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薑朝氣不再?



香港營商環境面對的挑戰愈來愈嚴峻,如修訂《逃犯條例》令外商出現信心危機,信貸評級一降再降;社會運動和疫情亦增加企業面對的風險……近日數個本地品牌易主或面臨倒閉,令人擔心那是這座城市沒落的警號,代表營商天堂的地位以至軟實力不保。


■ 撰文:Suki ■ 資料來源:綜合報道


香港時裝界不復當年


70年代,香港是時裝的世界工廠,也因為是轉口港、加上殖民地東西文化匯聚的背景,逐漸培育了一些面向國際的時裝品牌:


ESPRIT

同學應該不知道它的厲害。ESPRIT來自美國,於上世紀70年代開拓亞洲市場時,與港商邢李?合股,以香港為據點,成功把業務推向全球,是"from Hong Kong to Global"的例子。最風光的時候,它在全球四十多個國家都有分店。


而它在香港的知名度甚高,就連一線港星梅艷芳、陳百強、張國榮等都是捧場客。當年更請來電影及廣告大師Philip Kwok負責櫥窗設計,本地著名形象設計師劉天蘭負責店內售貨員的打扮。軟硬天師創作的本地流行曲《川保久齡大戰山本耀司》的歌詞就有「永遠懷念興發街個間ESPRIT」這一句,可見品牌在港人心目中的地位。可惜,它於4月關閉在亞洲區內所有店舖,正式與香港告別。


JOYCE

它於4月宣布在港交所退市,標誌著國際時裝界又少了一個香港代表。它在過去引入了大量國際高級品牌來港,與Gucci、YSL、Calvin Klein、Prada等名牌合作,亦帶港人認識了川久保玲、山本耀司和三宅一生等日本品牌;其創辦人郭志清亦是國際時裝界熟悉的香港代表之一。


土生土長品牌被淘汰


而主打本地市場的品牌也在消失。老牌港資平價服裝品牌Bossini由「紡織大王」羅定邦創立,在90年代是香港最大的服裝品牌,惟自2018年開始連年虧損,截至去年12月底,中期虧損已達9,000萬元。上月Bossini已易手給中資—李寧控股的「非凡中國」,將會加緊在中國市場發展,尤其是電子商務方面。


原本的大股東羅家聖的侄子羅正杰亦參與了這次收購,將佔20%股權。他嘆道:「家族從事服裝業多年,知道在香港做零售很難,沒有地方、市場不夠大、供應鏈不足,以及香港人不欣賞本地品牌。」他形容,香港市場容易吸納大量生產、成本較低的連鎖品牌,結果產品就會像倒模般相似,本地小品牌難以生存。


本地樂園陷困境


本地主題樂園海洋公園亦深陷財困,生死存亡視乎立法會財委會會否批出54億元資助。海洋公園既是港人的集體回憶,也是引以自豪的品牌。它創於1977年,有非常特別的經營模式,是結合機動遊戲和主體樂園元素的非牟利保育組織。港英時期擁有亞洲罕有的圈養殺人鯨海威,97年又獲贈國寶大熊貓,亦培育了很多海洋生物學家和訓練員。它在上世紀90年代成功人工繁殖第一條海豚,並輸出技術;又與新加坡合作研究海豚如何用聲波辨別物件。惟近年科研的項目與投資都不多,愈來愈少人認識樂園在保育和生物研究上的角色。


除了港人愛去,中國開放自由行後,入園人數創新高。但隨著內地客減少重訪,加上設施老化,以及受香港政經環境影響等,其生意大受打擊。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高級講師李兆波批評,樂園客源單一,宣傳又以吸引大陸遊客為主,而且不夠創新,競爭力不敵鄰近中國城市、台灣、日本、新加坡的主題樂園,形容其遭遇如同香港的縮影:成功過後向中國輸出技術、人才、理念,待中國城市有能力自立門戶,卻因自身競爭力不足而被搶去市場。他認為「集體回憶」不是通過撥款的理由,但傾向給予對方增強競爭力的機會。


