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長男士侍產假,何以舉步維艱?

「傳宗接代」在全球,尤其香港或是其他亞洲城市,都屬於傳統觀念,至今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方式。作為女性,婚後要為家庭開枝散業、生兒育女便是責任,而且多子多福的想法至今仍甚為普遍。但踏入21世紀,一反傳統,少子化的現象比比皆是,以香港家庭為例,子女數目可謂「一個起,兩個止」。近日政府把男士侍產假由原來的3天增加至5天,期望能提高港人的生育意欲。到底,延長侍產假能為香港的生育率帶來甚麼變化?

香港出生率低與侍產假有關


由上述資料可見,不難發現作為全球繁忙都市之一的香港,20年來的粗生率徘徊在百分之八至十三。但根據《世界概況》(World Factbook)就2017年國際不同地區的生育率的估算,香港的生育率在224個地區中,排行尾四,但仍比台灣、澳門和新加坡高。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撰文回應,質疑新加坡政府千方百計鼓勵生育,怎會落得「包尾」。他提醒此估算包含所謂的「單非」,亦包括外傭在香港所生的嬰兒數目,所以比本地婦女的生育率高。是故,他指香港實際上的出生率「可能是世界上最低」。



香港生育率低可歸究多個因素,包括養育子女的開支大、置業難、租金貴、香港教育制度落後及夫婦日益嚮往個人自由等。除此之外,對父母有貼身影響的侍產假同樣是關鍵。按現時政策,若男性是連續合約僱員,為同一名僱主工作不少於40周,便可享有3天有薪侍產假,每日薪金按其平均工資的4/5計算。至於公務員,則由2012年起享有5天侍產假,且期間領全薪。



然而,根據青協青年創研庫的調查,可見現行做法未能滿足各位男士上班族,支持侍產假應有7天的達19.2% ; 支持有14天的更達20%。不過,雖則他們延長侍產假的意願明確,惟上月公布的施政報告只是將侍產假的日數由現時的3天增至5天,當有議員建議政府應將侍產假增至7天時,政府便警告若該修正案獲得通過,便會收回草案,寧願「一拍兩散」,維持現有的3天侍產假安排,這會令期待已久的一眾新手父母失望。政府態度強硬,緣於將侍產假增至5天已遭商界強烈反對,認為會增加企業壓力,對中小企的影響尤其大。到底,延長侍產假對香港帶來甚麼影響?這條保障勞工權益之路又面對甚麼阻力?

延長侍產假的利弊


延長侍產假的爭議(持份者)


同國家推行侍產假的方式

事實上,全球多國都面對人口老化、生育率不斷下降的嚴峻考驗,以侍產假作為鼓勵生育的「重賞」,是不少國家的生育與勞工政策:


後記:香港侍產假的未來

千呼萬喚下,有關男士侍產假修訂草案終於在上月25日於立法會三讀通過,香港男士最快可於明年開始享有5天侍產假,陪伴家中妻兒。但相比上述國家,5天侍產假仍然讓香港這國際大都會在眾人眼中顯得落後。近年香港的生育率停滯不前,若要再改善現行的生育政策以提高港人的生育意欲,政府將要面對的最大挑戰,相信是在平衡僱主與僱員之間的權益上。

 

概念貫通


勞動力

這指一間公司或機構的工作者或社會中可被僱用工作的人 群,即包括已有工作和任何具工作能力的人。老年化、少 子化的情況長遠會減少勞動力,不利經濟發展已經成熟的 香港,將會窒礙其競爭力。今次延長侍產假有望提高夫婦 生育的意欲,從而補充社會的勞動力需求。


性別平等

性別平等指不同性別在政治、經濟、社會和家庭中應受到平等對 待,反對性別歧視。它是《世界人權宣言》的目標之一,旨在營造 性別平等的法律和社會環境,例如確保平等投票權、同工同酬等。 推動男士侍產假有助促進兩性在社會和家庭角色上的平等,減少兩 性間的偏見待遇,並反思兩性如何分擔育兒責任。

 

相關概念


企業社會責任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

性別平等 (Gender Equality)

勞動力 (Labour Force)

勞工權益 (Labour Rights)

 

詞彙選介


性別定型 (Gender Stereotypes)

經營成本 (Operating Cost)

侍產假 (Paternity Leave)

中小企 (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

 

思考問題


1. 政府在推行延長侍產假政策時會面對甚麼困難 ?

2. 有人認為「以延長侍產假來提高生育意欲是治標不治本。」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此想法?解釋 你的答案。

 

參考答案


1. 政府在推行延長侍產假時面對的困難:

不同持份者之間難達成共識:由於不同持份者之間(例如企業與計劃生育的勞工)有著不同價值觀和自身利益考慮(例如,經濟利益、家庭關係、僱員權益等),會堅持己見,不願讓步,最終難以達成共識。

難以滿足男士:由於香港的男士侍產假日數與國際標準上有甚大落差,即使如今成功增至5天。但亦可能因為未能與國際水平看齊而令男士不滿。


2. 大程度上同意:

剛分娩的女性,尤其是「新手媽媽」,十分需要丈夫在身邊支持,如分擔育嬰壓力,給予心靈支持等。惟目前男士侍產假只延長至5天,短得難以讓新手夫婦熟習育兒技巧,最終女性還是要獨自面對問題。由此可見,現時的制度難以滿足家長需要,難以提高生育意欲。

香港育兒的開支高、樓價高及香港教育制度落後才是香港低生育率的主要原因。在未能解決造成生育率低的根本問題時,延長侍產假對港人只是稍有幫助,仍難以讓他們安心生育。

小程度上同意:

延長侍產假有助解決女性需要獨自照顧初生嬰兒的問題。現今香港有不少雙職夫婦,他們在打算生育時均會考慮生育後有否足夠支援。尤其「新手媽媽」需要丈夫在身邊支持及協助,以減少育嬰的壓力。由此可見,延長侍產假能減輕夫婦對產後生活的憂慮,定能提高港人的生育率。

部分僱員可能因為照顧初生嬰兒而被迫申請「無薪假」,甚至需兩個星期或長達一個月,對他們的收入會造成影響。而延長侍產假不但增加男士與嬰兒相處的機會,更保障了其經濟收入,讓他們不用因擔心收入不穩而擱置生育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