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欺凌「升呢」,真的零容忍?

香港學界校園欺凌日趨嚴重,不只語言羞辱,更不乏暴力行為。早前,網上流傳一段欺淩片,一名穿校服的女生在後樓梯被同校女生掌摑、踢腹、迫跪地及以化寶盆笠頭凌辱,失聲痛哭求饒,引起社會關注,擔心事件僅是冰山一角,一旦事件冷卻後,因著未見推行全面的根治工作,校園欺凌事件會反覆出現。的確,教育局對校園欺凌「零容忍」,常被人指口號多於實際行動,那麼該如何處之?


每三個學生有一個曾被欺凌


按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在2017年公布「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的報告,受訪的5,000名香港學生,有32.3%在受訪日前一個月內曾遭欺凌,包括遭襲擊、排斥、威嚇及作弄等,比率為受訪的72個國家/地區中最高,亦遠遠超越其平均的18.7%,情況嚴重,令人擔憂。


不少學生認為欺凌問題不大


另外,獅子山青年商會及香港家庭調解協會曾做了一個香港小學生校園欺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近一成受訪者在過去一年每月平均被欺凌五次或以上;三成四受訪者則表示過去一年曾欺凌他人。而且,不少學生對欺凌抱錯誤觀念,兩成半人認為欺凌他人並無太大問題,且可教訓對方,令對方知錯;逾三成一人認為欺凌者可得到擁戴;近四成一人覺得被欺凌者本身有問題,才會被欺凌。當目睹同學欺凌他人時,一成六人表示會參與欺凌,五成二人會默不作聲,因擔心告發事件反會令自己被杯葛。


網絡欺凌也不可輕視


事實上,傳統欺凌行為以外,網絡欺凌亦不可輕視。隨著各種通訊程式及社交媒體的普及,網絡起底、改圖惡搞、語言攻擊等日益嚴重,而且網絡傳播速度快,接觸面廣,受害人所受的精神傷害可能更大,令其自尊心低落,影響社交和學業,嚴重的更會出現自毀或自殘的風險。


持份者各有感受

 

概念貫通


角色期望

角色期望指社會對不同身份、角色的人的行為都有特定的形象,並期望他們符合相應規範,在承擔該身份、角色的義務時,亦能享有相應的權利,例如學生擁有接受教育的權利,亦須尊師重道。至於教育局,在處理欺凌問題上,要作領導,作出全方位對策遏止問題再現。


品格教育

品格教育是培養青少年良好品格或人格的教育,內容包括啟發智慧、協助養成良好習慣、學習批判性思維和解決衝突等。青少年能在品格教育中學會誠實、仁慈、寬厚、勇氣、自由、正義、平等、尊敬等價值觀。隨著校園欺凌個案上升,可見香港品格教育顯然不足。

 

相關概念


品格教育(Character Education)

網絡欺凌(Cyber Bullying)

道德(Morality)

角色期望(Role Expectation)


 

詞彙選介


意識(Awareness)

智育發展(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校園欺凌(School Bullying )

自殘(Self-harm)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解釋校園欺凌增多的三個主要成因。

2. 教育局對校園欺凌「零容忍」需有甚麼配套措施?

 

參考答案


1. 校園欺凌增多的三個主要成因:


品德教育不足:香港教育制度以考試導向,偏重智育發展,令個人成長和品德情意教育有所不足,難以有效培育學子接納差異和顧己及人的情意,以及以正確的價值觀做人處事。如調查指,三成四受訪者表示過去一年曾欺凌他人。而且,兩成半人認為欺凌他人並無太大問題,且可教訓對方,令對方知錯;逾三成一人認為欺凌者可得到擁戴;近四成一人覺得被欺凌者本身有問題,才會被欺凌。


家校意識不高:學生、家長或學校對欺凌的意識不高,很多小學生被欺凌也不自知,不少家長亦不相信子女被欺凌,部分人甚至覺得子女有問題才會被欺凌;至於學校多採「龜縮」態度,傾向息事寧人,結果令事態更嚴重。


被欺凌者不敢告發:面對欺凌的困境,很多被欺凌者和旁觀者都無能力處理;文中指出,目睹同學遭欺凌時,五成二人會默不作聲,因擔心告發事件反會令自己被杯葛。


2. 教育局對校園欺凌「零容忍」需有以下措施:


• 教育局該訂定嚴格的指引,從教育預防、個案處理、事後輔導等方面,展示對校園欺凌「零容忍」的態度。

• 教育局該要求學校將預防校園欺凌的教材融入正規課堂,如班主任課、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等,定期舉辦相關活動,教育學生待人接物的應有態度,建立同儕相處的正確價值觀。

• 為有效預防事件發生,教育局要求學校加強日常的訓導及輔導工作,如講解欺凌的刑責、探討受害者的感受等,均可協助同學建立正確的行為規範。

• 教育局要求學校應鼓勵欺凌受害者及旁觀者向老師或社工求助,並提供即時的通知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