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20東奧看奧運的吸引力與影響


最矚目的體壇盛事、日本舉國上下準備已久的2020年東京奧運,尚有四個月就要開幕了。然而,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令它能否如期舉行尚不得而知。到底舉辦奧運對日本有多重要?若取消又有何影響?

取消奧運有先例 取消奧運這樣大型的國際盛事,是難以想像的。不過,今次並非首次奧運面對被取消的威脅,也非東京首次面臨這抉擇。首屆奧運會於1896年在希臘雅典舉行,之後每四年舉行一次,期間1916年柏林奧運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取消;1940年東京奧運及1944年倫敦奧運因第二次世界大戰取消。 當年,東京擊敗巴塞隆拿、羅馬及赫爾辛基等城市,獲選為第12屆奧運的主辦城市,是首個非西方城市取得主辦權。不過,後來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全國資源因此緊拙起來,日本奧委會在軍方壓力下,放棄主辦權,改由芬蘭的赫爾辛基主辦。不過,芬蘭與蘇聯於1939年爆發戰爭,令該屆奧運終需取消。後二戰時期的第一個奧運繼續由倫敦舉辦,而東京則待1964年才再次主辦奧運,是日本二戰投降後的19年。


再奪主辦權象徵戰後重生

戰後的日本元氣大傷,面對通貨膨脹和失業問題,經濟已臨崩潰。不過,因國際進入冷戰時期,她成為美國抵禦蘇聯影響的橋頭堡,獲得極大經濟援助,加上戰後重建及爆發韓戰重振國內重工業,令經濟迅速發展,於50年代後期已全面復甦。須知道,舉辦奧運的營運成本雖由奧委會(IOC)負擔,但其他開支全由主辦城市負責,而大部分城市除了小部分固有設施可用作比賽場地外,都需大興土木建造新場館,以及相關配套設施,例如接待各國選手的選手村、接待大量遊客的酒店、交通等基礎建設…… 從這角度去看,日本在1955年申辦奧運,敗給意大利羅馬;1959年再接再厲,終於成功,無疑反映日本政府及奧委會都對日本未來經濟有一定信心,亦象徵日本走出戰後的傷痛和低迷經濟,邁向新一頁。


奧運推動城市規劃

儘管舉辦奧運的開支龐大,但主辦權仍然是各國爭奪的目標,因為它也帶來短中期的經濟效益。首先,籌備奧運時將會有大量基建,帶動建築、建材、通訊、環保等行業發展,創造大量職位。如日本政府就在1959年成功申奧後,花近64億美元來興建大型基建,包括興建新場館和修建配套設施,加快東京的城市轉型,當中不乏成功例子。



當年最令人驚艷的場館,是由丹下健三設計的代代木競技場。由於在之前未有亞洲建築師設計過如此大型的體育場館,這對於日本的建築師和工程師都是一大挑戰。丹下健三戰前畢業於東京大學建築系,戰後到東大的研究所繼續進修,是日本土生土長的建築師。他以日本古代神社的圓形和豎穴式的住居為靈感,設計出外表呈螺旋狀流線型的場館,而且內裡120公尺長的空間沒有落柱,展現出廣闊的空間感,美感與功能兼備,得到奧委會的特別功勞獎,更令日式建築聲名大噪。




原本戰後殘破的東京,只有30%路面鋪上柏油(用於鋪路的黑色油狀物體,是以前鋪設平坦道路的主要物料),至奧運開幕前則達70%。高速公路和地下鐵路網也為迎接大量奧運觀眾和旅客而擴建,包括接通羽田機場和市區的單軌電車、名神高速公路及東海道新幹線。 向世界打開大門 至於舉辦奧運期間,大量運動員、隨團人員、觀眾及旅客到訪,則可振興旅遊業,一併帶動酒店、飲食、零售等。而贊助費、售賣門票、轉播權、特許權等也是龐大的收入。當年東京奧運是首個被直播的奧運,有250個贊助商,當中有香煙品牌獨力贊助逾一百萬美元。惟根據《舉辦城市合約》,奧運大部分收入都需與奧委會拆帳,而且比例上奧委會佔多。 此外,舉辦奧運也是展現軟實力的好時機。當年,日本政府在東京奧運開幕前進行了不少街道美化工程和垃圾回收工作,並呼籲國民不要在路上飲酒、丟煙頭、在電車上大聲說話等;還要熱情待客,保持風度;若日本運動員在奧運比賽輸了,也要熱情鼓掌。結果,日本的國際形象及國民質素獲外國人一致好評。

