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求兩大超市減價,支持嗎?

新冠肺炎疫情下,零售業出現空前慘況,超市的銷售表現卻逆市上升。有見及此,政府要求本港兩大超市百佳和惠康在申領第二期保就業計劃後,須減價或向弱勢社群及非政府機構提供超市現金券,並期望這會帶動連鎖反應,令商戶減價惠及市民,卻引發各種爭議。


港府用意:善用公帑紓困


翻查上半年的零售數據,超市銷售額按年大升10.6%。而根據政府統計處數據,7月零售業總銷貨價值的臨時估計較去年同月下跌23.1%,但超市貨品的銷貨價值卻逆市上升26.5%,可見超市根本沒裁員壓力,反而有增聘人手需要。然而,在利益最大化下,它們也照參與「保就業」計劃,結果出現了資源錯配的現象。因此,港府在批評聲中,調整申領第二期「保就業計劃」的條件,雖未有明確回饋準則,但正向超市施加道德責任,增加討價還價空間,讓超市設法給予市民更多優惠,變相付款超市做宣傳,提升形象,可謂雙贏。


持份者有話說


百佳:縱使超市擁有一定的市場優勢,零售額在疫情期間亦有所增長,但疫情和近年的市場變化也對營運造成挑戰。首先,近月貨品來貨價和運費大幅增加,令成本上漲30%,已儘量承擔上漲成本,以維持穩定合理的產品零售價。所以,政府與超市討價還價時,的確不能單看銷售數據,忽略超市的成本變化。再者,近年網購興起和小型超市成功突圍而出,也威脅超市的市場地位。


惠康:已將旗下食品品牌產品價格降低兩成,並將捐贈10萬張餐券予有需要人士。早前推出獎賞計劃的流動應用程式中,亦會向顧客提供更多消費折扣,回饋本地社群。


市民:超市減價會否先加後減或儲積分作回贈,如何確保超市真減價?減價貨是否集中在食物、蔬果、日用品,而不是酒類和貴價貨。


非牟利團體:超市減價對低收入人士幫助不大,因為即使減價,他們都未必負擔到,反而派發食物券會更具針對性。


批發商、供應商 :這會令我們要提供更大幅度的供貨折扣。


小商戶:財團入貨量大,來貨價較小店便宜,政府迫超市提供優惠,只會令小店雪上加霜,削弱其競爭力,超市則從薄利多銷中賺取利潤。


超市難推全民優惠


屈臣氏(亞洲及歐洲)行政總裁倪文玲指,政府從不知悉百佳現行有不同優惠,如每週有2,000件貨品減價,又不時與信用卡公司合作推出折扣優惠,亦有逢週三長者購物享九折優惠等。還有,百佳正聯絡十多間非政府機構,計劃於9月至11月針對三類人士—低收入或獨居長者、低收入家庭及傷殘人士,派發現金券及福袋,預計現金券至少有200元優惠,而再增加全民優惠實在有難度。



超市應否受惠好易知


消費會委員袁海文就批評,超級市場於疫情期間明顯受惠,不應再接受政府資助。事實上,要求十大超市交出由今年1月起的每月營業數據,同時並列去年的數據,一看便知道營業額是增加或是減少,增加或沒有減少的,該不符合申請保就業津貼。


而就申領「保就業」資助,與其要超市提供減價,不如將資助直接分配予有需要的人,例如飽受疫情影響的幼兒教育及自由工作者。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鄭泳舜則建議兩間超市應將至少一半的保就業津貼回饋社會,並將日用品最少減價一成,支援疫情下失業、開工不足或需要短暫支援的市民。不過,最好的方法仍是禁止生意不受影響的行業申請「保就業」資助,以免製造額外的行政成本。

 

概念貫通


資源分配

在經濟活動中,由於資源有限,造成可用資源的匱乏與不足。要有效使用資源,並達成公平、合理的分配原則,可使用優先順序(Priorities) 或取捨(Trade-off) 等方式。因此,大眾認為政府的「保就業」基金該支援營收大幅下滑、面臨裁員、結業的企業,而非接受逆市銷售額仍有升幅的超市申請。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用以衡量人們生活的好壞程度,跟生活水平有密切關係。簡單而言,一定程度的生活水平是保持較高生活素質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而市民的生活水平跟其經濟狀況息息相關。政府期望超市減價令市民減省開支的同時,經濟上有更好的調配,維持一定程度的生活素質。

 

相關概念


需要(Needs)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資源分配(Resource Allocation)

社會保障(Social Security)


 

詞彙選介


弱勢社群(Disadvantaged Groups)

優惠(Discount)

食物券(Food Stamp)

保就業計劃(The Employment Support Scheme)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解釋政府要求兩大超市申請保就業資助後減價引發的兩個爭議。

2. 參考資料,你是否支持政府要求兩大超市申請保就業資助後減價?解釋你的觀點。

 

參考答案


1. 解釋政府要求兩大超市申請保就業資助後減價引發的兩個爭議如下:


爭議一:按上半年的零售數據,超市銷售額按年大升10.6%。而根據政府統計處數據,超市貨品的銷貨價值逆市上升26.5%,可見超市根本沒裁員壓力,反而有增聘人手需要。然而,兩大超市有權申請「保就業」計劃並獲批,如此資源錯配,本身並不能以減價作抵銷。


爭議二:香港有很多超市,包括網上超市HKTV Mall、一田、士多、Don Don Donki等,其銷售額大多「疫」市上升,然而政府只要求兩大超市百佳和惠康在申領第二期保就業計劃後,須減價或向弱勢社群及非政府機構提供超市現金券,予人不公及干擾自由市場。


2. 支持:


更好地分配資源:百佳和惠康佔食品零售市場逾六成份額,且在疫市期間生意上升兼獲發「保就業」計劃資助,政府就此遭受批判,故從資源分配的角度,要求兩大超市在申領第二期保就業計劃後,須減價或向弱勢社群及非政府機構提供超市現金券,變相重新分配資源,非常合理。


關顧市民的生活:疫情下,經濟不景,不少港人處於失業、收入不穩的狀況,以致生活大受影響,生活素質也大不如前。政府要求兩大超市在受惠於「保就業」計劃後減價及派發現金券給弱勢社群,既關顧民生,亦對有需要的社群作出即時、具針對性和有效的幫助。


反對:


對商戶造成衝繫:財團入貨量大且種類多,來貨價又較小店便宜得多,政府迫兩大超市提供優惠,變相出錢助它們宣傳,並讓它們從薄利多銷中爭取利潤,這樣做對無法減價與它們競爭的一些小店帶來衝擊,又或變相激起業界新一輪減價戰,令業界營運更困難。


減價未必很大幫助:至今兩大超市承諾貨品不加價多,部分減價貨的數量與幅度如前。其實對低收入人士幫助不大,對大眾亦未必上心,然而超市卻受惠於「保就業」計劃,始終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