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徵費,有助減廢?



隨著本港社會發展,在各個堆填區棄置的廢物與日俱增,推動全城減廢事在必行。就此,立法會終於三讀通過醞釀了16年長的《2018年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條例草案》,旨在營造誘因,鼓勵市民源頭減廢,以求令整體廢物棄置量減少。就此,各界有何看法?當局有何考慮?今期淺談。


持份者有話說


當局有以下考慮


▶ 考慮1:如何按量收費?


當局基於「污染者自付」原則和現行的都市固體廢物收集及處置制度,建議按兩種模式徵收:一是按預繳式指定袋/指定標籤收費;二是按廢物重量徵收「入閘費」,主要視乎廢物產生者使用何種廢物收集服務而定。


政府建議在收費實施的首三年,將指定袋的收費定為每公升0.11元。三人家庭若每天使用一個10公升或15公升指定垃圾袋,每天須繳付約1.1元或1.7元,即每月33元或51元;指定垃圾袋有9種大小,容量介乎3至100公升。至於無法用指定垃圾袋包妥的大型垃圾,包括傢俬等,則每件劃一收費11元,市民須於棄置前貼上指定且有防偽特徵的標籤。


▶ 考慮2:市民會否適應?


有見法案委員會委員普遍認為,市民也許需要較長時間適應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和養成減廢習慣。政府從善如流,同意以18個月的準備期為基本安排,並會考慮新冠疫情後經濟復甦的進度,以及不同持份者的準備程度,在有需要時延長準備期,同時在擬議收費計劃實施初期,向市民免費派發合理數量的指定袋。對於綜援及高額長者生活津貼受助人,港府每人每月補貼10元。


▶ 考慮3:做法是否方便?


有關購買指定垃圾袋及大型垃圾需使用的指定標籤,可在約4,000個獲授權的銷售點購買,包括超級市場、便利店、油站、郵局和自動售賣機等;亦可透過獲授權的網上平台購買。不說不知,港府邀請超級市場和便利店售賣指定垃圾袋,是想達致「一袋兩用」,即將指定垃圾袋先作購物袋,之後用作垃圾袋。



▶ 考慮4:配套措施是否足夠?


環保署於2018年成立「綠展隊」走入社區提供外展服務,教育公眾源頭減廢的重要,並協助公眾實踐妥善廢物源頭分類及回收,以及向社區傳達最新的廢物管理信息,為未來實施垃圾收費作好準備。綠展隊在三個試點地區包括東區、觀塘區及沙田區取得寶貴經驗,現已擴展至18區。


而政府在去年推出多項可循環再造物料(包括廢紙及塑膠可循環再造物料)的中央收集及循環再造服務先導計劃。在加強社區回收網絡方面,環保署自去年10月起為原本由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資助的社區回收中心提供常規化撥款。


▶ 考慮5:執法有何安排?


食環署人員會拒收未有以指定垃圾袋包妥或貼上指定標籤的棄置物,執法人員亦會在垃圾收集站突擊檢查等,主要會對違例個案發出警告,但仍會對性質及程度嚴重的違例行為執法;在適應期後,則會以「風險為本」模式採取嚴厲執法行動,包括會向在涉事現場截獲的違例者定額罰款1,500元,如以傳票檢控,首次定罪最高罰款為2.5萬及監禁6個月。環保署亦會設立熱綫解答市民查詢及接收違例投訴及舉報。

 

概念貫通


污者自付原則

「污染者自付」原則要求污染者為破壞環境付費,例如處理污水的費用,為企業、市民提供經濟誘因,鼓勵他們減少棄置廢物,從而加強廢物回收及循環再用。


環保管理

環保管理包括環保政策及管理技巧,圍繞減廢和節能兩大議題。減廢針對整體的廢物處理程序與方法,以至相關政策的發展方向,務求強化環保理論與實踐能力。節能方面,則要令大眾明白能源效益,善用資源。


相關概念


環境教育(Environmental Education)

環保管理(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污者自付原則(Polluter-pays Principle)

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


詞彙選介


垃圾袋(Garbage Bag)

標籤(Label)

一袋兩用(One Bag for Dual Use)

源頭減廢(Source Reduction)


思考問題


1. 垃圾徵費計劃何以帶動全城減廢嗎?

