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院舍問題多,怎改革?



第五波疫情爆發至今,單日確診個案逐步回落,每天仍有幾十人死亡,當中累計絕大部分是長者,死亡年齡中位數為86歲,最高齡死者為112歲。而根據衞生防護中心資料,有逾700間安老院舍爆疫,累計死亡個案中,院舍人士佔大約55%,可見安老院舍是重大的防疫漏洞。


人口老化很嚴重


值得留意的,是根據政府統計處《香港人口推算2020-2069》,推算65歲及以上長者的人口在未來20年會增加近一倍,將由2019年的132萬(佔總人口18.4%),增加至2039年的252萬(佔總人口33.3%),再增至2069年的258萬(佔總人口38.4%)。


人口老化加劇,未來對安老院舍的需求必定有增無減,特區政府要及早應對,改革安老政策,優化院舍及服務,不單是為了防範下一波疫情來襲,更是為了保護長者,讓他們有尊嚴地好好生活。



然而,近年社會福利署的實際開支大幅激增,由2011/2012年度的422億元,倍增至2019/2020年度的862億元,再增至2020/2021年度的905億元。不過,運用在安老服務的開支很少,2020/2021年度只有114億元(12.7%),比起社會保障開支625億元(69.1%),實在少。


制度要化繁為簡


除了資源不足,安老政策之複雜、院舍種類之多、撥款制度之繁瑣,也是問題。安老服務分為社區照顧及院舍照顧兩大類,安老院舍分別由非政府機構、非牟利機構及私營機構營運,院舍按其營運模式,分為津助安老院、合約院舍(以投標形式取得服務合約的院舍)、非牟利自負盈虧安老院,以及參加買位計劃私營安老院四類;旗下宿位又根據長者的護理程度需要,分為安老院宿位(有自我照顧能力、護理需要最低)、護理安老院宿位(未能自我照顧起居)及護養院宿位(長期殘疾、護理需要最高);此外還有廣東院舍住宿照顧服務計劃、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等。


至於社區照顧服務,又分為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改善家居及照顧服務、長者日間護理中心、長者日間護理單位、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等等……市民一般認知不多,未必懂得為長者選擇最合適服務。未來特區政府應化繁為簡,既方便市民,也減省政府部門的行政成本。


院舍宿位太緊張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各類院舍大約1,000間,合共提供35,448個宿位,各類資助宿位的入住率超過九成,可見需求甚殷;相比供應,需求更大,截至2021年1月31日,長期護理服務中央輪候冊內,仍有36,985位長者輪候入住資助院舍,輪候時間可長達40多個月,還未計將來三成人口都是長者的需要,難怪有立法會議員指出,長者等到死也等不到宿位。



面對未來需求,增加院舍宿位有實際需要。不過,每個宿位的平均每月成本不輕。根據2020/2021年度的紀錄,護理安老院及買位私營安老院,每個宿位平均每月成本要萬多元,合約院舍及護理需要最高的護養院宿位,更要2萬多元,但是院舍大多只收費每月萬多元,在有限的資源下,難以聘請足夠人手及提供高質服務,例如未必能提供頻密的醫生到診服務等。


保健員長期缺人


再說,院舍保健員屬厭惡性工作,且薪酬不高,一直難以聘請足夠人手,也鮮有年輕人入行。雖然院舍可根據「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外勞,但是內地保健員的薪酬不低,香港的職位吸引力不高。新冠疫情下,勞工及福利局放寬了「補充勞工計劃」的規限,截至4月3日批出了2,054名輸入保健員的申請,但是估計業內仍欠缺萬多名保健員。


社會上有聲音推動樂齡科技,以減省人手需求;然而,同樣受制於院舍地方狹窄,根本沒有如此闊落的空間放置機器。


建議政府資助營運


鑑於私營院舍最沉重的經營成本就是租金,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建議特區政府撥地興建大規模院舍,甚至是安老屋邨,然後以象徵性租金甚至免租,把院舍交由機構營運。特區政府可根據其制定的人均面積、空間、設施要求、環境配套來興建院舍,機構不用花資源買地、交租,便可把精力及資源集中在提供優質服務上,讓長者舒適、有尊嚴地生活。

 

概念貫通


人口老化

世界衞生組織指出,人口老化指60歲以上人口增加的比例,比其他組別年齡人口的增加速度快的現象。由於醫療及衞生水平改善,以致人口預期壽命延長,當出生率下降,便促成人口老化出現。這現象多出現在已發展國家、社會發展程度較高的國家或地區。


疾病預防

預防疾病有助我們保持健康,達致身心平衡。政府在預防疾病方面有重要的角色,如教育市民保持個人衞生、加強社區清潔的工作、防止病毒傳播;在必要時,更要在邊境口岸採取相應措施,防止病菌從外地傳入,保障市民健康。


相關概念


人口老化(Ageing population)

需要(Needs)

疾病預防(Prevention of diseases)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詞彙選介


保健員(Health Worker)

安老院舍(Home for The Elderly)

長期護理服務(Long-term Care Service)

社會保障(Social Security)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人口老化令香港安老服面對甚麼挑戰?

2. 參考資料,就紓緩香港安老護老求過於供提供三個建議。

 

參考答案


1. 人口老化令香港安老服面對以下挑戰:


• 人口老化加劇,未來對安老院舍的需求必定有增無減,然而安老院舍及服務不足、安老政策複雜,人手欠奉,成為未來安老護老的一大挑戰。

• 在院舍整體面積不變的限制下,若要增加每位長者的宿位面積,等於要減少宿位數目及收入,對私營院舍營運構成壓力。

• 若院舍增加每個宿位的每月收費至兩三萬元甚至更多,一般家庭未必負擔得起,基層家庭更加免問,如此又會衍生其他社會問題。

• 社會上雖有聲音推動樂齡科技以減省人手需求;然而,同樣受制於院舍地方狹窄,未來相信大部分院舍也未能改劃,從而改善院舍的運作。


2. 就紓緩香港安老護老求過於供提供以下三個建議:


• 目前特區政府用於安老服務的開支極少,2020/2021年度只有114億元,未能滿足需要;與其花費63億元(2022/2023年度)於「長者二元乘車優惠」,不如把資源更有效地運用於安老服務上,實踐「老有所養、老有所屬、老有所為」。

• 鑑於私營院舍最沉重的經營成本是租金,特區政府可撥地興建大規模院舍,甚至是安老屋邨,並針對現時的痛點作內外優化,然後以象徵性租金甚至免租把院舍交由機構營運,確可讓院舍把精力及資源集中在提供優質服務上,讓長者舒適、有尊嚴地生活。

• 就院舍保健員短缺,鮮有年青人入行,宜改善其薪酬制度和晉升階梯,且結合科技,減省厭惡性流程,以吸引更多人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