我們需要值得自豪的品牌


香港品牌的沒落,除代表了我們消費時少了「本地薑」這選擇,也影響著香港的軟實力。一地的品牌形象與一地的形象互相影響,如多個意大利時裝品牌造就了國家時尚的形象;澳洲、紐西蘭美好的自然環境和嚴格的保育政策讓其保健食品品牌享負盛名;德國作為傳統工業國,其汽車品牌亦是多年不倒。這類軟實力對香港這個小城市而言,更應獲重視。


以瑞典為例,她是個小國,論經濟、軍事難以在國際立足,但其品牌卻在國際市場大有作為。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Michael Porter在其著作《國家競爭優勢》指出,瑞典國內市場小,但擁有很多成功外闖的跨國企業。根據瑞典投資促進署的統計,500大跨國公司中有6%都是瑞典品牌,佔全球貿易2%,令瑞典成為人均擁有最多跨國公司數目的國家。香港的產業發展,往往在兩三句談到土地問題、市場太小等困難便搖頭嘆息。既然硬實力受限,軟實力或是出路。況且,這是香港曾經走向成功的舊路,實在值得再嘗試。

 

概念貫通


集體回憶

集體回憶是在一個群體或現代社會中人們所共享、傳承及一起建構的事、物、生活方式甚至文化。一些陪伴港人已久,大眾熟悉的品牌、地點,以至衍生的許多事物都能成為一代人的集體回憶,如到海洋公園參觀、遊玩的體驗,連結了香港好幾代人,能提升「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感。


軟實力

「軟實力」的概念由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提出,指一個國家具有除經濟、軍事以外第三方面的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約瑟夫認為一個國家的軟實力主要存在於三種資源中,包括文化、政治價值觀及外交政策。他在《軟實力的再思考》一書中提到,一地的軟實力可襯托品牌,吸引消費者;品牌的成功也能反過來推廣一地的軟實力,將消費者對品牌的認同感變成對該地的好感。

 

相關概念

集體回憶(Collective Memory)

競爭力(Competitiveness)

身份認同(Sense of Identity)

軟實力(Soft Power)


詞彙選介

生物研究(Biological Research)

營商環境(Business Environment)

香港品牌(Hong Kong Brand)

轉口港(Trading Port)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解釋發展本地品牌的重要性。

2. 舉出本地品牌發展面對的困難及提出相應的建議。


 

1. 發展本地品牌的重要性:

增加消費者選擇:不少國際品牌因要面向多國市場,產品趨向單一、大眾化。發展本地品牌可針對本地消費者和用家,為消費者提供更多、更獨特的選擇。如本地服裝品牌可起用本地設計師、以本地特色為題材。

提升軟實力:香港是個小城市,在土地、自然資源上較難與其他城市競爭,在工業、製造業上也相應難以突圍。發展本地品牌,能善用香港中西文化匯聚,多元的優點,往外闖之餘提升香港形象和經濟活動,增強實力和競爭力。


2. 本地品牌發展面對的困難及相應的建議:

困難一:硬件配套不足。香港地方小,市場少,因此本地品牌的盈利和擴充能力有限。以出版業為例,廣東話出版的著作和刊物基本上只能以廣東為市場,部分因內容所限,更只能在本地生存。即便以中文出版,繁體市場亦只有香港和台灣,而向台灣銷售亦要面對語法、文化不同等問題。

建議一:香港一直以中英文為法定語言,本地品牌應參考新加坡,善用多元和國際化的優勢,多用英語,市場策略以面向國際為主,務求擴大市場。

困難二:本地支持不足。根據資料,羅正杰指香港人不欣賞本地品牌,市場傾向吸納連鎖品牌。

建議二:要對準港人不欣賞部分本地品牌的原因。有些本地品牌未有針對本地市場;以海洋公園為例,近年市場策略主要面向自由行旅客,如著力提供旅行團優惠,安排旅遊接駁車,卻忽略爭取港人客源。又例如本地製造成本高昂,因此產品售價往往較高。政府和慈善團體可多支持本地品牌,如優先採用,或在其始創階段提供租務優惠等,減輕其成本,助其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