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機會倡立法禁止「族內歧視」?



近年香港社會越趨泛政治化(Pan-politicization),不少本地人不自覺地將種種社會矛盾投射到內地人身上,甚至對他們發表一些惡意、仇恨及偏見的排他性言行,引發平等機會委員會關注。事隔一年多,平機會主席朱敏健表示,已向政府建議修訂《種族歧視條例》以涵蓋「族內歧視/同族歧視」問題,從而禁止香港人和內地人互相歧視,你支持嗎?


「香港沙文主義」顯現


香港常以「多元包容共融」的國際大都會自居,然而,不同膚色、種族、籍貫、語言或生活習慣的居民和遊客,常因不同的外在標籤 (label),遭港人差別對待。其中一個經常被歧視的群體就是內地來港人士,包括遊客和持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以及通過各種人才計劃來港就學就業的「港漂」。故有人說,相比平等共處,「香港沙文主義」(Chauvinism)似乎才是這座城市的底色。



這種歧視背後,其實關乎香港長期面臨房屋及醫療資源緊張、社會福利欠佳等問題;再者,2003年開放「自由行」後,隨之而來的反水貨示威、雙非兒童、限奶令等大小社會事件,令中港矛盾加劇,港人民怨日深,便更不滿中港政府和內地人,嘲笑內地人為低俗的「阿燦」,又指控他們是搶佔資源的「蝗蟲」。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協)曾調查發現,八成以上新移民在就業、購物及社交各方面都不斷遭受歧視。這些歧視行為會影響新移民的社會參與度及融入意願,反過來會使新移民與本地居民缺乏互動及深入了解,從而加深原有的隔閡。


立法禁止「族內歧視」醞釀多年


根據現行於2007年通過立法的《種族歧視條例》,「種族」是指個人的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任何人如公開中傷某種族人士,又或基於某人的種族,對當事人作出歧視或騷擾行為,即屬違法;不過,《條例》同時列明,基於在港居住年期、國籍、居民身分的歧視行為,不在條例涵蓋範圍之列。換言之,由於無論本地人有多歧視內地人,內地人都無法受到《條例》的保護。


港府曾解釋是,內地新移民與本地人屬同一種族,都是中國人,所以有關歧視並非基於種族,而是「社會歧視」,且當局擔心如果就此立法反會製造隔閡,影響他們融入香港社會。


然而,至2014年,中港矛盾愈發激烈,平機會才提出修改《種族歧視條例》,當中建議由保障任何人不受「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而遭歧視,伸延至不論是否香港居民、居港年期、旅客及移民等四種身份,皆不應受到較差待遇。這本是非常符合公平正義價值追求的修訂,可是當年的諮詢過程引發軒然大波,因為有傳媒大肆渲染修例將令內地人享有與本地人同等的福利待遇,甚至變成「特權階級」,結果有大批網民湧入平機會網站抗議。



雖然如此,平機會於2016年提交《歧視條例檢討:向政府提交的意見書》,大部分反對意見並非理性,例如擔心日後批評內地人會墮入法網等。最後該會表示,但平機會基於「促進平等、消除歧視」原則,認為內地人也應該受到保護。


不少政府就「族內歧視」立法


事實上,「族內歧視」(Intra-ethnic discrimination)的現象不單在香港出現,不少政府早已立法禁止。例如韓國首爾有學校或公司排斥非首爾人士,當局便立法禁止針對不同居民來源地而引起的歧視。澳大利亞維多利亞省的平等機會法例亦規定,即使同一種族,若因某些特徵可再細分為不同族群,一樣受到種族平等的保障。