長遠效益潛力大 不論是新建的場館及配套設施,抑或是國家的形象,主辦奧運所帶來的益處在運動會過後仍然存在。1964年東京奧運過後,國家步入近30年的高速增長,而其市區和周邊地區已規劃成完整的宜居城市和觀光目的地,加上多了外國人認識,多年來旅客絡繹不絕。政府又參考東海道新幹線,在東北、長野、上越、山形、秋田、山陽、九份等都鋪設新幹線,將國家打造成一日生活圈,旅遊業亦得以在其他區份發展。而當時興建的場館,如代代木競技場至今仍用作冰上曲棍球、籃球、世界柔道錦標賽及花式滑冰錦標賽等的比賽場地,亦是2011年世界競技體操錦標賽的訓練場館,更會租給歌手舉行演唱會,物盡其用。目前,它正在翻新,預計將用作2020年東京奧運的手球比賽場地,減省興建新場館的開支。 可以這樣說,奧運除了是國際大型運動賽事,更是推動城市成長和國際化的機遇,亦凝聚了一整代日本人,加強國民認同感和自信。2011年,日本《讀賣新聞》舉行了「昭和時代的象徵」的民意調查,排名最高的事件正是當年的東京奧運,可見它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

奧運是特效藥還是毒藥? 從當年的東京奧運,或多或少可看到2020再次主辦奧運的重要性。日本經濟自上世紀90年代出現一連串問題,包括廠商遷移到海外、國內產業空洞化、樓市及股市泡沫爆破、勞動力不足、貧富懸殊、首都與地方經濟發展不均等,經濟學家統稱為「日本病」。這病令日本各項經濟指標由創新高變成一落千丈,至今維持低增長,亦帶來不少社會問題。上月中,日本政府公布去年第四季國內生產總值按年下跌6.3%,反映經濟仍陷低谷,缺乏活力,故2020東京奧運無疑被朝野視為一顆特效藥。不少分析認為,今年奧運的主題定為發現明天(Discover Tomorrow),正有帶領日本重生之意,期望重演當年的奧運奇蹟。 不過,不說或許不知,日本也有不少民眾反對再次主辦奧運,認為勞民傷財,拖累經濟。雖說不少配套設施會在奧運後繼續使用,但興建時主要以選手、旅客的角度出發,有時反而忽略了居民的需求。而興建場館時,又以公共利益之名影響居民生活,甚至將部分民居拆遷。經濟學家Andrew Zimbalisty在其著作《奧運的詛咒》就提到,其實主辦奧運使用了大量有更好用途的公共土地和公帑,經濟利益卻主要流入財團,居民無法得益;而奧委會所謂的「長遠利益」,更是長遠得難以計算實際作用。



一旦取消打擊沉重

當然,日本對2020年東京奧運的投資大都已成定局。據官方數字,政府對2013至2020年這七年籌備期的預算高達126億美元(約982億港元),而日本審計委員會指實際成本更高達250億美元(約1,948億港元)。日本企業亦已就奧運投資近30億美元的贊助費,各大城市的酒店也因預料遊客大增而擴建或斥巨資翻新。

東京都政府原本估算,奧運前期經濟效益約為3萬億日圓,能創造約30萬個職位;亦有經濟學家估計奧運期間及之後的經濟效益可能高達27萬億日圓,創造約163萬個職位。若奧運被取消,不論這些估算是否準確,都必然讓日本蒙受巨大打擊。

抗疫不力或滿盤皆落索

其實,日本是島國,加上醫療衛生水平高,過去未曾爆發過大規模傳染病;2003年沙士在東南亞擴散時,她也能保持零死亡個案。可惜,今次日本政府顯然嚴重低估武漢肺炎的威脅,混亂的應對措施也凸顯應變能力欠奉。例如,當局竟讓部分鑽石公主號的乘客未經隔離觀察便自由活動,未嚴格限制中國遊客進出,甚至竟有官員說出「武漢肺炎患者只要沒有像哥斯拉那樣大聲咳嗽就不會傳染」的莽言,反映當局對疫情掉以輕心。此外,也有分析認為日本政府只是遵從世衛組織的意見,因此早段對疫情較樂觀;加上配合東京奧運,日本正以Visit Japan為宣傳口號,難以如新加坡和台灣般果斷「封關」。

