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勞工之苦,你看到了嗎?


當印度總理莫迪宣布全國封鎖21天時,社會陷入一片混亂,當中最惶恐的,要數一班日薪工人;一位工人接受當地電視台訪問時直言:「總理當然可以輕鬆說出『不要踏出家門』的話,若我不出門一週,我的妻兒就要死。」這話當頭捧喝,提醒忙著家居隔離、埋怨在家工作或網上上課,甚至抱怨被困在家十分苦悶的人們,可選擇保持社交距離和自我隔離,是多麼的奢侈和幸運。


■ 撰文:Suki ■ 資料來源:綜合報道



疫情令基層百上加斤


新冠肺炎為全人類帶來挑戰,而對基層來說,往往是百上加斤。於居住和?生環境欠佳、人口極稠密的貧民區實施全國封鎖,如同虛設。


在較富足地區卻見人們在家居隔離期間,站出露台拍手互相鼓勵,同時以示對總理莫迪厲行抗疫措施的支持,成為社交網站上美麗的畫面;另一方面,卻有很多負責社會「必要服務」的勞工,因封鎖措施而無法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每天赤腳行幾小時上班;有些領日薪的基層工人更因停工而生活無以為繼,更有男童因父親停工而餓死。


這些新聞駭人聽聞,各地不少媒體紛紛轉載,尤其已發展國家和地區。當中不乏大字標題聲稱要反思,在呼籲保持社交距離和自我隔離之餘,要關注弱勢面對的困境;甚至有多份報章質問印度政府是否應該做好一點,準備充足一點。


弱勢之困各地皆見


然而,相似的事情其實在世界各地發生。以美國為例,一些每天都需冒較高風險上班的「必要服務人員」—司機、貨運工人、售貨員、收銀、清潔工、保安……不但未必獲公司發放「危險津貼」(或稱英雄資助),甚至被減薪,以維持社會有序運作。更諷刺的是,美國政府目前為失業者、工時不足者或被裁員者提供資助,而這些「必要服務人員」因工作「太重要」而繼續上班,收入卻或比安坐家中的低,尤其其工種本來的薪金就較低。雖然有些大企業如零售巨頭Amazon和Target等有提供危險津貼,惟也只屬業界少數。


又以香港為例。樂施會與清潔工人職工會以問卷調查了解外判清潔工人在疫情下的工作處境,結果發現他們依舊賺取每小時$37.5元的最低工資,每天工作8小時只賺到300元。而在早前鬧「口罩荒」期間,部分人的外判商也沒提供任何援助,加上他們大多不懂網購,工時長亦沒條件排隊,只好「捱貴口罩」,買一盒已花掉一日人工。不幸之大幸,是政府早前宣布透過「防疫抗疫基金」向當局及香港房屋委員會服務承辦商聘用的合資格清潔及保安人員發放津貼,每名人員每月獲發一千元,為期不少於四個月,涉及逾340個承辦商,約6萬名工人受惠。


津貼流向工人還是企業?


不過,也不是所有津貼都能順利送到前線工作者手裡。如政府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向每輛持牌的士的登記車主提供一筆三萬元補貼;同時亦向符合開工日數規定的常規的士司機提供每月六千元補貼,為期六個月,而開工日數不符合規定的的士司機亦可獲發一筆7,500元補貼。惟當中未有規定獲補助的車主需凍結車租,消息一出,不少車行、車主乘機加車租,換言之前線司機尚未拿到補貼,已預先失去一大部分。早前也有前線巴士司機反映,公司獲政府減免油錢和電費,車站減租75%,但公司仍然扣除員工的加班補貼及縮減工時。


所謂「你睇我好,我睇你好」,企業自有其難處。香港的士商會主席黃保強強調,車主供車的負擔沉重,保險費亦高昂,因此有需要加車租,況且加租後仍未回復疫情前的水平。而九巴發言人則指疫情下市民對巴士服務的需求減少,因此無法確保司機工時,強調至今未有裁員、減薪或強制放無薪假,已盡力保障員工生計。


