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世代不易做


社會上不乏「一代不如一代」的言論,甚至批評這幸福一代衣食無憂、毋須捱苦,社經地位竟不及上一代。不過,著名金融機構瑞士信貸集團發表的《2017全球財富報告》反指千禧世代是「不幸的一代」,因其累積財富的能力不如父母輩,難維持生活素質。到底他們面對甚麼挑戰?怎樣才能把握機遇扭轉劣勢?

誰屬於千禧世代? 千禧世代(Millennials)並沒有官方定義,它是源於美國普及文化對一個特定世代的稱呼,泛指在1980年至2000年出生的人。除了千禧世代,還有幾個詞語描述這個世代的特色,如「回聲潮世代」,即二戰後嬰兒潮的下一代;「數碼原住民」,即出生於個人電腦普及的年代,習慣使用數碼媒介的年輕人。 瑞士信貸:不幸的千禧世代 瑞士信貸的《2017全球財富報告》歸納了各種因素,指出千禧世代步入成年生活的路將較上一代崎嶇: 1. 千禧世代初入職場時,面對金融海嘯對全球經濟及就業市場的衝擊,令他們較難找工作,即使找到工作,其薪水加幅亦較低甚至遭凍薪。 2. 當他們工作幾年後,又面對因低利率環境而助長的房市投機熱潮,令樓價急升,阻礙他們置業成家。反之,他們的上一代(1945至1964年戰後嬰兒潮出生的一代)在相若年紀時,卻能置業後受惠於樓市攀升而累積財富。


3. 他們部分人要借貸完成大學課程,畢業後要承擔的學債累累,加上薪金低,令他們較難積累財富。

4. 他們步入成年時,投資環境不及上一代在相若年紀時理想。



5. 上一代正值50至70歲,處於擁有財富的高峰期,佔據社會大量高薪工作及良好居住環境,令千禧世代自覺上流受阻。

6. 預計未來不少政府會因受到人口老化、稅收減少、福利開支增加等挑戰,而提出加稅和減少其他褔利。故千禧世代可能要比上一代交更多稅,卻享有更少褔利。

7. 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擁有全球50.1%財富,即140萬億美元,較2008年金融海嘯時的42.5%大幅提升,令千禧世代更難向上流動,承受更嚴重的貧富懸殊。

報告相信,只有少數取得高成就和在高需求領域,如科技、金融界工作的人,才能克服「千禧世代的劣勢」。


本港青年同樣難上流 不難發現,香港的千禧世代同樣面對上述大環境的挑戰,生活困難,甚至成為貧窮人口。扶貧委員會數字顯示,在綜援、生果金、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等恆常扶貧政策介入後,青年住戶貧窮人口為3,600人,貧窮率為4.7%,較2015年政策介入後的貧窮人口上升約800人,升幅為1.1個百分點。 事實上,香港千禧世代學歷貶值、凍薪的問題也十分嚴重。根據統計處資料,本港大學畢業生的收入中位數由1995年的16,371元,下降至2005年的12,978元,2010年起雖稍有回升,惟至2016年仍只是13,916元。反之,本港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由1995年的73.3暴漲至2016年的103.8,升幅達41.6%,反映畢業生的收入水平遠低於通脹。 千禧世代自有優勢 不過,科技和網絡迅速發展,為千禧世代帶來便利的創業環境,令他們即使在無家族生意的背景下,也能創業。此外,市場研究機構IDC InfoBrief在一份關於未來勞動人口和工作模式轉變的報告中,指出千禧世代對新興科技的敏銳觸覺,會成為創新技術的催化劑,促進智能辦公及企業管理轉型,即是利用大數據、雲端及人工智慧等技術,為企業進行「智慧轉型」,令工作更有效率。 擁有國際視野與改變未來的信念也是千禧世代被看好的特質。西聯匯款的《全球化:各國人士對未來的看法》研究發現,千禧世代推崇全球化,視自己為世界公民,著重在其他國家生活和工作的能力,有高達71%受訪者認為這些能力將為他們提供優越的財務狀況。這些特質對他們應對全球化、自由流通的市場很有幫助。

