧麗宮由碧麗宮夜總會改建,採取更豪華和舒適的設計,同時亦以首輪西片為主打,爭相競爭。


踏入90年代,傳統單幢式大戲院相繼結業,如普慶戲院(1990)、利舞臺(1991)、碧麗宮(1994)等。究其原因,港產片下滑,觀眾愛追捧西片及特技片,多院式戲院成為潮流,漸漸淘汰舊式大戲院。皇都戲院於回歸前完成歷史任務,1997年結業,2000年改建成桌球會,營運了一段日子。


保育皇都並非無波折


回看皇都戲院保育路,2016年,國際保育專業組織Docomomo International發出「文物危急警示」,形容皇都戲院是現代重要建築,要求避免清拆。消息傳出,引起市民及保育團體關注,促請古物諮詢委員會將皇都戲院至少評為一級歷史建築。但古物古蹟辦事處只將之評為三級,認為戲院的內部改動太大,已失去原有功能,原真性的價值相對較低。其後,活現香港邀請保育專家翻查戲院過往改動的申請紀錄,並親赴現場考察,證實戲院內部結構完整,才令古諮會信納皇都戲院的價值。


從事建築文物保育工作多年的吳韻怡,就皇都戲院成功爭取獲保育坦言:「當年是選舉年,很多人都願意為皇都戲院講說話;而它本身是戲院,有很多人會去看戲,它的功能與民間很有關係,造就很多人支援保留。」而是次皇都獲私人發展商保留,是史無前例的一次。



皇都的保育方案


新世界發展執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鄭志剛說:「皇都戲院的建築富現代主義色彩,50年代更是國際文化表演的地標,然而日久失修,失去昔日非凡的光彩。保育並非只是保留舊建築,而是要形神俱備,將硬體與軟體融合,我希望儘一切努力,令皇都戲院重生。」



鄭志剛是次聘請多個國際及本地精英建築保育團隊,包括負責復修「大館」、來自英國的建築事務所Purcell;曾負責牛津大學威斯頓圖書館的英國著名建築事務所Wilkinson Eyre,以及曾參與雷生春、中電總部等保育專案、由本港著名建築師林中偉領導的創智建築師有限公司。


據悉,新世界發展將會儘力保留整個戲院建築及天台桁架,並會延續劇院的功能,建構一個文化藝術表演場所,舉辦多元化的國際級文化活動,為皇都戲院注入新的文化精髓。此外,新世界亦開展皇都戲院的文物搜集及口述歷史計劃,日後於皇都戲院內展出。

 

概念貫通


身分認同

身份認同是個人對其身份的接受程度,會受宗族血緣、意識形態、制度與社群等因素影響。個人透過確認其群體擁有的共通點,認同自己屬於社群,從而建立歸屬感。皇都戲院為不少港人的集體回憶,亦是香港的特色,它的存在能提升港人的身份認同。


本土文化(保育方面)

有別全球文化價值單一、普及和廣泛同質的特質,本土文化有較強的地方色彩。同一地區內,人們共享相似的經歷、歷史、傳統、習慣、價值觀等,以致他們的身份認同感及社會凝聚力因而較強。因此「保育」除了保存建築,「軟件」部分同樣需要保育,正如皇都戲院有其普及藝術文化的使命,為大眾提供娛樂。

 

相關概念


保育歷史建築(Conservation of Historical Building)

本土文化(保育方面)(Local Culture, Conservation)

身份認同(Sense of Identity)

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

 

詞彙選介


璇宮戲院(Empire Theater)

飛拱(Flying Buttress)

歷史價值(Historical Value)

地標(Landmark)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何以見得「保育融合發展,無損經濟效益」?

2. 參考資料,保育皇都戲院會為香港帶來甚麼機遇?

 

參考答案


1. 保育融合發展,無損經濟效益:首先,發展商投得古建築進行保育,毋需花費公帑;其次,香港能保留一幢世界上獨有的建築,並透過活化迎合社會和商業需要,如本為藝術表演場地的皇都戲院,將為本地文化界提供多用途的新空間,甚至連同商廈帶動旅遊業,反能提升經濟效益。


2. 保育皇都戲院會為香港帶來以下機遇:


•保育皇都戲院,不但挽回香港人的集體回憶,更因重新打造一個香港地標,有利建立港人的身分認同,提升他們對香港的歸屬感和認同感。

•保育皇都戲院,其建築既有西方建築特色,亦承載著本土歷史藝術與文化,有利打造成旅遊景點,吸引遊客,推動旅遊業發展,發揮經濟效益。

•發展商保育及翻新皇都戲院,連同商場和住宅,在市場原則下更具競爭力,能從中獲得不少經濟收益,對歷史建築進行持續的保育工作。

•保育皇都戲院不但重現昔日輝煌,更結合科技加以提升其對電影、藝術文化的貢獻,有利提升市民的生活素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