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先有啖好食?


社會保障就聽得多,「食物保障」你又聽過未? 1996年,世界糧食高峰會把「食物保障」定義為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能持續從物質、社會和經濟途徑獲得充足、安全食用、富營養的食物,滿足飲食需要和口味,以維持積極和健康的生活。實踐這概念的困難,在於基層很多時與健康飲食無緣。

富裕地區也有食物保障問題 過去談及飢荒問題時,主要指第三世界面對糧食不足的問題。然而,食物保障問題則不論國家和地區的發展程度都要面對。如在美國,當中產階層愈來愈追求健康飲食,基層仍因價格便宜而被快餐店吸引。在英國,食品標準局去年發表報告,指有58%受訪基層家庭因財政問題需改變飲食習慣,超過1/3受訪失業人士因不夠錢而犧牲飲食質素或直接減少進食餐次。 又以香港為例,發展程度位於世界前列,社會設有一定福利和保障。然而,近年食品價格急升令很多基層市民欠缺食物保障。如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中,食品一類由2009年的76.5增至2015年的101.0,累積升幅達32%,尤其是牛肉和新鮮蔬果,升幅分別達64%和37%。 基層欠食物保障損健康 其實,飲食健康與否,不應由收入多寡來決定。可惜,貧窮一直都是人們欠缺食物保障的根本原因。因為健康、新鮮、有營養的食物一般都較貴,而窮人一般沒有足夠金錢或為節省開支而不購買。此外,因收入不足而有意無意建立的生活習慣,包括飲食習慣、獲取或購買食物的途徑、處理食物的方法等,都有影響。 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去年發表的調查報告,香港基層多以減少進食份量、調節食材種類、購買和煮食方法等途徑節省開支。當中有受訪者透露,曾為節省開支而購買售價較便宜但即將過期的食品或罐頭,以急凍肉代替新鮮肉和以粥或較廉價的粉麵代替米飯等。



此外,從衞生署公布的《人口健康調查報告書》亦證明與飲食關係密切的健康問題,如過重、肥胖、心血管疾病風險等,與收入有反向關係,值得社會正視。一般而言,超重或肥胖的比例隨受訪者的住戶每月入息增加而下降;而入息低於$5,000的受訪者中,36.4%有高風險患上心血管疾病,而入息介乎$10,000至$19,999的受訪者,高風險人數比例大幅下降至16.2%。



如何協助基層食得健康?

香港社會也非對問題視若無睹,近年政府及一些非牟利機構都嘗試成立食物銀行,向基層派發主糧,如米、麵及奶粉;副食品如罐頭、餅乾等。此外,有機構正嘗試其他方式:

食物回收

向社區的食物生產商、零售商,如麵包店、街市商戶等收集不要但仍可食用的食物,經檢測和分類後轉贈予區內有需要人士。

社區飯堂

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免費或廉價熱食;有些機構更特設工場準備飯盒,再分到不同非牟利社區中心派發。

平價市場

直接從批發商和生產商訂購食品,以批發價賣給基層家庭。

外國近年亦有不少新嘗試。如美國有機構正推動農場市場,希望降低健康和有機食物的售價。有州政府推出營養煮食班,教導人們煮含較多新鮮蔬果的菜式。此外,有研究顯示若基層住在超級市場附近,便較大機會購買新鮮、低脂的食物,故有學者建議政府透過資助、規劃來鼓勵超市落戶貧民區域。在英國,政府監管小學至大學的午餐質素,確保符合營養準則;規管食品的反式脂肪和鹽含量;推出健康食品資助券,限定基層用來買新鮮蔬果、牛奶和孕婦營養補充品等。

 

概念貫通


健康生活習慣

多做運動,不煙不酒,避免高 糖、高鹽及高脂食物,並保持 心境輕鬆為健康的生活習慣之 一。不少醫學報告都明確指 出,健康的生活與習慣能有效減低患上嚴重疾病 的機會,如心臟病、癌症等。故政府有必要推動 基層健康飲食,提高他們的食物保障,滿足他們 食得健康的權利。


價值與價值轉變

價值是個人對某行為或某事件的看法,包含對是 非和道德判斷。價值觀影響個人的行為。人在社 會也有普遍共識的價值,如關愛、平等、公義 等。價值是一個動態的概念,會隨著時間過去, 或個人與某人、某文化接觸而有所轉變。較早階 段,人們一般視免於飢餓為人權之一,隨著國 際社會的進步,開始講求食物公平分配、食物公 義、食物保障等概念,希望食得健康不是富人的 專利,而是普世人權。

 

相關概念

健康觀念 (Health Concept)

健康生活習慣 (Healthy Lifestyle and Habits)

生活素質 (Quality of Life)

價值與價值轉變 (Values and Value Changes)

 

詞彙選介

食物銀行 (Food Bank)

食物保障 (Food Security)

營養 (Nutrition)

世界糧食高峰會 (World Food Summit)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指出香港 四個改善基層食物保 障的措施在實行時會 面對的困難。

2. 根據資料,你認為外國 有哪些措施適用於香 港?

 

參考答案


1. 四個改善基層食物保障的措施在實行時面對的困難

食物銀行:為了以有限資源提供較多食品給基層,食物銀行購入的食品以價格較便宜的主糧和副食品為主。從資料圖片可見,提供的食品都不是新鮮、營養價值高的食品,反之是較多添加劑、高脂、高糖分的食品,如即食粉麵、罐頭湯、午餐肉、即溶飲品等, 難助基層食得健康,得到食物保障。

食物回收:首要困難在於說服食物生產商、零售商捐出食物,由於它們擔心自己的食品捐出後衍生食安問題而有後顧之憂,情願丟棄都不願轉贈予有需要人士。其次,回收、檢測和分類都需要人手和地方,變相需較大的開支,成為實施困難之一。

社區飯堂:社區飯堂大多依賴捐款來營運,去年樂天倫飯堂便曾一度因沒有捐款而關閉數月,難以成為長期、穩定提供基層食物保障的措施。

平價市場:由於目標是以有限資源支援最多基層,平價市場所買入和出售的食品多以白米、食油、醬油等必須食品和罐頭等便宜食品為主,難以兼顧基層的健康飲食需要。


2. 適用於香港的外國措施

營養煮食班:有些基層不至於完全不能負擔新鮮蔬果和健康食品,只是對健康飲食的認知不足,以及不知犧牲飲食質素的代價。若參考美國推出營養煮食班,可增加基層對此的認識,在能力範圍內選擇較健康的飲食習慣。

監管小學至大學的午餐質素:香港學校實行全日制,幾乎所有學生在大半求學時期都在學校吃午餐。若能參考英國的做法,從小學至大學的午餐營養水平入手,至少可保障基層學童有一定程度的食物保障。

推出健康食品資助券:香港的食物銀行有時亦會派發食品資助券。然而,部分基層家庭仍然為了節省開支和用盡食品資助券換取最多糧食,多選擇罐頭、急凍肉類、即食粉麵等便宜飽肚但不健康的食材。若能參考英國做法,限制基層購買新鮮蔬果、牛奶和孕婦營養補充品等健康食品,就更有針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