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受虐個案增,誰有責?

引起全城關注的5歲女童虐殺案,案中肇事父親與繼母被裁定謀殺罪名成立不久,另一宗虐兒案亦開審,一位狠母疑因不滿兒子吃飯太慢和財政問題而向兒女淋熱水,導致兩人出現二級燒傷,涉案婦人已認罪,暫還押候判。事實上,近年不少兒童遭受虐待,有建議認為政府應參考海外經驗,立法強制要求學校呈報懷疑兒童受虐個案。



個案一:5歲女童被虐殺



2018年1月6日,5歲女童暈倒地上,其父報警,救護員發現她不治且身上滿布逾百處傷痕,部分傷口腐爛,懷疑她曾遭虐待,召來警方拘捕她的親父及繼母。同日,警方發現其胞兄也有嚴重營養不良的情況,同樣身上有多處傷痕。


根據女童胞兄及繼姊給予警方的口供,女童兩兄妹長年被親父和繼母虐打,包括以藤條打、拖鞋摑面、剪刀插胸等。兩兄妹幾乎每天都被打,有時更會一次被打30至50下。除此外,他們亦沒有足夠的食物,亦要經常睡在客廳的地上,寒冷時亦沒有毛毯。2018年1月5日晚,女童被要求兜圈走路,親父指她步行太慢,便抓住她的身體向上拋,使她頭部撞到天花板,次數多達18下。雖然她受驚大叫,但親父仍繼續。後來繼母提議玩「扮超人」,繼母與親父一同捉著她的四肢搖晃,令她受驚大哭。當晚兩兄妹不准睡在牀上,只能睡在地上,但不獲毛毯保暖。


個案二:37歲母向兒女淋熱水


37歲主婦疑不滿7歲兒子吃飯太慢而向他淋熱水,兒子推開水杯時被熱水濺到面部。另,主婦於電話與丈夫就財政問題爭吵,直播向10歲女兒頭部淋熱水以威脅丈夫,以及再向兒子背部潑熱水,導致兩人頭皮燙傷及皮膚達二級燒傷,鄰居聽到哭鬧聲報警揭發事件。涉案主婦於區域法院承認有意圖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等三罪。


虐殺案前半年幾無介入


5歲女童遭虐待致死,以及其8歲兄長受虐近半年時間中,本有多次可被及早識別、拯救的機會,卻因缺乏妥當的處理而無人知。


女童幼兒園老師於2017年9月發現女童傷勢後,校長曾吩咐老師拍下傷痕記錄存檔,但由於香港沒有強制舉報機制,學校未向教育局或社會福利署反映該事。女童兄長的學校在發現其兄長的傷情後,雖曾聯絡社署,以為已作「轉介」處理,奈何社署當校方只是「查詢」,最終錯失時機。這顯示目前香港《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程序指引》不夠清晰,相關處理的原則和程序在最前線的校園和社署工作者中也未展開足夠的培訓。



又如有市民反映經常聽到鄰居傳出打鬧聲和小孩哭聲,曾報警求助,惟警方指她沒有親眼看見對方虐兒,故沒有受理。又有向社署求助者,被署方回應稱沒有權利入屋求證而無法提供幫助。


中學課程提早教父母角色


本港虐待兒童個案的施害者以父母為主。社署數字顯示,2018年新呈報虐兒個案多達1,060宗,施害者為父母的個案有684宗,比例約64.5%。而且,大多跟其自身問題有關,例如管教育兒技巧不足、情緒有問題等。


就此,社福機構和諧之家提倡家長教育「年輕化」,於中學課程教授家庭功能、父母角色、責任等,及早於青少年階段引導大家反思為人父母的角色,以防止虐兒問題持續發生。


政府則需整合及加強資源推動有系統及全面的家長教育,為家長及照顧者提供自我情緒輔導和正面管教兒童的訓練和指引,重新認識和學習最有利兒童成長的管教模式,放下以虐打方法教育下一代的觀念,遏止「跨代重複虐兒」的問題發生。