在高度政治化下,港人對內地人的歧視的確與央港關係掛鉤。香港民意研究所曾就「市民對各地人民反感程度」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在2007年12月至2021年7月期間,香港市民對中國內地人民的反感程度一直在跌宕中持續,最低值是2009年5月達的11.9%,最高值則在2020年1月達到36.6%。不難理解,2008年的四川地震、北京奧運等事件充分激發港人的中國人身份認同及民族自豪感,所以港人投射到內地人士身上的好感偏多,歧視變少;而在2019年「反修例風波」期間,中港矛盾一度激化,及至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後,又有政治團體把內地人視之為病毒根源,甚至一度透過炒作「封關」藉以阻止他們來港,反感程度達到峰值。


儘管港人對內地人士的看法不是一成不變,但歧視由來已久,並不能避而不談,而且中傷行為帶來的後果更不可估量,特區政府宜考慮填補法律空白。

 

概念貫通


沙文主義

原指極端的、不合理的、過分的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現在沙文主義定義為「認為自己的群體或人民優越於其他群體或人民的非理性信念」。也因此,沙文主義者會將自己的群體或人民視為獨特的,而將其他的群體或人民視為平庸的。


身份認同

身份認同是個人對其身份的接受程度,會受宗族血緣、心理與群性發展、意識形態、制度與社群等因素影響。個人透過確認其群體擁有的共通點,認同自己屬於社群,從而建立歸屬感。


相關概念


沙文主義(Chauvinism)

歧視(Discrimination)

資源分配(Resource Allocation)

身份認同(Sense of Identity)


詞彙選介


公平正義(Fairness & Justice)

民族自豪感(National Pride)

特權階級(Privileged Class)

社會矛盾(Social Conflicts)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指出平機會倡立法禁止「族內歧視」的理據。

2. 參考資料及就你所知,港人對內地人的歧視加劇對社會帶來甚麼影響?

 

參考答案


1. 平機會倡立法禁止「族內歧視」的理據:


• 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新移民受歧視情況調查顯示,歧視新移民的情況一直存在,八成以上的新移民在就業、接受服務、購物及社交各方面都不斷遇到歧視,其子女甚至被同學或其他小朋友排擠。 而且近幾年公然煽動仇恨新移民的行動不斷出現,令新移民無論是否親身經歷被歧視,都肯定香港存在歧視新移民問題,政府及社會應及早關注。


• 香港政府制定了《種族歧視條例》,目的是為了保障不同種族人士免被歧視、騷擾及中傷,但政府以大家同屬中國籍為理由,不將內地人歸納為獨立的族群及納入受保障的範圍內。由於沒有法律機制的保障,內地人遭受歧視時,缺乏合理的方法維護自己的權益。結果中港矛盾日深,以責罵形式解決日常生活衝突的情況愈來愈多,這亦加深雙方的仇恨。


• 事實上,不少政府早已立法禁止「族內歧視」。例如韓國首爾有學校或公司排斥非首爾人士,當局便立法禁止針對不同居民來源地而引起的歧視。澳大利亞維多利亞省的平等機會法例亦規定,即使同一種族,若因某些特徵可再細分為不同族群,一樣受到種族平等的保障。所以,有這些個案為鑑,港府該考慮立法。


• 立法可以為受害內地人立即提供法律保障,同時立法過程的公眾討論及立法的內容亦是一個很重要的公眾教育,能帶來社會警惕—不要歧視、愛心待人。而面對嚴重社會問題,立法及教育應同時進行。


2. 港人對內地人的歧視加劇對社會帶來以下影響:


• 內地新移民感到不被尊重和接納,降低其自我價值,影響他們融入香港社會的主動性。長遠而言,新一代的新移民兒童將會是香港社會的棟樑,若歧視情況不斷加深,使他們缺乏對香港社會的認同和歸屬感,實在不利香港的長遠發展。


• 內地人在就業過程中遭受歧視,導致工作時工作量較多、工資較低、工作壓力大、負擔重,難以改善其經濟生活素質,以及陷入貧窮,對社會發展並無好處。


• 港人歧視內地人的行為,不但令內地人感到人格受侮辱,甚至令其他人對香港的文明社會形象幻滅,破壞香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