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本書, 思考應怎樣看待資訊


首先感謝你在TLDR(Too Long Didn't Read)的年代,還在看這篇長文。在此,想與同學推薦我最近看的書:《拒看新聞的生活藝術》。「書」如其名,它就是想讀者思考,人們可否不看新聞過活?


或許你會驚訝,畢竟本科老師多會希望你多讀時事,接觸世界多一點,在考試時遇到不熟的議題或許也能「抄考」讀過的新聞。不過,若你曾照做,應有以下煩惱:

1. 跟車太貼;

2. 搜集了太多資訊;

3. 不知道哪些是假新聞;

4. 習慣了看新聞,不看會不舒服。


在資訊全球化下,資訊泛濫已是陳腔濫調的老問題。對此,有兩種極端的應對態度值得留意。一是總認為自己了解的事情不夠多而感到焦慮;二是因讀了大量唾手可得的資訊,產生一種「世界盡在我掌握」的心態。有資訊焦慮的人會容易墮入跟車太貼的陷阱,也容易在海量的資訊裡迷失,甚至「資訊上癮」,不看不舒服;而懷著「世界盡在我掌握」心態的人,則容易從大量資訊中選取能滿足自己成見的新聞,也就較容易認同假新聞。


無助了解真象的新聞還看嗎?


《拒》的作者Rolf Dobelli在書中舉了一大堆理由來說服我們不要看新聞:首先,他認為所謂「新聞」很多時候並不重要。今時今日的傳媒,報道新聞是商業決定,即讀者關心甚麼、喜歡讀甚麼、對甚麼有強烈感受……吸引眼球就是這些商業傳媒的主要目標。它們所報道的往往都是一些政治人物的意見和行動,或一時的天災人禍。這些都是令人注目的新聞,但會帶來長期改變嗎?他用了不少有關特朗普的報道為例—他在頭版的言論,很多時都不是最終決定。

他又指,這些例子反映了現代新聞的另一個特點,就是過分簡化。由於篇幅所限和對即時性的要求愈來愈高,使新聞故事愈來愈短,「深入」未必做得到,「淺出」卻是基本的要求。那些簡化的新聞故事限制了受眾對世界的理解,忽視事件起因及過程的複雜性,從而鞏固我們偏誤,使我們覺得世界諸事容易解釋,加深了偏見,也使我們在缺乏確實合理證據之下,錯估了面前的風險。換言之,閱讀煽動情緒或過分簡化的新聞往往不能協助我們了解世界真象,反而使我們的決定、看法和論據都建基於這些不穩固的前提上。


新聞「放負」加重無力感


再者,他指出新聞對讀者的心理狀態有不良影響。在頭版上的天災人禍往往聳人聽聞,使讀者覺得事情總是自己不可控制,自我感覺渺小。另外,在很多人的專業上,真正需要了解的事情其實不多。例如,他說一個建築師必須關注建築條例,但他對中國明天發射火箭,或某國的政局則毋須有直接而即時的關心。所以,新聞所報道的,往往是一般人「能力圈」範圍以外的事。勉強了解那些事情,只會添加無力感,使人變得消極被動。

而這些無力感及因煽情新聞而來的負面情緒一方面不能以正面消息來平衡,另一方面更加重了受眾的壓力,威脅其心理健康,亦?掉內心的平靜。再者,資訊焦慮亦使人不斷從不同媒體吸收資訊,使腦部負責專注力的部分變得不活躍,從生理上影響受眾的思考能力。

除了這些個人影響之外,新聞對社會的影響亦非常嚴重。作者認為新聞對恐怖襲擊的報道,其實變相成全了恐怖份子借暴力宣傳自己的目的,加上商業媒體又傾向傳播譁眾取寵的言論,結果妨礙公眾思考與討論,最終加速社會對立,阻礙民主社會的發展。


不看新聞又如何掌控資訊流?


在諸多通識單元裡,我們都會提及傳媒對青少年價值觀的影響。它有份建立青少年對世界的認知,為主流社會向青少年灌輸不同的意識、提供社教化的途徑之一。Rolf Dobelli的論點豐富了這些討論,並就傳媒如何導致一些青少年問題出現,提出了其見解。然而,這是否代表我們應完全不碰報紙、不讀新聞?


我們先看看作者的建議。首先,他不是叫我們完全不接觸新聞,他的意思是我們毋須即時接收所有新聞媒體推送給我們的資訊。他建議我們選擇分析時局及議題的書籍,且最多每星期在嚴肅媒體裡看看其每週摘要。他的理由有二:一、真正影響社會事務的多是大趨勢,而這些大趨勢大多不能在一時之間出現,而是每日累積出來,所以每日看新聞未必能夠察覺到,反而留待事件沉澱,讀讀專家的反思及總結,才能更清楚掌握那些事件的本質,而不用被新聞媒體即時的情緒化報道影響。

再者,他認為反正世界充斥著對時事時刻關注的人,那就不如讓他們為你找出重要的時事。用他的講法,這類人多數會樂意分享自己對時局的了解,也能讓你了解社會輿論最關心的議題是甚麼。

而他最極端的建議,對大部分同學來說應該都很沒趣:偶爾應該選讀好的教科書,因為內裡密集式地提供了讀者在該學科裡穩妥的概念與知識,有了這些札實的知識,才能對世界作出合理分析。上述這些方法,看起來就像是營養師對減肥人士的要求—保持「均衡」營養,只吃有助身體發展和運作所需的「食物」,未必好吃,但很健康,近乎「資訊節食」。


資訊節食可行嗎?