法改會倡「沒有保護罪」


5歲女童被虐殺案判刑,法律改革委員會將於兩個月內就強制舉報虐兒個案完成諮詢工作,有小組委員倡訂明「沒有保護罪」,即同一屋簷下的照顧者有責任舉報懷疑虐兒事件,若老師、社工、傭工等無通報虐待事件或須負上刑責。社福機構則促政府儘快落實制定兒童法或虐兒法,並需審視虐兒控罪的最高刑期,以彰顯打擊虐兒個案的決心及加強阻嚇性,以及立例禁止任何人士向兒童及少年施行體罰和任何羞辱形式的懲罰。



概念貫通


情緒管理

情緒管理是一門控制自我情緒的學問,重點在於我們能否恰當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儘量不要令自己的情緒過分起伏。顯然,家長情緒不穩,容易跟兒女發生衝突,甚至衍生虐待個案。


育兒風格

管教方式指父母教育子女的方法。心理學家按父母對子女的嚴謹程度及接受程度劃分了四種管教模式,分別為專制型(Authoritarian)、開明權威型(Authoritative)、忽略型(Neglecting)及放任型(Indulgent),對子女的性格發展有深遠影響。而就上述個案,可見虐待兒童的父母多為專制型。




相關概念


情緒管理(Emotion Management)

道德(Morality)

育兒風格(Parenting Style)

安全(Safety)




詞彙選介


虐待兒童(Child Abuse)

刑責(Criminal Liability)

通報(Report)

折磨(Torture)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指出及說明處理懷疑虐兒個案上面對的兩項困難。

2. 參考資料,向政府提出遏止虐待兒童個案的建議。



參考答案


1. 處理懷疑虐兒個案上面對的兩項困難:


專業性不足:幼稚園未必有駐校社工,亦未能為高危家庭提供個案管理。而學校的教師未受過相關的專業訓練,其專業不在於輔導和危機個案處理,亦未能判斷和跟進虐兒個案。至於文中提到,社署亦弄不清老師的來電是「轉介」還是「查詢」,以致最終錯失處理虐兒個案的時機,都揭示前線人員專業性培訓不足。


社會兒童保護機制不足:有市民反映經常聽到鄰居傳出打鬧聲及小孩哭聲,曾報警求助,惟警方指她沒有親眼看見對方虐兒,故沒有受理。又有向社署求助者,被署方回應稱沒有權利入屋求證而無法提供幫助。而倘若家長隱瞞或拒絕合作,學校本身缺乏足夠權力跟進與調查事件,社工或教師都難以跟進。


2. 向政府提出遏止虐待兒童個案的建議如下:


引入強制申報機制:鑑於資料中指逾六成虐童個案中的施虐者為家長,那麼,學校的監察角色對保護兒童更見重要。文中提及法律改革委員會倡訂的「沒有保護罪」,即同一屋簷下的照顧者有責任舉報懷疑虐兒事件,若老師、社工、傭工等無通報虐待事件或須負上刑責,既能向施虐家長帶來阻嚇作用,同時提升校方的積極性。


做好育兒教育:本港虐待兒童個案的施害者以父母為主。他們大多有其自身問題,例如管教育兒技巧不足、情緒有問題等。有見及此,政府需整合及加強資源推動有系統及全面的家長教育,為家長及照顧者提供自我情緒輔導和正面管教兒童的訓練和指引,讓他們重新認識和學習最有利兒童成長的管教模式,放下以虐打方法教育下一代的觀念。而和諧之家提倡家長教育「年輕化」,及早灌輸父母的的家庭功能和角色、責任等,都是可取的建議,能防止虐兒問題持續發生。


落實制定兒童法或虐兒法:政府需落實及宣傳有關法例,並需審視虐兒控罪的最高刑期,以彰顯打擊虐兒個案的決心及加強阻嚇性,同時立例禁止任何人士向兒童及少年施行體罰及任何羞辱形式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