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賣兒童屢禁不止,如何是好?


中國拐賣兒童的問題一向為人詬病,近年隨著科技進步,民間和政府都希望以之來減少這類悲劇,如公安部與科企阿里巴巴合作開發兒童失蹤資訊緊急發布平台;亦有不同科研機構建立兒童虹膜防丟數據庫。然而,有學者認為這些都不是治本之法……到底中國拐賣兒童的問題為何未有改善?

拐賣兒童問題嚴重 中國的拐賣兒童問題有多嚴重?直至現時都未有官方數據解答。「寶貝回家」是中國最大的免費尋親公益網站,且與公安部門合作,故在欠缺正式統計下,它的資料庫被認為較有參考價值:

「寶貝回家」除了接受家庭登記以尋找失蹤子女,也接受被拐子女登記以尋找親生父母,還有網友登記在街頭流浪乞討的孩子資料;而且,過去不少農民不懂上網,未有登記其失蹤子女個案,故拐賣兒童的真實情況必定比上表嚴重。


嬰孩成謀利商品


拐子黨拐走孩子後,帶到千里之外不過花數百元人民幣(下同),賣掉後卻能賺七至八萬元,如在發達地區,男嬰更能賣十多萬元,利潤極豐厚。被拐的主要是男孩,多被賣作養子。年紀愈輕的男孩愈容易成為目標,不僅因為容易下手,更因為他們記憶少,較易融入收養家庭。


高價全因有需求。「寶貝回家」綜合了被拐孩子的口供,發現其買家多在福建、河南、廣東和河北,多以務農或捕魚為生,家中需要男丁勞動。而且,中國傳宗接代的傳統思想和重男輕女的陋習,都令不育和生不到男孩的夫婦渴望收養男嬰。惟合法收養的手續繁複、條件嚴謹,如被收養孩子須年滿14歲,收養人必須年滿30歲和本身無子女,且要繳交高達十多萬元的福利院贊助費,加上福利院少有健康健全的孩子,令他們往往選擇從人販中買孩子,衍生龐大的市場。如幾年前公安便曾搗破四個網上販賣嬰孩集團,拘捕1,000多名拐子黨、網站管理員、買賣仲介等,救出382名孩子,可見犯罪集團規模之大。公安指,網上販賣不受地域限制,令他們在調查和取證上都遇到很大困難。


人海茫茫僅0.1%得以團聚


父母與失蹤孩子團聚更難。被公安救出的孩子因年紀小,記憶和線索不多而未能尋覓其親生父母,只能進入福利院,遑論未能救出的。有媒體估計,中國每年失蹤兒童達20萬人,而成功與父母團聚的只佔0.1%。如韓鋒就是不幸中之大幸。韓鋒是個修錶匠,31年前有一行人找他修錶。他專注修錶一不留神,他們竟與兒子小君一同消失。他四處尋找,附近小食店老闆說有幾個男人買了糖,牽著一個男孩走了。韓鋒夫婦從此踏上尋親路,到不同地方派傳單,一有線索就穿州過省查證,但積蓄花盡只得回家,在小君被拐的地方繼續擺檔修錶,怕他若回來找不到。


其後,韓鋒的二女韓韓在「寶貝回家」登記哥哥的資料,又帶兩老參加尋親節目都無功而回。幸好擺攤尋子的故事在社交網絡廣傳,得到媒體報道,有熱心人看到後認為其朋友是小君,並提供對方的電話。不過,韓鋒多次致電,對方都不肯接聽。熱心人向韓鋒解釋,對方的養父母患有重病,故他猶疑應否此時與親生父母相認。後來,他終於同意讓公安做基因比對,結果證實對方是小君,並得以相認,但失去的時光卻怎樣都補不回來了。


科技是根治問題的轉機?


當局為打擊拐賣兒童問題,對此刑罰很重,人販可被判死刑,而2015年更修改《刑法》,令買被拐孩子的人亦要負刑責,有機會入獄三年。惟若沒有虐童或阻礙搜救可免被起訴。此外,政府和民間都積極以科技輔助,如公安與阿里巴巴合作推出「團圓系統」,讓民警第一時間上傳失蹤兒童資訊,並發放給周邊民眾,成為警民合作快速尋人的平台。系統於2016年中?用,截至2017年共發布2,508名失蹤兒童訊息,找回2,422名,其中45名屬被拐。


有科研機構則發起公益項目,收集初生嬰兒至12歲兒童的眼睛虹膜資料並組建數據庫,即使失蹤兒童長大,容貌改變,也可以透過虹膜訊息確認。服務受家長歡迎,至今已有1,500名兒童登記,預計今年再增2,000名兒童的資料。


有人相信,科技在偵查和震懾拐子黨上起了重要作用;但亦有人認為這些方法治標不治本,必須提高買賣兒童雙方的刑罰,才能根治問題。


 

