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生活,青年應否急上車?


2. 原城市領先指數(CCL Index)計,樓市自2008/09年環球金融危機後便持續升勢,由2008年12月的低位,到2018年8月的對上一個高位,累計上升2.3倍。長達10年的大牛市期間,超過10%的調整就只有2015/16年的一次(共13%)。同樣,根據美聯物業的租金數據,租金亦隨樓價同步上升,招來愈來愈多人心急做業主,到底這樣做是否值得鼓勵和支持呢?

樓市實況 1:紓緩供不應求的房策政府話:

為了應付住屋需要,除了「明日大嶼」計劃填海造地增加房屋供應,還有短中期措施,包括修訂資助房屋的定價策略;把預留建私樓的地皮撥作發展公營房屋,及後更將房屋供應的公私營比例由60:40改為70:30;成立專責小組推行過渡性房屋;徵收一手樓空置稅等。 坊間反應: 在實際房屋供應未變的情況下,這等於縮減私樓供應,難免令住宅租金和樓價升勢火上加油! 資助房屋「賣大包」減價,吸引力大增;外加私樓供應減少令樓價上升,連本來負擔得起私樓的人也變成買不起,進一步增加對資助房屋的需求,供應只會更加跟不上,絕對是拿石頭砸自己腳的惡性循環!

 

樓市實況 2:漣漪效應推通脹


計算通脹的消費者物價指數中,權重最高,達34%的便是住屋成本。換言之,私人租金和樓價上升會直接推升通脹。而通脹率又會成為來年企業產品和公共事業加價、還有最重要的—加租的指標,推升下一年的通脹……如此類推,形成另一個惡性循環。結果受害最深的,便是居於?房等要捱貴租金的市民!

樓價今年創新高,全年錄得雙位數升幅已成定局;沒有「父幹」幫忙的年輕人依然難以「上車」、?房戶續捱貴租、貧富懸殊不但難以改善,更會在未來兩、三年急速惡化。

 

樓市實況 3:房屋供求持續失衡  


花旗銀行公布首季本港市民置業意向調查顯示,看好未來12個月樓價上升比例由上季的18%增至42%,看跌比例則由57%跌至24%。26%市民對置業感興趣,當中以年輕人和未婚單身族最渴望上車。市民對樓市看法逆轉,底因有二:其一,儲局暗示今年停加息。其二,政府過早更改公私樓建屋比例,未來私樓供應減少25%,但短中期土地供應短缺,最快也要五年後才有單位落成,勢令房屋供求進一步失衡。 樓市重拾升勢,令青年人怕愈遲入市會愈貴而急於置業。他們若沒父幹,只能選擇面積約200呎或以下的一手納米盤,因入場銀碼較細,而且發展商又提供高成數按揭,上車較易。而發展商為應對市場「剛需」,將貨就價,料單位將愈?愈細,呎價亦愈賣愈貴,使納米盤又回到在升市升得快,在跌市也跌得急的循環。

 

年青人買樓與否


擺在青年人面前有兩種選擇:要麼努力工作,節衣縮食,儲首期買樓;要麼暫且不以買樓為生活目標,待將來條件成熟時,才作這方面的打算。
我剛踏入社會工作時,從不敢考慮買樓,一是自知一時間買不起,二是年輕時有很多比買樓更值得努力的事等著我去做。如果一旦買了樓,就會成為「樓奴」,思想與行為就會受制於供樓還債的需要,人生的發展必會受到局限。
當時的年輕人比較現實,知道社會上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成為業主(現時也只是一半多少少),所以都不會認為買不起樓就是社會欠他們的,非要歸咎政府不可。現實是世上大部分地方的年輕人都要工作十年左右,才有機會首次置業,能否買得起還得看你在事業上的發展。
我見過一些自稱拒做「樓奴」的年輕人,口中雖說不願做「樓奴」,但心中卻充滿對買不起樓的怨恨,一心只想促使政府在政策上幫助他們買樓,關注面十分狹窄,思想上仍受「急當業主」的情意結所制約。一個真有理想的年輕人,何須為急做業主而自尋煩惱?

施永青

 

概念貫通


壓力

壓力可泛指任何造成生理或心理不正常的干擾,通常 指精神壓力。壓力很多時來自外界,也會因個人要求 過高,或能力不逮,甚至源於某些不明的因素而成。 有些年青人急於置業,為生活帶來沉重的壓力。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用以衡量人們生活的好壞程度,跟生活水平有密切關係。簡單 而言,一定程度的生活水平是保持較高生活素質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 分條件。就居住的生活素質而言,除了樓宇新淨,空間亦很重要,奈何 天價納米樓不但愈來愈多,而且愈劏愈細,實在無視市民的生活素質。

 

相關概念


土地供應 (Land Supply)

生活素質 (Quality of Life)

壓力 (Stress)

價值觀 (Value)

 

詞彙選介


樓奴 (House Slaves)

通脹 (Inflation)

納米樓 (Nano Flats)

劏房 (Sub-divided Flats)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指出及解釋現時年青人置業難的兩個原因。

2. 討論:「為了保障將來的生活素質,年青人應該努力賺錢置業。」

 

參考答案


1. 現時年青人置業難的兩個原因:


住屋不夠:政府資助房屋如居屋、公屋,甚或首置上車盤都供不應求,令青年覺得可盼不可即。又因居屋「賣大包」減價,令需求急增,抽中機會猶如中彩票;外加公私營房屋比例由6:4轉為7:3,私樓供應減少,經常超額認購,不是有錢就可以上車。

樓價高企本港樓宇供求長期失衡,樓價持續上升,已超出很多市民,尤其年青人的負擔能力,他們除非「靠父幹」,否則二、三十歲也難上車。


2. 應該:

  • 物業保值,能抗通脹,而且暫不見樓市有泡沫,樓價長遠看漲;所以為保障將來生活,年青人該努力賺錢置業,以免走失資產增值、提升生活素質的機會。

  • 隨著年紀漸長,更需要私人空間;加上擁有物業也許是結婚的條件,所以賺錢置業有助保障未來生活素質。

  • 租樓不划算,資助房屋未必能抽中,故此若年青人想將來有穩定居所,立志置業是長遠保障生活素質的唯一方法。

不應該:

  • 年青人努力賺錢追不上樓價急升,到頭來過分營役、浪費青春,影響現時生活素質之同時,錯過很多增值和發展的機會。

  • 如施永青所言,年青人大都要工作十年左右,才有機會首次置業,能否買得起還得看你在事業上的發展。所以,年輕人不應過於急進,要追求工作和生活平衡,多放心力在個人發展上而非老想置業。

  • 錢在年青人手上乃無可估量的機會成本,應該好好運用,追求理想或裝備自己,而非將錢押在物業上,以致流動資金緊絀,全無彈性另作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