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宣布全民派一萬,真能紓困? 


面對經濟情況惡化,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就於最新的《財政預算案》宣布向每名18歲或以上居民派發一萬元現金,形容是回應社會各界訴求,鼓勵及帶動本地消費的同時,協助市民渡過當前難關。毋庸置疑,很多市民都叫好,亦有不少人表示是有好過無,但也有分析指派錢揭示現時的社會問題。


派錢之父:全民派錢不公平

就政府派錢,《香港01》專訪香港首位於政界提出全民派錢的人,前民協成員、前立法局議員羅祥國。他表示,回歸前,經濟發展放緩、失業率上升,時任議員田北俊提出「寬減稅項」議案,但民協認為減稅只是集中幫助中上階層,幫不到不用繳稅或繳很少稅的基層。所以,他建議政府把部分積累財政盈餘公平地歸還香港市民,以鼓勵消費:即向當時約400萬名18歲以上市民,以消費券形式每人派發5,000元。乍看之下,25年後今日政府的政策與其建議如出一轍。


雖然當年他的提議不成事,但卻帶起社會討論其時紓困措施覆蓋面不足的問題。而時移世易,派錢近年在港澳兩地已成為政府安撫民怨的重要措施。不過,問及今年財爺應否全民派錢,他就認為保留原有的派糖措施已足夠;「其實全民派錢反而是一個不公平的做法。」現在港府有些紓困措施年年做,幾乎已恆常化,例如上限兩萬或三萬元的退稅、免差餉等,如果再加上全民派錢,本身已受惠的人就等同得到雙份優惠,這在財富再分配的層面,未必是一個合理做法。



派錢方式可優化

羅祥國又認為,陳茂波兩年前以「補漏拾遺」的形式向市民派發4,000元或補回差額,其理念終歸有其道理,那是嘗試平衡「不派漏任何人」和「有針對性」之間的矛盾。不過,在這個基礎上,他建議政府將派錢制度化,建立正式的資料庫,甚至成立專責的部門或小組處理:「經過上次的混亂後,政府已掌握一些基本數據,日後可以用類似報稅形式,讓市民定時更新收入和經濟狀況,以及在財政預算案中的受惠情況,用來釐定獲派金額。這個(派錢)不一定要年年做,可能每兩三年有需要時才派一次,但政府要確保訂立的界線合理,錢才可以準確地流向有需要人士手上。」

欠長遠政策及優次思維 根據《基本法》第107條,政府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結果政府評估財政狀況時傾向保守,時常低估收入,高估開支,限制了公共開支的投入,以致往往只能做一次性的措施。羅祥國坦言:「政府在各方面的公共政策,長久以來欠缺一個完整優次清單,教育、醫療、產業政策等都沒有。當有錢在手時,政府都不知如何運用。」在無法說服外界財政盈餘會用之於民,市民眼見累積的盈餘愈來愈多但又幫不到自己,便會不滿,要求政府乾脆派錢了事,聊勝於無。故此,政府在公共理財原則上,終歸需要根本性改革。


 

概念貫通


資源分配

在經濟活動中,由於資源有限,造成可用資源的匱乏與 不足。要有效使用資源,並達成公平、合理的分配原 則,可使用優先順序或取捨等方式。政府是次向全民派 發一萬元,看似公平,但實則還是厚中產、薄基層,沒 有公平地分配資源。


社會保障

社會保障是政府推出的全面資助計劃,透過稅收運作,提供經濟 及服務支援,以協助遭遇貧窮、年老、傷殘和失業等困難的市民 維持基本的生活。今年,特區政府利用多年累積的財政儲備,提出 1,200億元「撐企業、保就業、振經濟、紓民困」措施,希望跟各 界和市民共渡時艱,保障社會整體基本生活素質。

 

相關概念


公共資源(Public Resources)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資源分配(Resource Allocation)

社會保障(Social Security)

 

詞彙選介


經濟放緩(Economic Slowdown)

優次清單(Priority List)

紓困措施(Relief Measures)

稅項寬減(Tax Concessions)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說明政府在分配公共資源時要考慮的兩個因素。

2. 你是否支持政府是次向全民派一萬元?解釋你的觀點。

 

參考答案


1. 政府在分配公共資源時要考慮的兩個因素

回應社會問題:政府應運用公共資源改善社會問題以提升市民,尤其是基層和弱勢社群的整體生活素質及社會凝聚力。

秉持公平原則:政府應以公平方式運用及分配公共資源,不應偏向既得利益階層,否則有違公平原則及社會大眾的期望,更有機會引起社會矛盾、階級對立與衝突。


2. 支持還富於民很合理:當未有政策能大大改善市民的生活素質,又適逢經濟不景,政府將部分盈餘還富於民,至少可惠及生活艱難的市民,共渡時艱。 補充其他福利不足:預算案提出減薪俸稅和利得稅等措施,主要惠及中產等較高收入人士,低收入人士無法從中得益,如未有租住公屋、同時沒有領取綜援的低收入人士,就無法受益於預算案為那些福利政策加額,因此派錢能直接讓他們受惠。 不支持無助刺激經濟:政府向港人派錢無疑能帶動消費,但目前受疫情和社會矛盾影響,消費氣氛低落,未必能有效推動經濟增長。 有違公共理財原則:派錢有違審慎理財原則;政府該區分社會不同階層的需要,然後利用公帑對症下藥,而不是缺乏針對性地全民派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