2. 分析實施垃圾徵費較推行有關教育更能解決香港都市固體廢物問題。

 

參考答案


1. 垃圾徵費計劃帶動全城減廢:


「污者自付」人人有責:垃圾徵費計劃實施後,市民處理垃圾需購買指定垃圾袋,收費定為每公升0.11元。指定垃圾袋有9種大小,容量介乎3至100公升。至於無法用指定垃圾袋包妥的大型垃圾,包括傢俬等,則每件劃一收費11元,市民須於棄置前貼上指定且有防偽特徵的標籤。由於垃圾會帶來生活開支,市民為節省金錢,會積極實踐源頭減廢。


政府積極教育宣傳:環保署派人走入社區提供外展服務,教育公眾源頭減廢的重要,並協助公眾實踐妥善廢物源頭分類及回收,以及向社區傳達最新的廢物管理信息,都有助全城減廢。


2. 針對香港的現況,實施垃圾徵費較推行有關教育更能解決香港都市固體廢物問題:


垃圾按量徵費措施具持續性:政府建議收費模式「按戶按袋」和「按量」。這兩種徵費模式都能提供經濟誘因鼓勵市民減廢。因為市民及商戶為了減少額外金錢付出而願意持續減少製造固體廢物,長遠使全港固體廢物量受控,甚至不斷減少。世界綠色組織指出,韓國首爾在實施垃圾徵費後,幾個月內垃圾量大減四成。台灣、日本等,垃圾量在推行徵費後亦明顯減少。由此可見,垃圾按量徵費是具持續性的措施驅使市民配合,是減少本港固體廢物的有效方法。


垃圾按量徵費的認受性較高:目前本港堆填區快將飽和,市民面對嚴峻的垃圾圍城危機,普遍認同必須從源頭減廢,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本港固體廢物不斷增加的問題。而垃圾按量徵費正有助達致源頭減廢的效果,相信市民亦會明白推行收費計劃的原因。


同時,垃圾徵費的金額也屬市民的可負擔範圍。根據政府的建議方案,指定垃圾袋收費為每公升0.11港元,並不會對市民構成沉重的經濟負擔。而且,垃圾徵費如現時的排污費般,採取「用者自付」的原則,符合社會公義,易得到市民支持,可見實施垃圾徵費具認受性,是減少香港固體廢物的有效方法。


垃圾按量徵費具執行性:部分市民或會為了避免付出額外的開支,在徵費實施後選擇非法棄置固體廢物,導致計劃形同虛設。但是,政府會增聘人手加強巡查,並仿效台北政府,在推行垃圾按量徵費計劃的同時,制訂嚴厲法規處罰違規人士,以收阻嚇之效。以台北的情況來看,實施垃圾按量徵費初期的確出現一些非法棄置固體廢物的情況,可是當局制定相關措施後,非法棄置固體廢物的個案大幅下降。因此,實施垃圾按量徵費具執行性,是減少香港固體廢物的有效方法。


教育對減廢的成效較漫長:透過教育等軟性手法雖能加深市民對環境保護議題的認識,從而令他們減少製造固體廢物。然而,一般教育宣傳需要漫長的時間和龐大的資源,才能從學校到社區層面持續推廣,繼而改變市民的生活習慣,達到一定的減廢成效。


相對而言,垃圾按量徵費透過法例、經濟誘因,能較快和直接改變市民的態度和行為,促使他們養成源頭減廢、垃圾分類和循環再用的習慣,其效果較一般教育宣傳顯著,更有助舒緩本港各堆填區快將飽和的迫切問題。因此,垃圾按量徵費是減少香港固體廢物的有效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