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醫生能否成為公院救兵?


香港公立醫院佔本地住院服務九成,但人手不足的問題嚴重,令前線醫護人員承受著沉重的工作壓力,而且問題存在已久,多年未解決,令他們陷入士氣低落、流失率攀升的惡性循環。為此,有人認為增加來港執業的海外醫生數目是解決之道,當中有何商榷之處?下文與同學一一拆解。

期望免實習增人手


現時有意來港執業的海外醫生,需先通過執業試,然後進行12個月實習。為了加快程序,若海外醫生已持有專科資格,可申請豁免部分實習期。然而,外界一直有論調,指本地執業試過難;而且醫生一般成為駐院醫生後,要再花六年考取專科資格,但在港執業前又要再花時間為基本工作如收症、抽血等實習,令他們卻步甚至感委屈,削弱來港吸引力。因此要增加海外醫生,首先要從這兩方面改變。


以上月初為例,醫委會便就四個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方案投票:結果,四個方案全部遭否決,引來全城關注;更令醫學界面對保護主義作祟、固步自封,優先考慮私利等指控。為此,醫學界和病人組織分別再提出方案五和六,預料會連同被喻為最貼近政府意願的方案一於今月初再度表決。


思考方案分歧原因


醫學會會長何仲平強調,這次必然會有方案獲得通過。換言之,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一事事在必行,且在《通six》截稿之時,投票已有結果。然而,同學仍須了解各個方案的差別以及那些差別代表的不同考慮點,方能明白終獲通過的方案有何意義。

舉例說,同學應思考為何所有方案都要求海外專科醫生在醫管局、?生署或大學醫學院工作三年才可免實習?那是因為海外醫生在香港通過執業試,取得牌照後,便可私人執業,若無上述要求,難以確保引入海外醫生能有效紓緩公營醫療的壓力。

免實習非一勞永逸


不過,讓海外專科醫生免實習,並不代表來港執業人數會大增。香港大學醫學院副院長梁偉強在校內專責招聘教學人員,他指對於一個已畢業五至六年,一般已年屆30歲以上,甚至已建立家庭的醫生來說,要重新考執業試並非易事,尤其「香港的政治、居住、教育環境都不吸引,沒有誘因令人來港。」他認為最近有人建議香港參考新加坡「免試」,確是提高誘因的其中一個方法。

 

概念貫通


香港醫務委員會

簡稱醫委會,根據香港法例《醫生註冊條例》成立,負責處理本港 執業醫生的註冊和紀律規管事宜,委員會由24名醫生和8名業外委 員(由特首委任4名、病人組織選出3名、消費者委員會提名1名) 組成。由於醫生委員較業外委員多,有意見擔心委員會在審議放寬 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要求時「醫醫相衛」。也有醫生認為,他們作 為專業人士,有必要為大眾把關醫護質素。


職業道德(醫護人員)

職業道德指從事某職業的人士,在工作和勞動過程中應遵守的職 業行為規範,包括思想觀點、態度、行為、作風等。如醫護人員 要遵守醫護道德,包括醫生應正確地向病人作出診斷及處方藥 物。放寬引入海外醫生準則最主要的考慮點,在於有否公平、合 理、可靠的方法衡量申請者是否有能力遵從醫護道德,以維持香 港過去高水平的醫療服務及名列前茅的醫療品牌。

 

相關概念


人力資源 (Human Resources)

醫療服務 (Medical Services)

職業道德(醫護人員) (Professional Ethics, Medical Professionals)

香港醫務委員會 (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

 

詞彙選介


臨床 (Clinical)

執業資格試 (Licensing Examination)

海外醫生 (Overseas Doctors)

專科醫生 (Specialist Doctors)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指出方案一、五、六的一個主要分別,並解釋出現這差別反映的價值觀分歧。

2. 討論「香港仿效新加坡為部分海外醫生免試」這做法對紓緩公營醫療壓力的成效。

 

參考答案


1. 三個方案的主要分別對海外專科醫生在港工作的性質和時期有不同寬緊程度要求。方案一並無限制他們在醫管局、?生署或大學醫學院的工作性質,只須工作滿三年且通過執業試,便可直接豁免實習,取得牌照。方案五最嚴格,工作期同樣要年滿三年,而且其中18個月需在通過執業試後起計,更規定工作性質要帶有臨床經驗。方案六可說取方案一、五的中庸之道,同樣要求海外醫生在港的工作性質要有臨床經驗,但只需三個月,而且不限在通過執業試前後。

差別反映的價值觀分歧支持方案一的人認為增加在港執業的醫生數目最重要,故重視方案能否簡單方便海外醫生,從而提供誘因,對他們在公營機構工作的性質和時間的要求較低。支持方案五的人認為確保海外醫生的專業水準最重要,亦強調方案用意在於增加公營醫療的人手,故要求他們在取得執照後必須留在公營機構至少18個月,亦必須從事臨床工作。支持方案六的人既重視為海外醫生提供誘因,亦重視確保其專業水準,故要求他們在港有臨床經驗,或有能證明他們有足夠能力的工作經驗,如大學醫學院的教學工作,但只需做滿3個月,且不限在通過執業試前後。


2. 成效高:


提高海外醫生來港執業誘因:香港的執業試對已畢業五、六年的專科醫生而言,難度十分大,成為他們來港執業的阻力。因此免試能為他們掃除障礙,有望增加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數目,紓緩公營醫療壓力。

增加可招攬人手的總數雖然與本地數百名醫科畢業生相比,海外醫生佔公立醫院醫生的比例很小,而且招聘需時,特別是要待他們在港考畢三部分執業試,若他們要重考,等待時間更長。然而,若參考新加坡訂立「免試院校名單」,那些醫學院的畢業生都是可直接招攬的人才,加快程序,相比只逐年等待新一屆本地畢業生成為援手,潛在人手將多出數倍。

成效低:


免試誘因不足:要吸引海外醫生來港執業,單靠免試並不足夠,因為他們要放棄原本的生活,包括家人和朋友,或要舉家移民來港,本來就是重大且艱巨的決定。其次,對比不少發達地區,香港的住屋環境、福利政策、教育水平等的吸引力有限,如海外醫生在外地可能有能力購置千呎的物業,來港只能住數百呎「豪宅」。簡而言之,若香港其他層面不能為海外醫生提供誘因,單靠免試成效不大。

醫生質素參差幫倒忙院校的聲譽和排名受不同因素影響,如科研成果、出色校友數目等,但並不能顯示個別畢業生的能力。因此,使用「免試院考名單」難以確保海外醫生的質素,而質素欠佳的醫生可能會為本已繁忙、病者眾多的公立醫院添煩添亂,甚至引起醫療事故,危害病人安全。

免試註冊無助增加公院人手根據現行法例,海外醫生若有志到公立醫院工作,可透過有限度註冊獲得三年合約,完全毋須實習和考執業試。若要考執業試,即希望全面註冊,私人執業。換言之,為海外醫生免試根本與公立醫院人手數目無關,無助紓緩公營醫療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