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不停學,網課有多好?

新冠肺炎疫情未息,全港學校的面授課程無奈暫停時,學生需在家上網課,對學校固然是一項挑戰,對家長和學生而言何嘗不是。香港中文大學(中大)教育學院及香港家庭教育學院分別進行調查了解實況,讓大家探討網課對個人成長與發展的影響。


中大調查:學生對網課評價不高


中大教育學院於今年4至5月透過老師收集了1,168名中學生的意見,發現他們對網上教學的評價不高,看來學校普遍有需要調整網上教學策略切合他們的需要。以下是部分調查結果:




香港家庭教育學院調查:四成學生難專注網課 


香港家庭教育學院於今 年8月12至18日進行一項有關「有關子女開學及網上學習的家長意見調查」,以電話訪問形式在全港隨機抽樣訪問有子女就讀中小幼的家長,成功訪問587人。



三成家長坦認「唔知點幫」子女網上學習,另有近四成認為子女在網上學習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不能專心。有五成家長認為網上學習對子女來說是困難的,且有逾五成認為網上學習成效低,當中更有近四成表示沒有成效,只有不足一成表示非常有成效。


 

網課為何令人疲累?


今年5月,美國心理學家Jenny Davis提出了「Zoom疲勞」概念,並從技術和社會心理兩個層面解釋為甚麼上網課令人疲累。

上網課,大家藉鏡頭交流,很多肢體語言、細微表情及眼神交流都無法傳遞。如果網絡不穩,畫面模糊、聲音斷續……就要更加花神觀察溝通。再者,網絡的視頻互動難以讓人停下來思考,而是要馬上處理訊息,作出反應。換句話說,整個溝通過程需要高度集中精神。更重要的,是我們很容易意識不到自己在消耗能量。


我們稱這種因技術而令參與者需要額外為互動努力的現象為「技術社交」。這種社交既無法提供充裕時間讓我們自如應對別人拋來的互動,所謂「最怕空氣突然在你這裡變得安靜」,又需要我們進行更多交流中的「角色扮演」,因此會讓人覺得更加疲憊。


還有,疫情下的網課無形提醒我們本來不需在「雲上」見面,只是因為新冠疫情沒結束,我們仍處於危險當中,以致時刻要提高警覺,且感焦慮和不安。

 

概念貫通


學習差異

每個學生都是獨立個體,在認知及情意發展、與人交往、能力、動機、抱負、學習方式、需要、興趣及潛能上都各有不同。不是每個學生都有自我監控學習的能力,能自律地專心上網課,以致他們的學習成效出現很大差異。


成長與發展

成長與發展被認為是個人經歷人生各階段的一個過程。期間,身心都有轉變,包括思維、語言能力及人格改變等。在不能上課的日子,學生減少社交、運動,更多是沉迷網絡,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其成長與發展。

 

相關概念


數碼鴻溝(Digital Divide)

成長與發展(Growth and Development)

人際關係(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學習差異(Learning Diversity)

 

詞彙選介


焦慮(Anxiety)

專心(Concentrate)

成效(Effectiveness)

網課(Online Class)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何以見得學生對網課的評價不高?

2.「疫情下,持續進行網課對學生的個人成長與發展帶來負面影響。」利用所提供的資料,說明一個支持及一個反對這項聲稱的論據。

 

參考答案


1.學生對網課的評價不高:

•學生對網上學習的價值僅屬平平 (2.97分)。

•雖然逾七成學生喜愛即時網課,但他們對網上學習感到非常焦慮(4.15分)和大壓力(4.05分) 。

•學生在很大程度上覺得網課影響學業 (79.1%)。

•能透過網上影片以理解內容的學生僅得23%,即見成效不高。

•六成學生擔心網課令他們不能與同學見面,未能有學習及校園生活的氛圍。

•逾半學生擔心缺少運動,可見網課不能做到校園面授課程著重的全人發展。


2.疫情下,持續進行網課對學生的個人成長與發展帶來負面影響:


支持的論據:網上學習容易令人疲勞,難以專心,減低學習的能耐。事實上,學生平均花在網上學習的時間多是一兩小時,能花4小時以上的少於10%,可見學習時間少,成效也成疑,難追上學習進度,而追落後亦帶來更大壓力和焦慮。


反對的論據:疫情下,為求抗疫和保持社交距離,學校跟學生上網課,讓學生繼續學習學科上的知識,而透過網上的全新學習模式,不但能互動交流,也有思維上的激發,在一定程度上能推進其個人成長與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