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遠愈安全 談疫情下的人際關係



全球多國受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紛紛呼籲民眾採取各種防疫措施,除了勤洗手、戴口罩外,還要保持適當社交距離。回想這場疫情之前,不時有報道、評論、研究指出現代人的孤獨問題衍生孤獨死危機、情緒病個案上升等全球性公共衞生問題。而當社會開始留意到這些問題的嚴重性時,卻迎來一場需要透過與人保持距離來保命的挑戰……

為防疫全球疏離


現時大部分國家不是「封關」就是局部封關,外遊接近完全停頓,很多留學生、公幹員工都在情況許可下提早回國,人口流動大大減少。此外,不少地方停課、停工,以減少人流聚集並防範新冠肺炎在交通工具、課室、辦公室等密閉空間傳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全球目前有185個國家停課;香港亦早於2月初停課至今;各位老師和學生只好借助各種電子科技繼續教學,務求停課不停學。部分公司則積極鼓勵在家工作。為作榜樣,很多政府部門亦只維持有限度運作,讓公務員居家工作。

隨著疫情愈趨嚴重,導致多人染病及死亡,各地防疫措施亦逐漸「加辣」,政府由呼籲市民保持社交距離及減少社交活動,變成禁止人群聚集和規定市民留家隔離。以香港為例,在上月下旬,政府訂立《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組聚集)規例》(第599G章),禁止市民於公眾地方進行多於四人的群組聚集,只有部分情況獲豁免,如乘搭交通工具、執行政府職能、工作、出席婚禮或喪禮、接受醫療服務等,亦透過規管餐廳人數和座位來減少人群接觸。馬來西亞實施禁足令,只容許「一家之主」外出替家庭購買日用品。英國和德國亦下令,除了家居同住者外,原則上禁止兩人以上在公眾場所聚集。新加坡則以十人為上限,學校和職場獲豁免。美國部分疫情較嚴重的地區已頒布居家令,除非必要和緊急的工作或活動,否則所有人須留在家中。



與人隔離心理受壓


雖然這些措施或有助切斷傳播鏈,但有心理醫生指,缺乏社交同樣影響身心健康,尤其是若疫情持續,隔離措施可能要維持一段日子。今年2月有一份研究論文出爐,學者透過了解曾因沙士、中東呼吸綜合症、H1N1、伊波拉等傳染病而被隔離的人士,探討隔離經歷如何影響人們的心理健康。論文綜合了幾項隔離人士在隔離期間出現的心理問題:

焦慮疫情之下,接受隔離者會擔心自己受感染或傳染他人,即使身體無大礙,都容易「疑神疑鬼」,放大任何症狀。如果隔離期間,政府或有關部門未有清晰解釋隔離原由,缺乏指引或支援,會令他們更焦慮。

情緒低落因為上班上學,甚至到街市買菜等固有生節奏活被打亂,也因為減少外出和身體接觸而經常感到苦悶、灰心、被孤立。若然因隔離而缺少生活必需品,也會令他們感到失落和絕望。


現時,不少人的心願都是疫情儘快過去,生活回復正常。惟上述研究發現,即使隔離時段完結,也不代表隔離人士的心理問題就此消失,部分更有非常長遠的影響:

社經性悲傷隔離令不少人的事業受影響,如「手停口停」或被裁,令他們被隔離後的生活更艱難,以致性情變得暴躁和精神緊張,也更容易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焦慮症的病徵。

被孤立大部分參與研究的受訪者稱,因為與確診者有接觸而被隔離,即使確定沒受感染,仍有感不被他人、鄰居甚至家人接納,如對方不再邀請他們出席聯誼活動,以驚恐和懷疑的態度對待他們等,令他們倍感孤單。


反思關係好時機?


或許有人會難以相信缺乏社交竟會帶來如此嚴重的後果。事實上,也有不少人以目前狀況開玩笑,如自稱性格內向,留在家自我隔離是求之不得;或自嘲一向沒朋友,與人保持社交距離毫無難度。不過,實情可能只是他們沒察覺到日常那些不顯眼的交流而已。心理學學者Gillian M. Sandstrom和Elizabeth W. Dunn於2014年發表的論文指,一些「弱聯繫」的社交,即與親友以外,只是見過面但了解不深的人,甚至與陌生人的交流,都有著驚人的力量。

那是因為與別人,包括陌生人相處時,大腦會釋放催產素,又稱為「愛的分子」。它是一種讓人愉悅和減壓的神經傳導物質,也會使人有仁慈、友愛和同理心等,而且能改善健康—降低血壓和心率。故此,即使平日不是經常與朋友聚會或參與聯誼活動的人,因防疫而被迫留在家裡,其實已大大減少了日常社交。再說,上班上學或不起眼,但人們從中接觸到正規或非正規群體,與同事、師友建立的人際關係,都在滿足對聯繫感的需求。

