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青未來怎樣向上流?

國際獅子總會中國港澳三0三區(獅子會)早前委託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進行「香港青年對未來的看法」問卷調查,成功訪問803名15至30歲的香港居民,發現有逾半港青擁有夢想,但對前景感悲觀。之後,該會以問卷調查的結果為基礎,聯同八間社福基構舉辦「未來」全港青少年持續發展圓桌高峰論壇2021,討論如何提升青少年面對未來的關鍵能力及如何提升他們向上流動。



青年對前景悲觀


就上述調查,受訪者對其未來的整體生活發展,以及香港社會未來的樂觀程度均感悲觀,在10分滿分中,分別僅得4.76及2.95分,比2018年數字下跌兩三成。此外,大專或以上教育程度的受訪者中,有約四成人認為畢業後僅有一半機會可以做到心目中理想的工作,更有24.4%人認為是一定或多數無機會,數字遠超2018年研究的2.7%。


調查又把應付未來的「關鍵能力」分成四類,發現青年對自己的「溝通協作能力」最有信心:74.3%受訪者認為本身的能力足以面對未來挑戰;其次是「運用科技能力」(61.1%),然後是「創新解難能力」(50.8%),而最低是「理財及人生規劃能力」(45.8%)。而普遍受訪者認為,繼學歷為影響未來生活的重要因素,其次為「投資理財能力」,可是有近七成人同意「學識理財投資對青年人向上流動十分重要」。


至於近年被港府吹捧「融入國家發展」、「擁抱發展機遇」的大灣區,調查中僅得6.5%青少年認為在大灣區工作與香港無差別,並表示願意到大灣區工作。有57.5%受訪青年表示,希望離開香港到中國以外地方發展,相比2018年的46.8%增加逾一成。


宜積極提升理財及投資能力


疫情下,畢業生難找工作,可幸他們信心未失,故就業支援屬當前要務。值得注意的,是青年自言其「理財及人生規劃能力不足」,因此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不妨考慮與不同機構合作,提供針對青年的高階理財教育課程,讓新生代儘早認識各種投資工具,從而在自己能承受較大風險及資本較少的情況下,學習如何賺取人生第一桶金。


世代效應著手重建互信


除上所述,乘著中國崛起並於今年迎接「第一個100年」,香港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香港人總得顧全大局、認清大勢。融入大灣區既然早晚成事,當局便應該進一步向年輕一代詳細介紹大灣區各個不同地區具體有哪些投資、創業和就業機會。事實上,參與「未來」論壇的一些青年組織,已於過去幾年開展了這方面的工作,可惜宣傳有限,故此特區政府宜積極投放大量資源,包括舉行大型就業和投資展覽,以更實際的方式推介大灣區。


部分論壇講者的看法






概念貫通


競爭力

競爭力是一種相對指標,必須通過競爭才能表現出來,且有大小或強弱之分,但難準確測度。競爭力包含對對手在現在及未來可展示的能力作出評價,亦可根據目標時間內,在競爭群體中的表現而作出評價。毋庸置疑,港青必須與時並進,提升其競爭力,才能在社會向上流。


生活技能

生活技能指幫助個人在社會生存的基本技能,不僅學習知識,更要學習在社會上與人相處。生活技能可分為三大範疇:人際關係技能(interpersonal skills)、認知技能(cognitive skills)及情緒應付技能(emotional coping skills)。




相關概念


競爭力(Competitiveness)

成長與發展(Growth and Development)

生活技能(Life Skills)

價值觀(Value)




詞彙選介


大灣區(Greater Bay Area)

關鍵能力(Key Competence)

悲觀(Pessimistic)

社會向上流動(Upward Social Mobility)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香港青少年向上流有何障礙?

2. 你是否同意「教育失去了促進社會跨代流動的功能」?請解釋你的觀點。



參考答案


1. 香港青少年向上流的障礙如下:


社會生活指數高企:大部分青少年薪金微薄,面對生活指數高企,難以負擔日常生活的開支。如資料中指,年輕人貧窮問題嚴重,於2019年18至29歲的青少年有超過13%處於貧窮狀態,即使在政府政策幫助下,仍有相當多年輕人需要為生活及家庭負擔而感到有壓力,更遑論能應付高昂的樓價置業,故難以提升生活素質和在社會向上流。


同輩學歷競爭激烈:35歲以下的青少年有逾四成「一take過」入讀大學,顯示香港過去兩三年在高等教育方面已經完成了「量」的擴張,惟現時學校課程集中於DSE,青少年或需要更多技術培訓,才能貼合社會的需要。再者,香港學歷也在貶值,修讀碩士與博士的人數持續上升。但是,香港的經濟多元,難以提供足夠的空間讓青少年盡展所長,如資料中指,有約四成人認為畢業後僅有一半機會可以做到心目中理想的工作,更有24.4%人認為是一定或多數無機會,這都導致青少年的社會流動性低。


2. 同意:

• 本地經濟模式單一,如香港四大支柱中,只有金融服務業、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業的前景較佳,而職場上的工種較多為資訊科技與網絡產業,年輕人發展空間及機會少,尤其是文科生和不諳走科技路線的人,出路更窄,以致今時今日大家貶低教育的意義,事實也難促進社會跨代流動。

• 現時的青少年即使接受高等教育,在工種少、未必做到心儀的工作一展所長的情況下,工資也許難追上物價,經濟能力及生活質素難以提升,所以教育難促進社會跨代流動。

• 香港的基礎教育欠佳,在培養學童「創新解難能力」和「理財及人生規劃能力」欠奉,然而有近七成人同意「學識理財投資」對青年人向上流動十分重要。由此可見,現行教育促進社會跨代流動的功能不足。


不同意:

• 根據資料,普遍受訪者認為,學歷為影響未來生活的重要因素。毋庸置疑,教育可提升個人競爭力,對從事高增值、高端職位有一定優勢,有助改善就業前景,從而成功向上流。

• 教育有助增長知識、擴闊視野及人際網絡,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提升個人的社會地位,達致跨代流動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