樽裝酒可以Go Green!



新冠疫情令全球貨運緊張,各類玻璃樽出現短缺。隨著疫情緩和,消費氣氛改善,市場對玻璃樽商品需求增加,但玻璃樽的生產量又未能回到以前水平,所以不少紅酒商為求一樽增加成本兼考慮加價;至於啤酒商,有些就決定重用製作工藝簡單的綠色樽。過程中,廠商除了考慮產業的營運外,還引發大家思考,產業該向綠色可持續方面發展。


各地回收玻璃樽情況迥異


玻璃是一種無機非金屬材料,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矽和其他氧化物,在自然條件下,其降解速度非常慢;一個玻璃樽在地底完全降解可能需要上百萬年。而據報道,歐洲很多國家的玻璃回收再利用率達到90%,美國則每年處理約1,000萬噸玻璃,但只有大約33%會被回收利用。


至於香港,回收玻璃樽工作推行至今三年。根據立法會文件顯示,本港回收量長期不達標,更每年下跌,由高峰期2019年的逾2萬公噸,下跌至2020年的1.4萬公噸,不足目標三成;今年上半年亦只收集到8,800公噸廢玻璃樽,遠低於政府每年收集5萬公噸的目標。政府解釋指,疫情影響收集量,酒吧一度被勒令停業,至今仍面對營業限制,令玻璃樽回收量大減;2019年社會事件中,示威者以玻璃樽製造汽油彈,當局也下令承辦商停收玻璃樽。




玻璃樽回收再造非好辦法


為免玻璃樽破壞環境,各地都在回收玻璃樽再造,不少人更相信回收再造的玻璃樽比膠樽環保,誰知高溫熔沙造玻璃樽始終有二氧化碳排放,以2018年全球有330億個玻璃酒樽計算,惡果累沙成塔。有見及此,在酒品產業,近年興起罐裝葡萄酒(canned wine),指回收率可達50%,達較回收玻璃樽高,更符合環保理念。然而,製造鋁罐一樣大量排碳,外國於是有人提出用硬紙板盒裝酒才更環保,但是盒內裝酒的膠袋要不含BPA化學物。



適逢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聚焦限制碳排放,以減緩全球氣溫上升,英國葡萄酒作家Aleesha Hansel就撰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寫道:「我們面臨的不是氣候變化,而是氣候緊急狀況,正威脅著葡萄酒的未來……迄今為止,玻璃樽的生產和運輸,是葡萄酒最大碳足跡來源,葡萄酒業需要正視問題,盡其所能減少破壞。」此公開信呼籲業界放棄用重的酒樽,以減少碳足跡,而共同簽署公開信的,包括被喻為世界知名葡萄酒酒評家之一的Jancis Robinson。


公開信呼籲酒莊將酒樽重量也列在相關清單上,讓紅酒進口商、零售商清楚知道酒廠的做法,作為判斷該酒廠是否夠「綠色」的依據;至於酒評家、業界分析員、葡萄酒作家等則應該在酒評、分析文章中加入酒樽重量的資料,如此讀者就會知道哪些酒莊使用較輕酒樽,在氣候改善方面有貢獻,哪些酒廠沒貢獻、不環保,從而作出購買選擇。


酒樽重些對地球有何影響?


根據美國加州葡萄酒研究所曾進行的研究,玻璃酒樽生產應用帶來的碳排放,佔葡萄酒全部碳足跡近三成,是單一最大影響因素;酒產品的運輸佔13%,而酒樽重量是其中一個因素,愈重引致的碳排放愈多。


現時大約40%美國酒莊向中國買酒樽,意味酒樽在灌裝之前,由太平洋的一岸運到彼岸,貨運的碳排放已累積不少。據《Wine Business Monthly》去年發表的調查顯示,愈來愈多酒廠使用較重酒樽,因為美國消費者一般認為,酒樽更重代表裡面的酒更好。


