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湧現「短貧戶」,如何幫?


過去一年,疫情加上社運重創經濟,經濟結構轉型,基層首當其衝,不少人處於失業、被減薪、被逼放無薪假,其至停薪留職,陷入生活不安及短期貧窮,極需要一個喘息空間。香港首個社房企「要有光」一直開拓可持續的社會房屋項目及促進短貧戶向上流動,今年走多一步,再讓租戶利用兩三年實踐另一個人生計劃,跨過難關,結果有意入住社會房屋的個案較以往多十倍以上。

■ 圖片來源:要有光網頁、shutterstock ■ 資料來源:綜合報道、要有光網頁 歷短貧戶「想靠自己」 「要有光」行政總裁余偉業指,短貧戶未必想接受很多援助,「短貧戶不認為自己要人幫,亦不想接受人幫,他們不想靠人,想靠自己。 」他指出,不少租戶都以為自己咬實牙關就能夠撐過來,不想依賴社工、綜援等福利,「短貧戶要面對的,其實只是一級難關,要跨過去。 」 他稱其角色介乎「無人幫」與社工之間,先從本地業主徵集住屋單位,之後翻新做「光房」,再分租予短貧戶最多三年,期間督導他們改變人生。「公司職員除了每月定時上門收租,也會順道關注他們如何轉型。職員就是租戶的人生教練,為他們提供財務以外的幫助和建議。 」


余偉業認為,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人,跟現今青年一樣窮,但沒有人對前景失信心。如今,他正要推動租戶抱有希望,「人生要完成轉型,既要講求住屋,也要連財務、就業、個人健康、家庭結構,教養仔女等,全部都要做好。」 大學生也是短貧戶 余偉業又表示,有很年輕人畢業後無家可歸,有困難,又或者諸多想頭,好想一一實踐。現在至少有兩名年輕租戶入住「要有光」過渡屋,讓他們有空間邊學邊試,邊見工邊創業。期間,余偉業發現青年人對社會產生怨懟的同時,卻忽視了生涯規劃,也欠理財觀念。於是,「要有光」作為督導角色,會向他們提供訓練,包括增加理財意識,以至反思人生。 失業交租靠積蓄 有從事餐飲業的單親媽媽Eva半年前入住「光房」社會房間,期間失業,兩個月來跟6歲兒子朝夕相對,在家做瑜伽、繪畫打發時間,也不敢帶兒子落樓,怕沾染新冠病毒。現時主要依賴積蓄交租,勉強能維持生活。 跟Eva同屋的另一個家庭,有成員從內地返港,需家居檢疫。Eva主動搬往朋友家暫住,騰出整間「光房」讓同屋自我隔離。Eva坦言生活有點不便,但跟同屋相比,倘若14天檢疫只能留在房間,完全沒有活動空間,或許心情更差。 光房體現兩大精神 余偉業稱,Eva的抗疫生活體現了營運「光房」的兩項精神:第一,「光房」屋租以住戶收入水平釐定;他鼓勵租戶培養儲蓄習慣,數據顯示租戶入住「光房」三年後,普遍能儲數萬元,應付日後短期貧窮的情況。第二,「光房」項目或需與兩至三個家庭共住,有助推動基層戶建立鄰里關係,提升社交能力,相信有助基層向上流動;而Eva正正表現出租戶「疫」境互助的精神。 港有業主想回饋社會 此外,很多人都關心徵集住屋做光房是否困難,余偉業就說,社會確有業主渴望幫人,尋求「心中富有」;有人在疫市下買樓做光房業主,想為社會做點事,「很多業主想善用自己的財富投資社區,但香港這類投資專案較少。 」

 

概念貫通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用以衡量人們生活的好壞程度,跟生活水平有密切關係。簡單而言,一定程度的生活水平是保持較高生活素質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從上文可見,申請入住光房的人,即使窮,也有意欲追求生活素質。 社會階層流動 社會階層流動指從一個社會階層走到另一個階層的現象。而人們能否從低下的階層向上流動,便要視乎該社會是屬於開放型還是封閉型。但即使是開放型的社會,單憑個人努力亦未必能攀上更高的社會階層,一些先天因素,如性別、家庭背景、社會關係等都有決定性影響。光房的團隊雖對短貧戶提供支援,但作用多少,還是看短貧戶本身吧。

 

相關概念 尊嚴(Dignity) 需要(Needs)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社會階層流動(Social Mobility)

 

詞彙選介 生涯規劃(Career Planning) 理財觀念(Financial Concepts) 要有光(Light Be) 鄰里關係(Neighborhood Relations)

 

思考問題

1. 根據以上資料,短貧戶有甚麼需要? 2. 你在多大程度上認為「要有光」的計劃有助短貧戶脫貧?解釋你的觀點。

 

參考答案

1. 短貧戶有以下需要: • 一個負擔得起,可供喘息的舒適空間。 • 一個可以改善經濟和生活素質的機會。 • 就業、學業、財政、時間管理上的專業諮詢或建議。 2. 很少程度: • 現實可見,香港經濟前景不明,物價高漲,失業率高企,即使短貧戶入住光房暫時可節省生活開支,甚至有儲蓄,但如數據顯示,租戶入住「光房」三年後,僅能儲錢數萬元,只能應付日後短期貧窮情況,未必能脫貧。 • 從「要有光」的五大轉型方向及目標可見,所謂人生導師僅是提供一些建議,對短貧戶的實際幫助不大,還得靠短貧戶改變現狀的決心、努力及際遇,所以在短時間脫貧還是相當不易。 很大程度: •「要有光」計劃的租金按住戶的負擔能力計算,月租由3000元至5000元不等,租予有居住困難的三人或以上家庭,只要租戶有工作,應付生活開支之餘,該有較多餘錢儲蓄,預備未來生活所需,甚至短貧。 •「要有光」計劃的租戶以三年為限,這給予短貧戶動力在三年內努力工作和生活,為脫貧鋪路。 •「要有光」的職員是租戶的人生教練,為他們提供財務以外的幫助和建議之餘,據知他們還會為租戶安排不同技能課程,例如教導修理水龍頭、維修水電裝置等,讓他們助人自助,也節省生活開支,有助脫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