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精神病患的康復需要

據香港心理衞生會網站資料,有暴力行為的精神病患者不足百分之五。事實上,大部分精神病患者表現比較被動、內向、退縮,也能處理日常生活;有些言語流利,對答切題。可是,個別事件一經媒體報道後,市民便會視他們為危險人物,故本文探討如何平衡精神病患的復康需要,以及市民的安全顧慮。



社區基層醫療趨重要


就醫管局而言,嚴重精神病患一般指患有精神分裂症頻譜的患者,包括精神分裂症、思覺失調及妄想症等,2020/21年度約有5萬人,當中為數不少正在社區接受復康服務,也有些進入職場謀生,而市民最戒懼這個精神病群體,恐怕他們有暴力行為。


現時本港的精神健康服務,主要由公營機構提供,其中醫管局主要負責治療,社會福利署和志願團體提供輔導、職業及社會復康服務,衞生署則透過健康評估服務,及早識別有心理問題的人士。


事實上,國際社會日漸趨向減少倚賴公營精神專科服務,轉而側重社區及基層醫療,認為去院舍化的治療能讓情況開始穩定的嚴重精神病人更快、更容易融入社會。故此,香港政府的政策方向,也是鼓勵社區支援及日間護理服務,其宗旨是建立一個精神健康友善的社會,讓正在康復的人士重投社區。



公營醫療難負荷


可是,香港精神健康服務的需求和資源嚴重失衡,令社區為本的治療政策未能盡其所用。先說按世界衞生組織建議,精神科醫生與人口的比例為1:10,000;截至2021年,香港有約400名精神科醫生,比例約為1:20,000,不但大幅落後於世衞標準,隨著患者增多,結果便是首次到公立醫院精神科約診,最長輪候時間近兩年,而且每次覆診只能持續數分鐘。再者,不少精神病患者需要長期護理,而由於私人醫生費用高昂,在沒有醫療保險的情況下,都會轉用醫管局的專科服務,令公共醫療服務不勝負荷。


其次,「個案管理計劃」經理可由精神科護士、職業治療師或社工擔任。食物及衞生局2017年發表的《精神健康檢討報告》指,每名個案經理須同時照顧約40至60名嚴重精神病患者,是英美的兩倍,病人能否得到有質素的跟進治療,令人懷疑。


此外,計劃所跟進的個案均有期限,通常約一至兩年便轉介社區中心跟進。精神病屬長期病患,嚴重精神病患者的復康路更是漫長,故此現時社區中心承接的長期個案數目不斷增長。


改善人手政策


就增加醫生人手,有指醫務委員會可放寬引入海外專科醫生的限制。此外,本地醫學院可考慮加強普通科醫生的培訓,以協助處理病情穩定的個案,減輕專科服務的壓力。當局亦應該增撥資源,強化「個案管理計劃」和「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社區中心)的支援,包括改善人手比例、增聘精神科護士、協助服務單位設立永久會址等。


釋除市民疑慮


至於地區居民的安全疑慮,當局應檢討現行的「有條件釋放」機制。《精神健康條例》規定,如病人被強制羈留,並有刑事暴力的病歷或傾向,可在施加若干條件的情況下獲得釋放,釋放條件包括居住在指明地方、接受覆診及服用處方藥物等;當該名病人沒有遵守釋放條件,以及基於其健康或安全或為保護他人著想,便可把該名病人召回精神病院。


立法會議員邱達根建議在本港引入「社區治療令」,即強制符合指定條件的精神病患者,在社區居住期間接受一套訂明的療程,不遵從規定者會被召回醫院接受治療,目前多個國家及地區均有實施此制度,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比利時、盧森堡、瑞典、挪威、以色列、台灣等。這項法律針對未有遵從規定或依時服藥,而對他人構成危險的患者,以確保患者本身以至市民大眾的健康和安全。



事實上,長期隔離只會令精神病患者更脫離現實,增加依賴性和自卑感,令他們更難痊癒。社區設施主要是為協助精神病患者適應社會而設,群體及有規律的生活,對患者的康復有很大幫助。而且,相比任由他們分散活動、缺乏照顧,患者在專業人員的觀察和輔導下,更能減少不必要的滋擾。

 

概念貫通


疾病治療

疾病治療指為了緩解或治療疾病而採取的行動或措施。西醫除了用醫藥產品外,還採取不同治療方法,如化學療法、物理治療、外科手術、放射治療等,而心理治療就是常用於情緒及精神疾病的方法,以幫助增強病人克服壓力、抑鬱和感情波動。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用以衡量人們生活的好壞程度,跟生活水平有密切關係。簡單而言,一定程度的生活水平是保持較高生活素質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


相關概念


醫患關係(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社教化(Socialization)

疾病治療(Treatment of Diseases)


詞彙選介


長期病患(Chronically Illness)

社區治療令(Community Treatment Order)

基層醫療(Primary Medical Care)

公立醫院(Public Hospital)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香港精神病患的醫療有何不足?

2. 參考資料,就消除社會大眾對精神病患者的歧視而言,提出一些建議。

 

參考答案


1. 香港精神病患的醫療有以下不足:


醫生嚴重不足:按世界衞生組織建議,精神科醫生與人口的比例為1:10,000;截至2021年,香港有約400名精神科醫生,比例約為1:20,000,大幅落後於世衞標準,故未能及早醫治精神病患者。


輸候應診時間長且不足:由於精神病患者增多,首次到公立醫院精神科約診,最長輪候時間接近兩年,且每次覆診只能持續數分鐘,故患者有機會未能得到適切的治療。

醫療保障不足:由於不少精神病患者需要長期護理,而由於私人醫生費用高昂,在沒有醫療保險的情況下,都會轉用醫管局的專科服務,令公共醫療服務不勝負荷。


2. 就消除社會大眾對精神病患者的歧視而言,一些建議如下:


• 政府該透過公眾教育和宣傳,提升市民大眾(包括傳媒)對精神健康的認知和了解,並促進市民接納精神病康復者,從而協助他們融入社會,包括與傳媒合作就精神病及患者作出正面的報道、在電視及電台播放特輯節目、宣傳短片/聲帶、在報章刊登特刊,以地區居民為對象的宣傳活動等,藉以提高市民對精神健康的認識,和加強社會對精神病康復者的接納。


• 就為免部分精神病患者害怕被負面標籤、甚至影響工作機會,以致諱疾忌醫,醫管局現時採取了若干靈活措施,包括病人可在周末到精神科專科門診接受藥物注射、到診證明書不會顯示診所名稱、情況穩定的病人被安排每隔12至16周才覆診等,這些都是正確的方向,讓更多人對精神病患者放下戒心,從認識、了解,繼而釋除心中疑慮。就此,當局亦可邀請僱主分享接納及合作過程,宣揚與他們共融的積極態度。


• 一些關顧精神病患者的非牟利政府機構可多接納精神病患者做義工,貢獻社會,從而令大眾改觀他們為危險人物的印象,又或為他們打造發聲機會,如起源自丹麥的「真人圖書館」,將人比喻成「書籍」、將對話比喻成「閱讀」,邀請備受歧視的特定族群擔任「真人圖書」,讓「圖書」與「讀者」作面對面的溝通與交流。活動目標為打破以往既定標籤,看見分享者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多加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