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如何處理劣質光污染?


近年,內地的燈光工程令城市爭妍鬥「亮」,其光污染比香港的還要放肆。套用內地評論,就是「在整座城市的建築物上貼滿LED光源,把它變成一個大電視。」也因此,有內地城市樂於發動293座建築參與聲光秀,成功登上全球「最大規模的固定性聲光秀」的健力士世界紀錄。有人問:「如何處理光污染?」燈光顧問就直言不諱:「太亮了,最初我也不習慣。」如此說,大家一旦習慣光污染,問題就不成問題了嗎?觀乎香港,光污染問題未見改善,又是甚麼原因呢? 區分用燈亮度   節能減光害


上述的杭州燈光秀,在1.5公里長的範圍裝上6,227座燈具,照亮整排樹木,兼令沿岸變成不夜天。不過,這趟燈光設計已算節制,除了撤走1,000瓦的射燈,也減少了近五成的燈光耗能。然而,內地環團朋友說,樹木都發亮了,鳥兒全給嚇跑了,更惹來蟲禍。


所以,規劃城市燈光不能狹隘地關注節能;商業燈光可以亮一點,但要顧及光害,做好分區管理,如按住宅、商業等不同區份調整亮度。

香港光污染   情況壞欠規管


那麼香港的城市燈光呢?燈光顧問說「偏亮」。香港的商業燈光明顯沒有分寸,不但過亮,而且往往登堂入室,侵佔人家睡房、客廳,形成滋擾,成為全球光污染嚴重的地方之一。環境局自2016年推出自願性質的《戶外燈光約章》,邀請戶外燈光裝置不遲於晚上12時關掉。不過,2018年的光污染投訴數字沒有下跌,反而較2016年大幅飆升42%。

跟進光污染議題逾十年的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說,大型燈光招牌是收斂了,企業知道鬥光鬥亮可能惹來惡名,懂得凌晨前熄燈。可是,審計署在2018年10月底發表《屋宇署的招牌管理工作》報告,指出全港約有12萬個招牌,原來大部分屬違例興建,顯然署方辦事不力。以為舉報有用?屋宇署卻是慢郎中;37%危險或違例招牌在投訴後的180天仍未發出清拆令。 光污染與招牌有莫大關係,光害從公共空間入侵私人領域,大多源於架設在天台上或裝到住宅窗前的廣告招牌,惟這長年不獲政府關注。尷尬的是,環保署只推出有賞無罰的約章,管不了沒規沒矩的光污染招牌。屋宇署雖有招牌勿阻住戶採光和通風的指引,卻同樣是可跟可不跟的無牙老虎。


燈光約章成效低   環團倡強制熄燈


綠惜地球本月14日及23日進行實地調查,先在晚上11時前統計區域內的戶外燈具數量,以作基數,然後分別在11時及12時後進行點算,包括屋頂或店舖外的燈光招牌、射燈、燈箱、裝飾、電視屏幕等。結果發現維港沿岸的港島地標建築,於午夜12時後的熄燈率為78%。 環境局稱,前年和去年實地視察簽署了約章的5,000個參與單位,99%有根據約章建議按時熄燈。但綠惜地球項目主任劉兆朗指,約章簽署單位主要為中學、小學、非牟利機構,甚至環保組織等,它們都是沒有大型戶外燈具的機構,無法反映約章的真實成效;另外,不少光污染戶雖有簽署《約章》,但沒有履行,例如旺角家樂坊的H&M分店,午夜後舖內仍然燈火通明,反映約章無約束力。 朱漢強認為,現時約章僅屬自願參與形式,建議把約章的熄燈措施變成強制性質,但可引入條款,如大時大節可豁免熄燈。另外,對於LED這類新興滋擾光源,當局有必要另訂應對措施,例如於約章引入更嚴格要求,包括加入環評報告條款,評估那些燈光造成的滋擾和影響。

 

概念貫通


污染

當某些對環境有害的物質的份量超過環境的自淨能力時,便會造成污染。一般污染被分為空氣污染、水污染、噪音污染、土地污染、放射性污染等。近年,光污染逐漸受到廣泛重視。


可持續發展

聯合國環境與發展世界委員會定義為「既能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又不損害子孫後代,且能滿足他們需求的發展模式。」這亦指平衡經濟、環境與社會三方面的發展模式。隨著城市發展,燈光工程望能刺激一地經濟如打造旅遊城市,與此同時為當地人帶來視覺享受,然而設置過度的燈光對居住環境和生態都帶來負面影響。

 

相關概念


經濟發展(Economic Development)

污染(Pollution)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

 

詞彙選介


城市燈光(City Lights)

投訴(Complaint)

戶外燈具(Outdoor Lighting)

招牌(Signboards)

 

思考問題


1.參考資料,指出並解釋光污染與城市發展有何關係。

2.討論:《戶外燈光約章》處理本港光污染無效而應立法規管。

 

1. 光污染與城市發展有以下關係:

‧ 城市發展隨之而來的是愈來愈頻繁的商業活動,衍生更多廣告招牌,多以強光照射和閃爍燈光效果展示,造成光污染,令附近居民慘受光滋擾。

‧ 國家和城市發展後,大多追求提升形象,故燈光工程已不再局限於照明或作宣傳營銷的用途,而是作為定時定刻的視覺表演,打造璀璨繁榮和旅遊城市形象,造成光污染,不但對民生造成持久的滋擾,更會影響生態。


2.《戶外燈光約章》處理本港光污染無效而應立法規管:

  • 從數據可見,光污染的投訴數字自2016年大幅升至42%,可見《約章》無效改善問題,事關它屬於自願參與性質,不具法律約束力,對考慮經濟利益為前提的商戶如旺角家樂坊的H&M分店等,欠缺誘因及阻嚇性,故應立法規管招牌的面積、高度、亮度及熄燈時間,違者判罰。

  • 香港的城市規劃未能有效將商業區及住宅區分隔,部分經濟活動頻繁的地區在午夜甚至凌晨都是商戶做生意的時段,遵守《約章》有違其利益,所以如要處理它們帶來的光污染,只有立法規管最為有效和實際。

  • 《約章》不具法律約束力,亦無法跟環保署和屋宇署有很好的協調,嚴格規管招牌所帶來的光污染。如是者,處理光污染最有效的方法還是立法規管,令署方可依法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