政府及酒商積極改變


幸而,情況開始有改變。加拿大安大略省負責酒類採購政策的機構宣布,從2023年起該省將不再購買酒樽超過420克重的葡萄酒,起初適用於價格低過15加元(約12美元,折合約94港元)的葡萄酒。



此外,有酒商將其酒樽從500克改為420克,其裝瓶量每年超過25萬箱,意味全年節省約240公噸玻璃。雖然只是幾個酒莊在做,但成效也不簡單:一個40呎集裝箱平均可裝1,200箱葡萄酒,若裝載約重330克的酒樽,而非平均重570克的樽,整箱僅酒樽重量就輕了逾4,700公斤,即大約1萬磅。運輸時輕了,燃油碳排放相應就減少。



 

概念貫通


綠色產業

綠色產業指藉改良生產技術,把生產過程及使用產品造成的污染降至最低的企業。狹義的綠色產業包括回收再生資源、再生產品及開創環保技術等產業;廣義則包括金融業、服務業及旅遊業等。


低碳生活

低碳生活是指在日常生活中減少能量耗廢,從而減低二氧化碳排放量。最簡單的做法是省電、省氣,即各類化石燃料、如汽油、天然氣等和廢物回收。


相關概念


綠色產業(Green Industry)

低碳生活(Low Carbon Living)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回收再用(Recycling)


詞彙選介


鋁罐(Aluminum Can)

碳足迹(Carbon Footprint)

氣候變化(Climate Change)

玻璃樽 (Glass Bottle)


思考問題


1. 就以上資料,指出及解釋為何玻璃樽已成為一個酒商關注的問題。

2. 你認為哪兩個方法最為有效舒緩玻璃樽造成的環境破壞?解釋你的觀點。

 

參考答案


1. 玻璃樽已成為一個酒商關注的問題:


• 誠如英國葡萄酒作家Aleesha Hansel所言,氣候變化之緊急狀況正威脅著葡萄酒的未來……迄今為止,玻璃樽的生產和運輸,是葡萄酒最大碳足迹來源,葡萄酒業需要正視問題,盡其所能減少破壞。


• 根據美國加州葡萄酒研究所曾進行的研究,玻璃酒樽生產應用帶來的碳排放,佔葡萄酒全部碳足迹近三成,是單一最大影響因素;酒產品的運輸佔13%,而酒樽重量是其中一個因素,愈重引致的碳排放愈多。


2. 以下兩個方法最為有效舒緩玻璃樽造成的環境破壞:


用輕的玻璃樽:如酒商將其酒樽從500克改為420克,其裝瓶量每年超過25萬箱,意味全年節省約240公噸玻璃,做到源頭減廢。而一個40呎集裝箱平均可裝1,200箱葡萄酒,若改裝約重330克的酒樽,而非一向平均重570克的酒樽,整箱僅酒樽重量就輕了逾4,700公斤,即大約1萬磅。運輸時輕了,燃油碳排放相應就減少,對阻截氣候暖化必然作出貢獻。


玻璃樽徵費:如港府有意實施玻璃樽徵費,屆時每公升的玻璃飲料容器收費1元,涵蓋酒精、奶類及有汽飲品。新政策實施後,所有向本地供應以玻璃容器盛載飲料的供應商,包括入口商,都需繳費。不過,若飲料供應商選擇回收重用容器,減廢率達八成或以上,即每個玻璃容器使用5次或以上,可豁免徵費。


事實上,超過九成飲品在本地生產的太古可口可樂香港,可望豁免徵費。該公司指,一直有回收及重用旗下的汽水玻璃樽,扣除流失及損耗後,重用率超過八成。此外,該公司一直向銷售玻璃樽裝汽水的客戶,每支收取1元按金,收回玻璃樽時會退回。每個玻璃樽平均使用約20次。由此可見,玻璃樽徵費帶來經濟誘因,能減低玻璃樽被棄置對環境造成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