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人就業問題,怎麼辦?


「青年智富」(MWYO)把握2019年施政報告的諮詢期,引用政府統計處(下稱統計處)數據,探討青年就業困難的問題,供政策制訂者和持份者參考。

31.6%青年   沒三年工作經驗 統計處在6月發表了《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5號報告書》,內含22至47歲的青年和中年人士之教育和就業情況分析。MWYO向局方索取了22至34歲青年的數據,並將之劃分為三個年齡組別,藉此深入了解不同年齡層的就業狀況。可是,由於有些數據抽樣誤差大,因此處方不予公布,但其所提供的數據已充分協助我們識別數個青年就業問題。 在接近120.6萬名青年當中,13.3%沒有全職工作經驗,18.3%擁有少於三年的全職工作經驗(見表1)。

除求學進修   工作意欲低佔最多

逾三成青年(約38萬人)的工作經驗少於三年的原因,除了分別有78.6%及72.8%的男女「正在求學/進修或全日制課程畢業少於三年」(見表2)外,便以「工作意欲不大/未想清楚自己發展方向」佔最多。



按年齡看,22至24歲青年無業的主因為「工作意欲不大/未想清楚自己發展方向」(男女分別為6.7%及4.2%),以及「有工作意欲,但找不到配合自己知識/技能/興趣的全職工作」(男女分別為3.7%及3.5%)。對於25至29歲的青年來說,無業則多了「全職工作困身,想自由些」這個理由。

再按性別看,25至29歲的女性中有7.8%「需要料理家務/照顧家人」,至30至34歲組別,更升到有62.1%因此而不工作。這或多或少解釋了為何12.7%的女性表示「無經濟負擔/毋須長期工作」,亦顯示社會對男女在家庭崗位上仍有明顯定型。另外,8.9%的30至34歲女性處於「低學歷/競爭力不足」的困境。至於同年齡組別的男性,因「工作意欲不大/未想清楚自己發展方向」而不工作的佔23.0%。

上表又顯示部分初出茅廬的22至24歲青年找不到配合其知識、技能或興趣的工作,這與近年學歷與就業錯配的現況吻合。表3根據青年在入職第一份全職工作時的最高完成教育程度及學歷要求作比較;按統計處定義,中學及以下、專上教育(非學位)和專上教育(學位及以上)分別被視為較低、中等和較高學歷。



學歷通脹   職業學歷錯配

數據顯示,被訪青年中,36.5%的較低學歷青年從事沒有學歷要求的工作,而中等和較高學歷的青年分別為11.6%及4.3%。此外,分別有56.1%和40.7%的中等和較高學歷青年的第一份全職工作的學歷要求比他們當時的教育程度低。這可解讀為:一、青年學歷通脹問題持續,而社會仍存有「惟有讀書高」的觀念;二、本港缺乏與學歷相符的工作給年青人應徵,故政府和各方要思考怎樣優化產業結構,以提供更多高增值職位。

針對靈活工作   設SLASH平台

MWYO一直就個別青年議題進行分析,並提出多項提議,包括提出開發遊戲程式協助青年理解職業性格與個人特質,從而探索發展方向。另,針對靈活工作模式,鼓勵青年機構為SLASH設立師友計劃,讓他們獲得更多專業指導。還有,為打破「惟有讀書高」的觀念,支持推廣職業教育。

 

概念貫通


職業志向 (Career Aspiration)

職業志向是指人們自認為適合、要持續進行的特定工作,當工作被視為個人此時及可見將來的任務、使命、責任,便會成為一個職業志向。


社會階層流動 (Social Mobility)

社會階層流動指從一個社會階層走到另一個階層的現象。而人們能否從低下的階層向上流動,便要視乎該社會是屬於開放型還是封閉型。但即使是開放型的社會,單憑個人努力亦未必能攀上更高的社會階層,一些先天因素,如性別、家庭背景、社會關係等都有決定性影響。

 

相關概念


職業志向 (Career Aspiration)

社會階層流動 (Social Mobility)

競爭力 (Competitiveness)

成長與發展 (Growth and Development)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指出兩個年青人就業的困難,並說明其成因。

2. 參考資料,年青人的就業現況為社會帶來甚麼挑戰?

 

參考答案


1. 兩個年青人就業的困難及其成因

學歷與就業錯配:表二見22至24歲青年找不到配合其知識、技能或興趣的工作。而在表三中,36.5%的較低學歷青年從事沒有學歷要求的工作,且有56.1%和40.7%的中等和較高學歷青年的第一份全職工作的學歷要求比他們當時的教育程度低,顯然社會及經濟結構欠缺多元發展,同時要求較高學歷的工作供不應求,令職場缺乏與學歷相符的工作給年青人應徵。此外,隨著學位課程愈來愈多,造成學歷通脹及學歷過剩,亦令出現學歷與就業錯配的機會更高。

欠決工作意欲及對發展方向感迷惘:這問題在22至29歲的組別尤其明顯,也許因為讀書生涯時未能了解自我,對職場認知又不多,加上欠缺工作經驗,所以對求職感迷惘。此外,若然家庭經濟穩健甚至豐裕,自然不急於求職賺錢養家,又或投身職場後覺得工作不適合自己,又或嫌辛苦而影響工作意欲。


2. 年青人的就業狀況為社會帶來以下挑戰

  • 香港的產業發展早已向四大支柱傾斜:金融服務、旅遊、貿易及物流,以及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其他新興產業發展依然滯後,只佔香港不多於一成的本地生產總值(GDP)。因此,要改善現今年青人的就業情況,本港就要發展更多經濟新引擎、創造更多新行業、新職位,而這並不容易。

  • 愈來愈多年青人覺得全職工作困身,且著重工作及生活平衡,甚至以生活為先,直言「打工不是賣身」,不介意「高材低就」。如此價值觀,也許會削弱社會發展的動力和競爭力。

  • 社會出現晉升階梯扁平化。統計處的數據顯示,經理及行政級人員和專業人員等職位的升幅,在1990年代中期後近乎停頓,實際上只有輔助專業人員職位有所增長。年青人從事中產職位的機會減少了,教育程度提升未能為他們向上流帶來更多優勢。各界要重新思考幫助年青人向上流的做法與方向,如支援年青人創業、全面推行科創教育等。不然,長遠會加劇年青人對政府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