以這種「資訊節食」的方式去生活確實有必要。近年,與政治制度有關的新聞愈來愈多以「有消息指」為題,那些未經證實甚至無法證實的消息卻成為新聞頭條。而從近月社會事件的報道方式可見,不同傳媒會把報道當成透露立場、製造輿論的途徑。面對這兩類現象,傳統的建議是以「多看不同傳媒的報道」來解決。惟近年正值網媒冒起的年代,「傳媒」多不勝數,這樣做反而使資訊焦慮的問題惡化。「資訊節食」某程度上可以將該兩類新聞過濾,減少它們對個人的影響,尤其減輕了重複觀看所帶來的焦慮及負面情緒(畢竟在不同傳媒看同一事件的報道,也是將自己反覆投入其中,反而加強了自己對事件的情緒及偏見)。

不過,「資訊節食」可取,至少要滿足兩個大前提:一、沒有「樣樣都知」的必要;二、我們有一些嚴肅的傳媒可選擇。而在這個時刻,作為通識科的老師,確實有具體的憂慮。

首先,「資訊節食」的原則是吸收「運作」所需的資訊,通識科的「六大單元」範圍甚廣,按此要求確實可將每份報紙完全吞下。頭版及各項評論固然要讀,副刊中有關對潮流、生活甚至娛樂的版面,也豐富了(文化)全球化及個人成長兩大單元的論述。如果要讀好此科,要求的「腦力」勞動是如此的密集,那麼資訊吸收量高也是理所當然吧?


再者,香港媒體(甚至是華文媒體)有營養價值高的資訊來源可以選擇嗎?《拒》的作者建議了一些國際媒體,如《經濟學人》、《衛報》、《紐約時報》,甚至《半島電視台》為每週的重要資訊來源。這些在我們認識全球性議題時或許用得著,但華文媒體能有同等公信力、有跨地域認受性、願意刊登長文的媒體卻略為欠奉。要求「資訊節食」可以,但在「糧食不足」的環境下,節食似乎很奢侈。

另一方面,節食也要看時候。在體能需求量大的時候,如學校運動日或旅行日之類,我們也許還是要相應多吃來維持身體所需。而目前在新冠肺炎的疫情下,每日的疫情發展確實影響著我們的日常生活;而之前的社會事件,某幾日也確實影響不少人的通勤。若實行「資訊節食」,難免落後於形勢,如來不及買入口罩和大米,或未必能保障自己的生活。

 

概念貫通


公信力

公信力是指一種社會信任,獲得公眾滿意和信賴的 能力,也代表一個制度存在的權威性和對公眾的影 響力。作者沒有否定了解時局及社會議題的重要 性,因此建議人們要選取有公信力的媒體作吸收資 訊的來源。


資訊全球化 在全球化下,信息自由流動,國與國之間在資訊上有更頻繁的交流,資 訊、消息與知識趨向融合,國家之間的界線變得更模糊,個人彼此之間 的關連在某種意義上愈來愈密切。雖然部分外國資訊也會影響我們的日 常生活,但資訊全球化無疑令我們接收到愈來愈多「能力圈」範圍以外 的資訊。

 

相關概念


公信力(Credibility)

資訊全球化(Globalization of Information)

大眾傳媒(Mass Media)

社教化(Socialization)

 

詞彙選介


能力圈(Circle of Competence)

資訊節食(Information Diet)

無力感(Powerlessness)

簡化(Simplify)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公眾若能有效挑選資訊,會對社會產生哪些正面影響?

2.「資訊節食」更有效使本地青少年理解時事。試舉出一個支持及一個反對的理由。

 

參考答案


1. 公眾有效挑選資訊對社會產生的正面影響:

  • 公共討論若能建基於正確、合理的資訊,能鼓勵有論據和邏輯的討論,從而提升討論質素,促進民主社會的發展。

  • 公眾能防範情緒被煽動,減少受一時的社會情緒及輿論影響對公共決策的看法及立場。加上公眾若能綜合不同角度並有質素的觀點,從中了解各持份者立場,有助加強社會凝聚力,社會較大機會取得共識。

  • 公眾若減少接收煽情、炒作的新聞,能減少對社會事件的心理壓力和負面情緒,減少出現集體無力感或創傷後遺症的機會,有利公共衞生。


2. 支持:

  • 現時一般青少年接觸到的資訊量實在太多,實行資訊節食能使學生有效運用時間,減少資訊焦慮之餘,亦能減少他們接觸不良資訊的機會。

  • 隨著網媒興起,青少年難以一一判斷資訊來源的水平,透過實行資訊節食可以使他們學習和習慣篩選有質素的資訊。

反對:

  • 本地有質素的媒體不多,難以讓青少年透過對比有質素的意見來達到充分了解議題的目的;勉強推行只會加強偏見,得不償失。

  • 近年社會及世界事務變化得太快,很多事件如疫情對社會有即時影響,進行資訊節食會對青少年的生活有具體影響,如落後於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