 

概念貫通


社會階層流動

社會階層流動指從一個社會階層走到另一個階層的現象。而人們能 否從低下的階層向上流動,便要視乎該社會是屬於開放型還是封閉 型。但即使是開放型社會,單憑個人努力亦未必能攀上更高的社會 階層。全球財富報告就指出,基於各種經濟挑戰,令千禧一代較其 父母輩難向上流 。


壓力

壓力泛指任何造成生理或心理不正常的干擾,通常指精神壓 力。壓力很多時來自外界,也會因個人要求過高,或能力不 逮,甚至源於某些不明的因素而成。由於多種因素影響下, 千禧世代累積財富的能力可能不如其父母輩,從而造成他們 的生活壓力。

 

相關概念


經濟全球化 (Economic Globalization)

全球性問題 (Global Issue)

社會階層流動 (Social Mobility)

壓力 (Stress)

 

詞彙選介


數碼原住民 (Digital Native)

回聲潮世代 (Echo Boomers)

社經地位 (Socioeconomic Status)

世界公民 (World Citizen)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及就你所知,香港千禧世代面對甚麼壓力?試以本地例子說明。

2. 政府有甚麼措施可幫助千禧世代抓緊機遇向上流?試加以討論。

 

參考答案


1. 香港千禧世代面對的壓力

薪金追不上通脹:根據資料,本港大學畢業生的收入中位數由1995年至2016年不升反跌15%。反之,本港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由1995年至2016年暴漲了41.6%,可見本港千禧世代,即使教育程度普遍較高,仍面對薪金遠低於通脹率和物價的壓力。

樓價高企:香港樓價急升,有統計指港人平均需要不吃不喝約18年才能置業。千禧世代難置業,即使能置業,也要面對供樓及生活壓力,而花大筆金錢也未必能換取理想的居住環境。如奧運站柏景灣一個實用面積466方呎的兩房單位,竟以985萬元成交。

學位貶值及學債累累:有調查發現,經通脹調整後,本港擁有大專學歷的千禧世代,其收入中位數與高中學歷的相若,證明讀書無法再助千禧世代上流。而不少就讀副學士、高級文憑等非資助學位的年青人,都需用大部分積蓄甚至向政府借貸來升學,剛畢業已一身學債,須承受沉重的經濟壓力。

撫養老人吃力:人口老化令社會勞動人口下降,政府稅收減少,長者福利需求增加,撫養比率上升,上述情況都加重了千禧一代的財政負擔,特別是面對加稅和養老的壓力。

難上流及社經地位低:香港2016年的堅尼系數為0.539,高於0.4的警戒線。貧富懸殊嚴重,千禧世代難上流,加上上述種種,令他們的社經地位甚至低於其父母輩,生活壓力極大。


2. 幫助千禧世代抓緊機遇向上流的措施

發展多元產業:香港經濟發展長期依賴地產和金融,限制了千禧世代的發展。政府應大力發展多元產業,如曾蔭權和梁振英兩任行政長官曾提及的六大產業:文化、創意工業、教育、私營醫療、檢測認證及環保工業。

改革教育追上發展需要:政府須檢討教育制度,除了知識灌輸外,也要著重知識的運用,如發展STEM和電子科技的教育,協助千禧世代掌握未來職場的能力需要。

鼓勵創科發展智慧城市:政府應大力發展創新科技和發展智慧城市,並鼓勵企業進行智慧轉型,一來增加香港競爭力,二來讓千禧世代發揮所長。

培養國際視野善用優勢:香港中西文化匯聚,加上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擁有國際化的優勢。政府應加以善用,培養千禧世代以至社會的國際視野,協助他們把握各國機遇,並在高度全球化下的市場發揮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