最低工資 恐被下調


疫情之下,本港市道受衝擊,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預期全年經濟負增長4至7%,而最新失業率更升至4.2%;加上經濟前景未明朗,令人關注計劃在本年檢討的最低工資會否被下調。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強調,本港賺取最低工資的勞工大部分是清潔工、保安等在抗疫期間仍然在前線上班的人,形容再調低最低工資水平是「刻薄過頭」。


疫情無眼,人人受影響,各有各苦。惟除了關注自己,也應放眼四周,關懷他人,才不致放大自身困境,而忽視他人以至社會弱勢社群的需要;才不致忘記那些「必要服務人員」的功勞。

 

概念貫通


勞工權益

勞工權益不單是經濟上的利益,亦指勞工享有籌組和參加工會、公平和滿意的工作環境和報酬的權利。香港不少基層勞工被視為「必要服務人員」,在疫情下要冒險上班,以維持社會運作。在經濟學上,工作風險愈高,工資愈高,且僱主或需提供「危險津貼」及保護措施來吸引僱員上班。惟基層手停口停,即使權益未受保障,也因議價能力低而繼續上班。


資源分配

在經濟活動中,由於資源有限,造成可用資源匱乏與不足。要有效使用資源,並達成公平、合理的分配原則,可使用優先順序(Priorities)或取捨(Trade-off)等方式。最低工資有助保障勞工的工資不會過低,是社會重新分配收入的政策之一。惟由於牽涉僱主及僱員各自的利益,每次討論最低工資水平時,往往難以達成共識。



相關概念

勞工權益(Labour Rights)

最低工資(Minimum Wage)

資源分配(Resource Allocation)

社會保障(Social Security)


詞彙選介

危險/英雄津貼(Hazard/Hero Pay)

裁員(Layoffs)

無薪假(No Pay Leave)

保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


 

思考問題

1. 解釋只有少數企業向勞工提供危險津貼的原因。

2. 你是否同意今年檢討最低工資水平時,應將法定金額下調?


參考答案

1. 只有少數企業向勞工提供危險津貼的原因:


加劇經營困難:企業在疫情下生意大受打擊,營運已面對不少困難,若再向員工提供危險津貼,會增加成本以及進一步減少流動資金。因此,只有少數企業,且大多是大型、連鎖、上市集團如Amazon和Target等巨頭才有能力在此時提供危險津貼,甚至可藉機滿足員工訴求及企業責任,而提升企業形象。


勞工缺乏議價能力:香港的勞工沒有集體談判權,加上政府缺乏失業援助政策,令勞工難有議價能力向僱主爭取更好待遇。而且,疫情之下很多企業裁員,市道欠佳下鮮有新職位,令企業毋須透過改善待遇來挽留人才及人手。


2. 同意:

保障低技術勞工:整體經濟下行,調低最低工資反過來可保障市場上競爭力較低、正賺取最低工資的勞工,免被裁員。期間,他們可申請低薪津貼等措施,保障生活。

與企業共渡時艱:若此時再上調最低工資,無疑會令企業百上加斤,部分甚至要結業收場,反而造成更多人士失業。而此時下調最低工資水平,有助企業在毋須裁員的情況渡過時艱,使勞工仍能有收入。待經濟環境改善,委員會便可再次調高工資。


不同意:

發出錯誤訊息:現時不少企業已透過削減員工資源減成本,包括減薪、停職、強制放無薪假等。若再下調最低工資,或會向僱主發出錯誤訊息,鼓勵企業以剝削員工工資為改善營運的手段。此外,工資只屬最低水平的勞工,大多是從事清潔、保安的外判工人,他們在疫情下繼續冒險工作,維持社會運作,若再下調其工資,等同默許社會剝削外判工。

企業已獲政府資助:雖說企業受疫情影響,前景嚴峻。惟政府已推出各項資助措施。政府聲稱那些措施有助保障就業,惟僱員難以從中直接受惠,也無法監管企業如何使用資助。因此,不應下調最低工資,甚至應維持上調趨勢,才能幫助勞工渡過時艱。

有違原意:定期檢討最低工資的原因,是因為它應跟上通脹水平,確保勞工的工資不會過低,有一定生活保障。惟疫情下通脹未有放緩,消費負擔更見沉重,因此不應調低最低工資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