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怎樣可持續發展?

海洋公園重開,面對港府20多億元的撥款比預期消耗得快,市場又未見逆轉跡象,既申請了第二期保就業計劃,又實行新一輪減薪措施。而且,除推出港人限定優惠,公園亦開展「森度遊」低成本項目吸客,藉此謀求可持續發展的出路。



新推!「森度遊」



新推! Chill級保育計劃


海洋公園將在未來一年讓12至29歲的年輕人認識鹿角珊瑚科珊瑚、綠海龜及金裳鳳蝶。參加者有機會到訪海洋公園幕後基地、到野生動物棲息地實地考察;參與前線工作、生態保育或推廣方案設計、藝術創作及海外交流等,藉此啟發並實踐保護本地生物多樣性。



宜修改《海洋公園公司條例》


海洋公園推出「森度遊」,不少意見認為改革海洋公園須宜先處理《海洋公園公司條例》,特別是第17條:海洋公園公司的職能為(a)管理與管制海洋公園作為一個公眾康樂及教育公園;(b)在海洋公園提供康樂及教育設施,以及其認為適當的其他有關設施;(c)依照其認為適當的方式,發展海洋公園作一般康樂或教育之用;(d)運用以任何方式所得的利潤,以推展(a)、(b)及(c)段指明的職能。


條例規管下,公園只能透過門票收入、在園內進行商業宣傳及活動贊助等獲利。條例亦令財務安排、集資等欠缺彈性。

 

救公園借鏡環球影城


大阪環球影城今年的新園區「超級任天堂世界」和《集合啦!動物森友會》精品區備受注目,有望重獲盈利,誰知在2010年前後,它也遭遇過經營困難。


扭轉敗局的前環球影城行銷主管森岡毅提到,接手時發現最大的問題是舊有的管理層常常執迷於自身是一個「電影主題公園」,認為一切與主題無關的活動和設施都只會將主題模糊;此外又認為只要不斷投資開發機動遊戲就能吸引人流。但那些花費鉅額的設施一個又一個失敗,令環球影城陷入長期虧損的旋渦。


森岡毅認為,主題樂園要成功,還是要有顧客驅動的覺悟,在作任何擴建、翻新決定時,要問「他們真的想要這種東西嗎?」假若答案是「Yes」的話,那就有不惜工本實行的價值。他猶記得在奧蘭多環球影城片場看到小朋友為即將落成的哈利波特場境感動至大哭,便下決心花450億日圓興建「哈利波特魔法世界」,且是從迪士尼搶《哈利波特》這品牌回來。


森岡毅又說他每年花一半時間在樂園流連,在策劃經營策略時就是要把「環球影城距離迪士尼500公里不會構成競爭」的安逸感消除,將環球影城從「關西主題公園」升格為「全球旅遊焦點」。


他在環球影城最得意的兩項功績,就是在預算極其有限下把過山車改裝成倒頭逆行,以及在2011年舉辦萬聖節大巡遊─沒錯,海洋公園哈囉喂的成功方程式,甚至要比環球影城早上許多呢!

 

概念貫通


競爭力

競爭力是一種相對指標,必須通過競爭才能表現出來,且有大小或強弱之分,但難準確測度。競爭力包含對對手在現在及未來可展示的能力作出評價,亦可根據目標時間內,在競爭群體中的表現而作出評價。海洋公園若以機動遊戲為主,珠海長隆海洋王國、廣州大新遊樂水上樂園、新加坡Sim Leisure樂園比比皆是,競爭力欠奉,所以必須另覓出路。


旅遊形象

旅遊形象指該旅遊目的地的環境、活動、產品及服務等在遊客心中的整體形象,是遊客對一個地區的評價、印象和想法的總和。旅遊形象的好壞通常是遊客選擇旅遊目的地的關鍵因素。海洋公園重開,推出森度遊,確有一定新鮮感,期望有更多新思維打造全新的旅遊形象。

 

相關概念


競爭力(Competitiveness)

生態保育(Conservation Ecology)

經濟發展(Economic Development)

旅遊形象(Tourism Image)

 

詞彙選介


顧客驅動(Consumer Driven)

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海洋公園(Ocean Park)

環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

 

思考問題


1. 海洋公園「森度遊」從哪些方向測試公園未來的定位?

2. 參考資料,海洋公園提升其競爭力面對哪些困難?

 

參考答案


1. 海洋公園「森度遊」從以下方向測試未來公園的定位:


公園的熱點:從海洋公園獨特的地理及既有條件作延伸,於人工湖、海洋館、海濤館、南朗山徑、高峰樂園舉行有益健康的消閒活動,測試地點的吸引力。


可拓闊的客源:近年瑜珈大熱、喜歡行山和露營的人也多,「森度遊」緊貼潮流結合港人的這些喜好,並強化海洋公園是個康樂及教育公園,宣揚生態與保育,看看能否拓闊客源。


價錢及連銷效應:「森動瑜珈」和「秘行南朗山」為入園後的另加80元項目,以此帶動海洋公園的人流,不論項目價錢和連銷效應都是一個測試。至於「星空高峰」,由於營地有限,定價3,000元以下,就看看活動的吸引力、承載力,以及市民的消費力。


2. 海洋公園提升其競爭力面對的困難:


教育保育收入少:海洋公園有意提升大眾對保育生態的興趣,多做教育、保育的活動,然而不論成本是否高昂,香港人本身就對保育不太上心,只停留在要有保育意識,但未必願為學習和了解保育甚至相關教育而花費。再者,有效的消費性教育和保育活動,校本課程及企業贊助才是推手,並不容易。


缺乏人才搞創意:海洋公園的董事局無人有營運樂園的經驗,想當年盛智文當主席,請來有34年營運樂園經驗的苗樂文為行政總裁,他專注系統管理及業務,而盛智文則儼如台前巨星,扮Lady Gaga、扮水母享譽全球,兩人迸發火花,一年一度的哈囉喂成為熱話,被大阪環球影城仿倣。由此可見,海洋公園的困難是缺乏人才策展和籌辦創意項目。


再說,環顧全球其他主題公園都非全靠硬件取勝,因硬件總會過時,須持續更新。要讓主題公園成功,關鍵是不斷有新主題和新概念,如迪士尼樂園或環球影城都是靠新動畫或電影創造新角色,帶動潮流,更新樂園主題,推出獨特和新穎的機動遊戲或節目活動,並推出相關遊戲或紀念品來吸引遊客不斷重訪消費。由始可見,沒有影視作品配合的海洋公園會被比下去,遲早重蹈硬件老化要大規模投資更新的覆轍,長遠未必能提升樂園的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