當然,與親友相處,以及擁抱等身體接觸能讓大腦釋出更多催產素。因此,有醫生建議,既然目前需要減少外出,不妨藉此機會多與家人溝通,多擁抱,多表達愛意,彌補過往或被忽略的家庭關係。有《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甚至建議讀者與家人訂個「新門規」,留在家時,每位家庭成員每兩小時就要獲得一個20秒的擁抱。他祝願:「如果把這做法養成一個習慣,疫情完結後大家或會變成更好的人—減少對社交媒體的依賴,懂得與人有眼神接觸,而且能夠自在擁抱家人和朋友了。」

科技成社交救命草


疫情來襲,不幸之大幸,是人們可以借助各種網絡科技維持有限度社交。現時有各種網絡通訊軟件,人們可以透過視像通話等方法跟不同住、目前不便互相探望的親朋聯絡。同時,也可憑電郵、雲端設備、通訊軟件居家工作或居家上課,維繫既有社交圈子。






或許,正如Lomanowska教授所言,現代都市人已習慣用科技來溝通,仿似我們已為這場疫症而來的隔離日子做好準備。不過,有兩件事始終不能忽略:一,是實際的人際交流極為珍貴,非科技可代替;二,是儘管科技減少了隔離日子的不便,但社會有部分人的隔離日子,將會因不同原因而異常煎熬,需要人們的同理心去諒解。

 

概念貫通


網絡社群

網絡社群是由網民透過互聯網,互相認識對方和分享意見、 知識的群體,且從而建立人際關係。儘管很多時人們批評網 絡社群建立的人際關係不真實、較疏離;然而,在疫情肆虐 下,多留在家、與人保持距離是為人為己的舉措,使網絡社 群的交流變得尤其珍貴。


負面情緒

心理學上把焦慮、緊張、憤怒、沮喪、悲傷、痛苦等情緒統稱 為負面情緒,這些情緒甚至會引起身體不適,影響身心和生 活。儘管已有多項研究證實負面情緒不只是「心情差」,而是 會損害身心健康的心理痛楚,社會對此的關注仍然不足。如早 前便有台灣藝人諷刺抑鬱症患者「不知足」。

 

相關概念


網絡社群(Internet Communities)

人際關係(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負面情緒(Negative Emotion)

壓力(Stress)

 

詞彙選介


傳播鏈(Chains of Transmission)

催產素(Oxytocin)

社經性悲傷(Socioeconomic Distress)

居家工作(Work From Home, WFH)

 

思考問題


1.「社會有部分人的隔離日子會因不同原因而異常煎熬。」試舉出三個例子來解釋這聲稱。

2. 因應上述答案,建議一些方法以減少隔離對該些群體造成的負面影響。

 

參考答案


1. 三個在隔離日子異常煎熬的群體:


長者長者的日常社交活動,如到酒樓飲茶、到公園與朋友聊天,或待親友探訪等都很大機會因隔離日子而暫停。由於他們較不習慣或不懂使用電子科技,較難在隔離期間維繫人際關係。再者,有部分長者獨居,而社工看護探訪服務亦因疫情而暫停,令他們失去援助與支持。 基層部分基層從事外判工作,工作機會或時數因疫情大減,影響收入。再以基層學童為例,他們或缺乏電子及網絡設備來進行網上課堂、與朋友聯繫;也有基層學童反映會因要展示自己細小或破舊的生活環境而影響自尊,甚至情願逃課。 特殊需要家庭部分學童的治療服務因疫情而暫停,如言語治療、自閉症治療等。這不但影響他們的療程,亦大大減少他們的社交機會;其家人亦失去了迫切的協助。

2. 減少隔離對該些群體造成的負面影響的建議:


關心長者長者的親友、負責社工可改用電話與長者保持聯繫,送上關心,如了解他們的隔離生活、困難,或向他們解釋隔離的原因和重要性,減少他們的焦慮和孤立感。

協助基層雖然學校停課,圖書館停開,但有機構仍能在縮減運作時段下為基層學童提供協助,如外借電腦等。學校亦應主動了解在網上課堂缺課的同學所遇到的困難,並儘可能提供協助。而政府應向基層勞工提供資助,並呼籲僱主不要裁員。

有限度提供治療服務部分治療服務能透過視像進行,如治療師可獨自在辦公室透過視像通訊接見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如疫情受控,可考慮分批恢復治療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