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的機遇與障礙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預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快將出爐,有份參與的城市顯得甚為雀躍。大灣區規劃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重點計劃,期望能發展成與現時三大灣區看齊的世界級城市群。香港亦被納入這個發展藍圖裡,它可怎樣與其他城市互補不足?大灣區的發展又面對甚麼困難?


灣區經濟早有先例

沿岸城市一向是經濟發展的好地方,目前全球近70%的工業資本和人口都集中距離海岸100公里的地帶,75%的大城市都位於海邊。而打破那些城市的隔閡,分工互補不足,推動區域經濟,過去成功的例子便有美國三藩市灣區、紐約灣區和東京灣區。

先說離我們最近的東京灣區,它僅佔日本國土3.5%的面積,卻貢獻了1/3國民生產總值,承載了兩成人口。它亦是日本的創業重地,Sony、Hitachi等約38間位列全球500強的企業都於此誕生。至於三藩市灣區,更擁有科創中心矽谷,聚集了Google、Apple、Facebook、Uber等巨頭的總部。而紐約灣區則有逾55間全球500強企業,亦是紐約交易所、納斯達克證券所和華爾街的所在地。

三藩市灣區值粵港澳借鑒

中國近年大力發展科技,規劃大灣區時以「創新驅動」為原則,可見定位與三藩市灣區相近,故其經驗特別值得借鑒。三藩市灣區委員會資深總監Sean Randolph認為當地的成功,有賴數個必要條件。首先是教育,當地有史丹福大學和加州大學等世界級學府,亦配備大量有規模的實驗室,這些都是創新的推動力。其次是有資本,因創新是高風險易失敗的投資。

此外,三藩市灣區包含三藩市、聖荷西、奧克蘭等101個市鎮,它們打破地域和行政壁壘,以高度協作,互相協調。地域方面,三藩市灣區委員會過去一直推動基礎建設,包括共享單車和地鐵、火車、巴士、船運、航空等客貨運網絡,未來亦會發展自動無人車。行政方面,Randolph指聯邦政府不能由上而下管治和下命令,上述建設都是由下而上,由灣區的企業、居民和委員會推動,他直言「愈自由愈可能產生巨大的創新成就」。

他又指,有配套不代表成功,「說到底,最關鍵是吸引高質素的人才並將之留下。我們的環境很好,又有友好的社區和豐富的文化資源,各地的人都會想來定居。」儘管如此,月前美國專欄作家Kevin Roose就在《紐約時報》撰文,指三藩市灣區現「撤離潮」,因當地的生活環境擁擠,物價昂貴,尤其是房價高企。文中指,即使年薪達百萬美元的人,在矽谷也只能過中產的生活。

大灣區獨有挑戰:一國兩制 隨著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等興建完畢,大灣區的地域障礙正在減少,惟仍面對很多嚴峻而獨有的挑戰,如一國兩制。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執行所長曹鐘雄指,中央不可能有絕對權力去調配香港和澳門的資源,也不能左右兩地決策,換言之大灣區的決策需要中央、港府、澳府花時費力去協調。 誠然,單看本地興建高鐵時及後來一地兩檢的爭議,已知民間要取得共識的難度有多大,更何況粵港澳三地的政策、法律制度、文化等都不同?對此,早於90年代已提出「香港灣區」理念的香港科技大學創校校長吳家瑋反指:「思考的重點不在於政治制度之別,而在於港人的心態」。他批評港府「報喜不報憂」,只停留於「感激中央對港人厚愛」,對港人關心的問題如怎樣融合、隨之而來的社會問題都沒答案。


11個城市各有所長怎協調?

再者,11個城市各有所長,都希望領先發展,要高度合作實也不易。雖然大灣區的規劃仍未出爐,但「龍頭之爭」已開始。前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現任港區人大代表譚志源表示,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在大灣區有領導地位;惟內地媒體則認為應由創新科技產業最發達的深圳當龍頭。


曹鐘雄直言,香港的創新科技如同「無本之木」,需和其他城市配合;不過亦有其優勢,如擁有六間世界排名前500的院校和完善的知識產權制度。他強調各城市「爭老大沒意義」,應如合夥人,對外合作,對內不排除競爭。

 

概念貫通


競爭力

競爭力是一種相對指標,必須通過競爭才能表現出來,且有大小 或強弱之分,但難準確測度。競爭力包含對對手現在及未來可展 示的能力作出評價,亦可根據目標時間內,在競爭群體中的表現 而作出評價。灣區經濟用意在提升粵港澳整體的競爭力,惟多個 城市都想提升自身競爭力,要通力合作也不容易。


區域合作

在經濟全球化下,以區域為單位的條約、協議等亦不少。一般 認為,區域合作可互惠互利(如東盟的自由貿易區的稅務優 惠),亦能整合地區各方面的優勢,加強在國際上的話語權。 大灣區是泛珠三角地區的合作計劃,11個城市各有長短,希 望透過互補不足,產生協同效應,推動經濟發展。

 

相關概念


競爭力 (Competitiveness)

經濟發展 (Economic Development)

區域合作 (Regional Cooperation)

資源分配 (Resource Allocation)

 

詞彙選介


大灣區規劃 (Bay Area Plan)

城市群 (Metropolitan Area)

區域經濟 (Regional Economics)

矽谷 (Silicon Valley)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及就你所知,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面對甚麼障礙?

2. 評估香港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中的長處和短處。

 

參考答案


1.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面對的障礙

一國兩制難融合:灣區發展講求參與城市的高度協調,惟在一國兩制下,粵港澳三地的政制、文化、發展方針等都不同,難以做到高度協作。

灣區內部競爭:參與大灣區發展的11個城市各有所長,都希望在大灣區發展中爭取機遇,領先發展。尤其廣州、深圳、香港三個相對發達且同樣有中心地位的城市,更希望爭取領導灣區的發展,故難以做到通力合作,互補不足。


2. 香港在粵港澳大灣區的長處和短處

長處

世界級學府成動力香港擁有五間世界排名前100的院校,其中港大、科大、中大及城大更躋身50強,是其他參與城市沒有的優勢。香港擁有世界級學府,不但能成為創新的推動力,更能與國際接軌,如過去就多次與哈佛、史丹福等著名大學合作研究。

知識產權制度成熟創新科技需要有成熟的知識產權制度,保障新技術和新產品不會被山寨工廠任意抄襲,才能鼓勵企業投放資源研究。香港多年來作為亞洲的知識產權貿易中心,有相對其他參與城市成熟的知識產權制度。

四大產業國際化: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排名全球第三,遠超深圳及廣州;同時,亦是貿易、航運中心。它擁有「金融服務」、「旅遊」、「貿易及物流」和「專業及工商業支援」四大支柱產業,故大灣區內的融資、離岸人民幣結算、國際物流等工作都可依賴香港。

促成中外發展有經驗香港多年來都是內地企業「走出去」和外企進入內地市場的窗口;在大灣區的發展中,香港可繼續擔當這角色,從而提升自身在中國及國際的市場地位。

短處

創科如「無本之木」:香港對科研投入的資金較少,今年《財政預算案》預留500億元發展創新科技亦只屬追落後,短期難與廣洲、深圳等城市爭長短。

生活素質低下香港居住環境欠佳,不但人口密度高、樓價高踞不下,而且,可能相對其他參與城市,缺乏文化資源、自然環境、社區文化等,難以吸引人才定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