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舊衣未必環保,怎麼辦?


油塘早前有保安監守自盜偷舊衣被捕,屯門、深水埗及鰂魚涌等都曾有舊衣失竊,元朗區議員麥業成更聽聞有組織的「偷衫黨」存在。部分偷衫者或許不知有機制可免費申領衣物,才以身試法,但消費主義大盛,本地不少被捨棄的衣履近乎簇新,有時連標籤牌都未剪掉,背後原因為何?所造成的環保問題又該如何解決?

港人丟棄舊衣物實況

綠色和平曾指,港人每分鐘拋棄約1,400件T恤,一年數量足以鋪滿2.5萬個香港大球場,當中少於四成會被回收;然而,平均每生產一件T恤和一條牛仔褲需耗約5,000加侖水,嚴重破壞環境。


再者,不少捐贈的衣物其實無法回收,最後都是被送去堆填區。救世軍表示,內衣褲、床單、毛巾、床上用品和已破損物品,因衞生問題一概不會回收。此外,冬季衣服亦廣見於回收箱,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直指,大部分回收衣服都是出口至東南亞和非洲,厚重衣服恐得物無所用,到頭來又是送去堆填區棄置。

速食時裝帶來的問題

英國經濟學者Tony Hines表示,時裝界以往分四季推出新款式,但已陸續為鼓勵消費而轉行速食時裝模式,每個星期推出幾輪新產品,亦使用較易耗損的布料,隨時穿數次便要扔棄。速食時裝商銷毀產品亦沒手軟,近月有巨擘接連被踢爆曾於丹麥和瑞典焚毀以十噸計未符「安全標準」的全新衣物。

捐贈舊衣或出於好意,但卻可能損害當地經濟。肯尼亞報章Business Daily Africa反映,當地自1980年代起進口外地二手衫,分送予貧民,但此舉令當地人過度倚賴免費衣服。80年代曾有50萬人受聘於當地紡織業,截至前年僅剩約2萬人,人數急降96%。


牽涉全球產業鏈 地理學家Andrew Brooks分析,這一切皆屬時裝公司的盤算,先讓發達國家民眾將拋棄的衣服送給非洲人,讓當地人適應及愛上各種西式時裝,轉而偏向購買那些牌子的衣服,打擊該地紡織業對手,直指是「高深又複雜的環球產業鏈」。 速食時裝效應下,除貧困地區人民蒙受其害,港人亦因消費無度,徒增財政壓力。綠色和平調查指,2/3港人承認擁有太多衣服,逾四成人更是超支消費。歸根究柢,減少浪費必須從個人做起。同時,市民若想捐贈舊衣,救世軍建議先考慮是否乾淨及能否再用,亦可藉社福機構轉贈予有需要的老人、露宿者和獨居人士。 添衣何不考慮二手店 二手時裝早在日本大行其道,英國近日調查亦發現當地二手衣物市場有起色。英國慈善機構Traid表示,去年的二手衣服買賣總額比前年大增三成。其行政總裁Maria Chenoweth認為此趨勢值得慶祝,因英國人平均每週因多種緣故,將1,100萬件衣服送至堆填區,而二手衣服買賣增加正反映人們愈趨重視環保。她憶述父母在兒時絕對不會買二手衣服,以免被視為家境貧困,但時至今日,穿著二手衣服已成一種意識形態的表達方式。 事實上,環保意識提高,加上全球經濟不景,令外國年輕人更喜愛逛二手時裝店。美國說唱歌手Macklemore的成名作《Thrift Shop》(二手店),便以「想買衣服,但口袋裡只有20美元(約156港元)」作切入點,並將穿著二手衣服描繪成有型有個性。 至於本港,也有二手衣服買賣平台。聖雅各福群會轄下的社企Green Ladies,在2008年成為全港首間以寄賣模式營運的二手社企,市民可將衣物送到其分店,可獲得衣物售賣的三成收入或將之全數捐贈。想買二手時裝的市民更可先行在分店試穿,減少造成浪費。

 

概念貫通


消費主義

消費主義是把個人的滿足和快樂與消費掛勾,促使人不斷消 費,可見消費本身已不是一種手段,而是目的,即為消費而消 費;反映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人追求自我表現或為尋找自我而 進行的個性表現行為。這見於文中所指,商家為鼓勵消費而轉 行速食時裝模式,而人們又為滿足自我而頻頻消費換新裝,促 成消費主義盛行。


需要

不同人有不同需要。一般而言,需要是指人的需求,或日常生活的必 需品,既可以有形,也可以無形。心理學指出,人類的需要與天生的 心理慾望有密切關係。而發展心理學則提出,滿足了基本的物質需 求後,人類會自然衍生較高層次的精神與文化需要。然而,很多人卻 分不清需要和想要,往往因想要而消費,以致造成浪費。


 

相關概念


消費主義 (Consumerism)

需要 (Needs)

生活素質 (Quality of Life)

可持續發展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詞彙選介


速食時裝 (Fast Fashion)

產業鏈 (Industry Chain)

堆填 (Landfill)

二手店 (Second-hand Shop)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為何有說衣履回收對環境可持續發展的成效存疑?

2. 討論:時尚和環保能否共存?

 

參考答案


  • 1. 衣履回收對環境可持續發展的成效存疑的原因: 在本港,絕大部分被人們放入回收箱的衣履,包括不合?生的內衣褲、床單、毛巾都不能被循環再用,換句話即有效回收率偏低,大多只能直送堆填區或焚毀,對環境造成壓力和破壞。

  • 發展中國家進口外地回收商舊衣履,衝擊當地的紡織業和製造業,令貧困地區人民蒙受其害,與此同時窒礙當地的經濟發展。


2. 能: 有機再造時尚興起:愈來愈多時裝設計師以天然物料製衣,例如位於大澳的本地時裝小店EARTH.er,它所售的「無毒衣物」由泰北村民以傳統的天然漂染技術製成,而其布背包的肩帶則由廢棄汽車安全帶升級再造而成,貫徹「有機物料」及「循環再用」的環保理念。 二手時裝受歡迎:愈來愈多消費者選擇二手服飾,不但外觀懷舊,更能延長衣物的壽命,在香港較為出名的二手服飾店有美芝、救世軍、GreenLadies、英華氏;其中GreenLadies以寄賣形式運作,與捐贈者三七分帳,增加市民回收舊衣的誘因。 保生產線/回收計劃:為了回應消費者對綠色生活的追求,大型的速食時裝品牌成立「環保時裝」的生產線,例如H&M在2013年起推出Conscious Collection環保回收計劃,鼓勵顧客將不要的衣物拿到店內回收,每捐一袋可獲9折購物優惠,而生產商就會把捐回來的布料重用,造出新衣,成為「環保時裝」。 不能: 水源污染:時裝的款式及顏色眾多,製造過程包括連串的染色和加工工序,通常耗用多達8,000種合成化學物,大量化學品排放到淡水系統,破壞周遭的生態環境,加上全球速食時裝急劇擴張,情況只會日益嚴峻。 空氣污染:時裝產業的生產鏈漫長,由原材料生產、紡織廠製造、衣服製成後要裝進貨櫃,以火車或貨櫃船運送,最後經鐵路或貨車交到零售商手中,過程中每年產生超過8億5千萬公噸二氧化碳,佔全球總排放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