目前,多項奧運資格賽已受疫情影響,如世界羽聯多場積分賽需取消,港將曹星如有份出戰的奧運拳擊亞太區外圍賽則要改地點及延期。而奧運義工的培訓也需延期,就連火炬傳遞規模據報亦會縮減。雖然日本政府多次強調2020東奧能如期進行,甚至推遲到年底舉行,但最終決定權仍在奧委會手裡。惟有寄望疫情真如北京官員所言,於四月能受控。

 

概念貫通


奧運經濟

這指舉辦奧運會前後的一定時期內,所發生的一切直接 或間接的經濟活動所形成的經濟效益之總稱。近年,要 求國家考慮清楚主辦奧運對綜合國力的利弊,以及促請 奧委會改革的聲音愈來愈大,擔心主辦奧運造成大量浪 費和不必要投資,成為國家的負累。


公共資源 公共資源是一個社區或地區成員共同擁有的有形及無形財產,又稱公共 財產。這些資源包括公帑及天然資源等,通常由當地政府負責管理。有 關公共資源的討論,往往集中在是否公平分配及能否有效運用兩方面。 雖然主辦奧運耗用大量公共資源,但奧委會一直強調部分資源在會後可 繼續為主辦城市服務,一舉兩得,是善用公共資源的方式。

 

相關概念


綜合國力(Comprehensive National Power)

奧運經濟(Olympic Economy)

公共資源(Public Resources)

軟實力(Soft Power)

 

詞彙選介


主辦城市(Host City)

基礎設施建設(Infrastructure)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

昭和時代(Shōwa Era)

 

思考問題


1. 說明表一顯示的一個現象及可能導致該現象出現的原因。

2. 討論一個城市在申辦奧運前須考慮的因素。

 

參考答案


1. 表一顯示的現象及該現象出現的原因

現象:申辦奧運的國家數目愈來愈少,由1997年有12個國家競爭,下降至5個,跌幅逾半。

現象出現原因:主辦奧運的成本效益日益下滑,令申辦奧運的吸引力下降。首先,奧委會常以城市籌備預算作選擇主辦城市的主要考慮,令申奧變成城市爭相花錢的比賽,勞民傷財。其次,隨著旅遊普及,因奧運而出遊的遊客減少,而且出現了其他成本較低的宣傳方法,如與電影公司合作,外借拍攝地點並改為旅遊地點;引入知名品牌,打造購物熱點等;這些方法都因網絡面世而令宣傳效果放大。第三,主辦奧運期間,大部分收益歸奧委會,而所謂長期收益又難以計算,令申奧面對民間的反對和質疑愈來愈大,叫城市卻步。


2. 一個城市在申辦奧運前須考慮的因素

財政穩健狀況:申奧的計劃書裡要承諾多項巨額開支,而且金額愈高愈有機會被奧委會選中。但奧運籌備年期甚長,期間國內外經濟環境有機會出現變數,也有可能面臨影響奧運會舉行的突發情況,如天災、疫症等。因此,申辦前應考慮箇中風險,並衡量國家財政是否足以應付。

成本效益:城市應研究主辦奧運的預期經濟及非經濟收益,以衡量成本是否與效益相符。如考慮用作興建場館的公共資源的機會成本,能否帶來其他更具效益的用途。同時,亦應考慮有沒有比主辦奧運更低成本的方法去達到相若的效益,如透過打造新旅遊景點、推出遊客免稅優惠、推出生態旅遊等來吸引遊客。

基建需要:主辦奧運等同大規模改造和規劃城市,將會有多項基建落成。申奧之前,政府應考慮城市的發展需要,減少花巧而無法在奧運後續用的基建,避免浪費及減低成本。

民意:主辦奧運要動用大量公共資源,因此必須考慮民眾是否同意,抑或希望政府處理其他問題或往其他方向發展。此外,申奧的基建計劃也要考慮民意,方便遊客、選手外,也要確保符合民眾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