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抗「假新聞」成「社會病毒」?



在當前的「後真相時代」(the post-truth era),「假新聞」已成「社會病毒」席捲全球,讓人看到立場決定事實、謊言遮蔽真相的歪風,加上陰謀充斥,加深社會撕裂,引發集體信任危機,激化社會對立衝突,可謂破壞力驚人。


早前,政務司司長李加超、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及警務處處長蕭澤頤上任不久,即異口同聲地強烈批評假新聞,痛責它嚴重荼毒年輕人,破壞香港社會安寧(social tranquility)及國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那麼,各界該如何應對?


假新聞的定義


根據歐盟定義,「假新聞」是指意圖獲利或欺瞞民眾而創造、呈現及傳播出來的虛假或誤導資訊,並且會以紀實或新聞、似真實假的面貌呈現,務求限制、操縱資訊,即使部分內容屬真,也是曾被操弄、扭曲並帶有偏見的新聞。


社交媒體是「溫床」


社交媒體(social media)已成為大眾生活的主要信息來源。香港浸會大學2018年發表《香港媒體數碼發展報告》,當中的《香港數碼媒體用戶調查》(下稱《調查》)指出,四成半香港市民會通過社交媒體獲取新聞資訊,而Facebook是獲取資訊的主要平台。《調查》總結道:「社交媒體分享已成為香港市民最常接觸新聞資訊的渠道之一。」



此外,假新聞於社交媒體上跑得更快、更廣。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曾在2018年發表研究報告《真新聞與假新聞的在線傳播》指出,在Twitter上,假新聞被轉發的可能性比真新聞高七成,而假新聞的傳播速度是真新聞的六倍。有指,「假新聞通常寫得好juicy(生動)、好新奇,可以滿足大家的好奇心,轉發機會自然更大。其次,可能很多人覺得轉發那些東西無傷大雅,當大家都是這種心態,『轉下轉下』就出了個group(群組)。」




AI助事實核查三大方法


現時世界各地紛紛成立「事實核查」組織,各大媒體機構亦開設專責核查假新聞,包括「錯誤信息」及「虛假信息」的部門。識別假新聞基本上面對「事實核查」及「判斷意圖」兩大議題;由於前者的性質較為客觀,人工智能技術便可能大派用場,主要牽涉三種處理方法:

一、 找出被懷疑新聞的來源,分析其可靠性後,比較該新聞和來源以判斷其準確性。

二、 找出其他與被懷疑新聞類似的報道作比較,看看其內容的一致性。

三、 跟蹤被懷疑新聞內的每則評論及報道,分析它們的個別可靠性及綜合影響力。


至於有關意圖的主觀行為,較簡單的處理方法是採用分類法,包括「事件分類」及「群組分類」,前者是把所有被懷疑的新聞之立場分析,把同一立場的歸納成組,然後判斷各組的意圖;後者是把被懷疑新聞與立場已定性的新聞群組之同類新聞內容作匹配,決定它是偏向哪一群,然後再判斷其意圖。不過,發放者和立場群組是善變的,導致立場判斷經常出現誤差。


教育與立法同樣重要


當然,面對假新聞、假信息,需從製作、傳播、公眾閱聽和制度性監管等不同層面入手。在公眾媒體素質方面,當局可與新聞界把好辨識和防堵「假新聞」的第一道防綫,以普及教育形式在中小學教授和推廣。


在鼓勵業界自律方面,政府可考慮立法規管,這也是多國採用的手段,但重點各異,其中美國專門識破來自外國的政治宣傳、德國要求業界自律、法國希望法院快速判決,新加坡就授權官員決定哪些是假新聞。

 

概念貫通


公信力

公信力是指一種社會信任,獲得公眾滿意和信賴的能力,也代表一個制度存在的權威性和對公眾的影響力。


全球性問題

全球性問題是指對人類共同利益或未來發展帶來影響的問題,問題通常超越一國範圍,由工業化和殖民活動擴展而成,又隨著全球化的進程而加劇,只有技術充分發展、各國協調一致行動才能解決。


相關概念


公信力(Credibility)

新聞自由(Freedom of Press)

全球性問題(Global Issue)

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


詞彙選介


虛假信息(Disinformation)

事實核查(Fact Checking)

假新聞(Fake News)

錯誤信息(Misinformation)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解說假新聞成為「社會病毒」的原因。

2. 參考資料,當局對抗假新聞面對甚麼挑戰?請加以解釋。

 

參考答案


1. 假新聞成為「社會病毒」的原因:


大眾短時間難辨真偽:「假新聞」是指意圖獲利或欺瞞民眾而創造、呈現及傳播出來的虛假或誤導資訊,並且會以紀實或新聞、似真實假的面貌呈現於這資訊爆炸的時代,一般人難以在瞬間辨識真偽,卻被挑起憤怒、恐懼等情緒廣傳,危害社會穩定。


挑起獵奇心態廣傳:假新聞通常寫得生動、新奇,可以滿足大家的好奇心,以致轉發機會大,加上很多人覺得轉發那些東西無傷大雅,以致假新聞的影響更闊更廣,難以追蹤和收拾。


利用社交網絡傳播:當社交媒體已成為大眾生活的主要信息來源,假新聞多利用社交網絡以求訊息更快更廣地傳播,亦即更快影響更多人,引發集體信任危機,令社會撕裂,甚至造成惡性循環。


削弱新聞的可信性:假新聞使民眾對新聞報導失去信任,導致媒體無法發揮提供真相和監督政府的角色與責任,從而影響社會安定和國家安全。


2. 當局對抗假新聞面對以下挑戰:


假新聞有新聞價值:假新聞之所以能夠被廣傳,意味它有一定的新聞價值,以致連主流媒體都會採用。也就是說,有些假新聞不是全然虛構,而是有一定的事實包含其中,故此,對抗並不容易。


牽涉要處理的範疇多:假新聞不只是新聞專業的問題,還涉及科技、媒體、法律、政治、非傳統安全等議題。換言之,假新聞是一個跨領域現象,打擊假新聞不能只從媒體著手,需要從不同途徑採取對策,故不易應付。


網絡訊息難檢測:假新聞主要透過社群媒體散播。社群媒體的朋友圈成員之間處於一種不透明但具有某種程度的彼此信任,在那個網絡裡,訊息傳遞難被檢測。

立法規管掀爭議:有建議以立法途徑管理不實訊息,但難免有人認為這可能妨礙言論自由,而且在言論受限制的社會,假新聞更難以被遏制。

媒體很難自律:縱然政府呼籲記者堅守新聞道德,致力公正報導,媒體經營者也要有新聞良知,而不是只以商業利益為考量,如此才能重建民眾對媒體的信任。然而,面對競爭激烈的媒體環境,媒體未必自律。


媒體教育未完善:推動媒體素養教育是打擊假新聞的重要工作,如法國將媒體教育納入基本課程。然而,香港暫未有規範的媒體教育課程,亦少有教導學生認識記者工作和媒體製作流程,並讓學生瞭解辨識假新聞的重要性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