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件夾抵食的危機


加大的陷阱世上沒有免費午餐,餐廳也好、飲食品生產商也好,很少不計盈利地推出「真‧大件夾抵食」的產品,頂多是一種吸客策略。這種營銷策略很普及,難辨由誰開創,但David Wallerstein一定是代表人物之一。1978年,他在一間戲院當經理,當時只有一種份量的爆谷供客人選擇,他發現人們不會買幾桶爆谷入場,故難以提升收入。於是,他決定推出大版爆谷,而售價比增量的成本高一些,結果大受歡迎,人財兩收。 Wallerstein其後被麥當勞挖角,將影院爆谷那一套照辦煮碗,推出加大版薯條。同樣,表面上客人並無吃虧,以少於兩包薯條的價錢就能買到較多薯條,然而他們往往沒察覺快餐店「加多少少」的成本是何其少,且一定少於他們為「加大」而付的金錢。麥當勞憑此賺取豐厚的利潤,吸引其他商家爭相仿傚。



吃多不自知


消費者不但因此花多了錢;隨著餐廳和飲食品生產商就提供愈來愈大份食物,他們更不經不覺改變了其飲食習慣。1990年代,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做了一個實驗,研究人員循序漸進向參加者提供愈來愈大份的食物,發現他們都傾向把它吃光,且不會覺得更飽,也不察覺份量有所改變。以薯片為例,給他們更大包的薯片,人們便照吃,對包裝上的食用份量視若無睹。心理學的研究亦發現,愈大的包裝會讓人誤以為吃了很少,結果愈吃愈多,如用一隻大匙羹吃雪糕的人會傾向吃更多雪糕。

餐廳和飲食品生產商加大食物份量這策略獲得成功後,零售商也加入此行列,如推出買五送一等多買多送的優惠;而小包裝和份量少的食物反而賣得更貴,變相令消費者多買多食,過重問題自然愈來愈嚴重。

過重問題可大可小


過重不只影響個人身心健康;它更是全球性的公共衞生問題。2014年,全球已有21億人過重,佔全球人口的30%,預計2030年更升至41%。而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數據,過重也是全球第三大社會負擔。以2012年為例,全球因過重問題承受的經濟損失及為應對此問題所投資的金額,已達2萬億美元,佔全球生產總值的2.8%,僅次於「吸煙」和「槍支暴力、戰爭及恐怖主義」。

為找出有效應對過重問題的方法,著名研究機構麥肯錫對比了現有的一些建議對「失能調整生命年」的影響,結果發現控制餐量、改良配方、減低高卡路里產品的可得性等建議有較大效果。報告強調,要有效應對過重問題,需各國政府、民眾、學界、餐飲業、生產商通力合作。



企業會應對過重問題嗎?


過去有政府嘗試推行一些應對過重問題的政策或法例時,餐飲業、生產商等企業都是一大阻力。如數間著名的跨國飲品公司—可口可樂、百事、胡椒博士、紅牛及美國汽水業協會就曾為阻止美國部分州政府徵收「汽水稅」,花數百萬美元遊說政客。 不過,也不用太悲觀,有些企業開始踏出第一步。如瑞士跨國食品和飲料公司「雀巢」近年著力將其品牌形象與健康拉上關係,花逾十億元改良產品配方,減少反式脂肪、鈉和糖;又重新設計包裝讓人更清楚看到合適的食用份量。它還與其他同業,包括百事、美國汽水業協會;政府機構如美國農業部;研究機構如公共利益科學中心、美國心臟協會等組成「平衡份量聯盟」,稱旨在改變人們對食物份量的錯誤觀念,鼓勵適量進食。 據「平衡份量聯盟」的網站介紹,聯盟已成功遊說美國連鎖快餐店Taco Bell放棄其1.18升飲品杯。企業願意負起責任,與政府和學界合作自然值得鼓勵。然而,聯盟用了三年才成功說服Taco Bell,可見困難重重。再者,這些努力會否也是企業的銷售策略之一?

 

概念貫通


失能調整生命年

這是衡量整體疾病負擔的方法,指因健康狀況不佳或失能而損失的 「健康」年歲。計法是將因疾病早死而失去的預期壽命(壽命損失 年, Years of Potential Life Lost)加因疾病失能而失去的健全時 光(健康生命損失年, Years Lived with Disability)。根據上述麥 肯錫的報告,多項應對過重問題的建議都有助減少「失能調整生命 年」,問題是如何將它們確切落實?


價值觀

價值觀大致分為「個人價值觀」和「群體價值觀」。前者為 個人對各種行為或事物的價值判斷;後者則指在某群體如一 間公司、一個宗教、一個社會或一個文化等的一些被大多數 人認為是有價值的觀念。企業不斷以加大食物份量來吸引消 費者,正是看穿他們追求CP值、性價比的心態,希望將自 己的利益最大化,卻墮入了買多吃多的陷阱。

 

相關概念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

失能調整生命年(Disability-adjusted Life Year, DALY)

全球性問題(Global Issue)

價值觀(Value)

 

詞彙選介


CP值(Cost-Performance Ratio)

營銷策略(Marketing Strategy)

平衡份量聯盟(Portion Balance Coalition)

餐量控制(Portion Control)

 

思考問題


1. 從麥肯錫的研究報告中選取三個應對過重問題的建議,並根據本地情況解釋落實那些建議會面對 的困難。

2. 假如你是衞生署的官員,你會如何說服企業與政府一起應對社會的過重問題?

 

參考答案


1. 落實以下建議會面對的困難:


學校教育香港中小學的課程緊湊,課時緊張,學校難以安排時間增設營養學課程和體育活動。

家長教育:香港以雙職父母為主,他們大多忙於工作,未必有時間出席有關營養、運動的課程。

優惠限制/宣傳限制港府若立法規管高卡路里和高脂肪的食品優惠和廣告,會引來相關企業的強烈反對,如被質疑干預自由市場或針對某一行業。

徵稅為建立有利營商的環境,香港奉行簡單和低稅率政策,甚少就貨品徵稅,向高糖或高脂產品徵稅有違此方針。

體重管理/家長教育/學校教育香港現時未有立法監管註冊營養師的制度,因此若開展體重管理計劃或大規模的營養學課程,將可能出現人才不足或計劃和課程質素參差等問題。


2. 說服企業與政府一起應對過重問題的論據:


改善企業形象過重問題愈來愈嚴重,已成為備受社會關注的一大議題。企業若能配合政府應對,將展示對社會有承擔,改善企業形象,爭取消費者支持。

回應市場轉變隨著消費者愈來愈重視健康和營養,其消費行為也隨之改變。企業及早與政府合作應對過重問題,如透過改良舊產品的配方,推出較健康的新產品等,可展現對消費者的關心,且與時並進,方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