概念貫通


資訊科技

資訊科技是處理資訊所採用的各種科技的總稱,主要應用電腦科學和通訊科技來設計、開發、安裝和實施資訊系統及應用軟體。電腦和互聯網的普及,令使用電腦生產、處理、交換和傳播各種形式的資訊日益普遍。隨著中國科技進步,官民雙方都希望以之輔助,解決猖獗的兒童拐賣問題。惟有意見認為,花巨資建立大數據「團圓系統」和虹膜數據庫不及提高刑罰治本。


留守兒童

留守兒童是中國的一個社會現象,指兒童的父母需到其他城市打工維持生計,但由於無法付擔城市生活的高昂開支,而無法接孩子進城,結果令孩子在成長階段留守家鄉、農村。有分析指,改革開放期間,大量父母進城打工,孩子成為留守兒童,由老邁的祖父母照顧,甚至無人照料,屢屢成為拐子黨的目標。

 

相關概念

成長與發展 (Growth and Development)

資訊科技 (Information Technology)

留守兒童 (Left-behind Children)

一孩政策 (One-child Policy)

 

詞彙選介

收養 (Adoption)

中國《刑法》 (Criminal Law of the PRC)

死刑 (Death Penalty)

拐賣兒童 (Trafficking of Children)

 

思考問題

1.根據資料,分析杜絕中國兒童拐賣問題的困難。

2.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利用科技只能有助調查兒童拐賣案,提高買賣兒童的刑罰才可治本」這觀點?

 

參考答案


1. 杜絕中國兒童拐賣問題的困難:


文化和政策影響:中國重男輕女、養兒防老、傳宗接代等傳統思想為沒有男丁和不育的夫婦帶來巨大壓力;而且,中國過去長年實施一孩政策,不少想有多於一名孩子的夫婦為逃避高達百多萬元的「超生」罰款,情願非法收養,令買男孩的需求不絕。


利潤豐厚吸引犯案:拐賣孩子可賺七至八萬元,甚至十多萬元,無本生巨利相當吸引,以致屢禁不止。


拐賣容易:孩子當街被拐本應難度甚高,惟中國社會有很多見義勇為反被騙或誣害的例子,令不少人變得冷漠,只要事不關己就不會幫忙,因此拐子黨遇到的障礙不多。而且,隨著大量留守兒童出現,亦令拐子黨容易成功。


合法收養不普及:合法收養的手續繁複,條件嚴謹,如要求孩子達14歲才可被收養,令有意的夫婦擔心對方難以融入家庭。其次,最常買被拐孩子的是農民或漁民,他們需要男丁勞動,加上農村養老保障較差,因此養兒防老的觀念較強。惟福利院收取高昂費用,他們難以承擔;加上裡面較少健康健全的孤兒,不符他們收養的目的,因此往往選擇買男孩。


2.大程度上同意


可杜絕需求與供應:雖然現時人販可被判死刑(多數變成無期徒刑並有量刑),但由於買方的刑罰不重,只是有機會入獄三年,若無虐童或阻礙搜救更可免被起訴。這對買孩子非法收養的行為阻嚇性不足,令拐賣孩子的需求持續。提高買賣孩子雙方的刑罰,就能杜絕需求和供應。


驅使人們依正途:想收養孩子的人,可依循合法的收養途徑;想多要孩子的人,也可交罰款「超生」,但他們大多選擇非法收養,反映相比付高昂的福利院贊助費和超生罰款,花約十萬買孩子,而且只要不虐童和阻礙搜救,將來即使被發現也能免被起訴,明顯後者較划算。因此,只要提高買被拐孩子的罰則,便能軀使人們依循合法途徑收養孩子。


科技只能被動調查:科技輔助下,如團圓系統,雖然在尋找失蹤兒童上成功率達九成,但只能在事發後起作用,無助根治拐賣兒童的行為。而虹膜數據庫則更未有對症下藥,只能在找到孩子後確認其身份,雖較基因比對速度較快,但更多失蹤兒童是未能尋回。反之,提高刑罰能在事前震懾拐子黨,主動應對問題。


小程度上同意


科技有助震懾拐子黨:團圓系統推出一年多,發布2,508名失蹤兒童信息,找回2,422名,成功率達96.6%;建立虹膜訊息資料庫,可在毋須父母基因比對下,已能得知其家庭資料。這些科技能有助公安儘快識別、尋找被拐孩子,提升緝捕拐子黨的能力。當拐子黨深知在科技協助下,自己容易被抓,孩子又有更好的保障,自然不敢下手。


事實證明重刑無用:現時《刑法》對拐賣孩子的判刑極重,可達死刑,即使緩刑也要面臨多年牢獄生涯。然而,面對如此嚴厲的罰則,拐賣孩子仍時有發生,可見高刑罰不能治本。

多管齊下方能治本:中國拐賣兒童問題猖獗,背後有多個原因,包括政治方面,如一孩政策的後遺症持續,以及收養制度的不足;社會方面,如重男輕女、養兒防老、傳宗接代等觀念未除;經濟方面,拐賣兒童利潤豐厚,吸引人犯案等。因此,治本也要多管齊下,如改善收養制度的弊病,調低門檻;進行公眾教育,摒棄不合時的迂腐思想;透過科技加強保護孩子,而非單純提高刑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