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研發競賽,在鬥甚麼?


事隔近五個月,新冠肺炎的疫情終見退勢,截稿之時香港已逾兩星期沒有新增本地個案。不過,醫學界仍未找到預防和治療之法,疫情隨時有機會捲土重來。事實上,不少分析更認為,在研發到疫苗或治療方法前,人們的生活恐怕都難以回復正常。為此,全球都加緊研發疫苗。這是一場比賽,你知道比的是甚麼嗎?

未有疫苗宜長期抗疫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一直關注公共衞生危機,他亦是最早警告港府及港人提防新冠疫情的專家之一。就新增感染個案減少甚至歸零,他形容港人打贏了第一場疫戰,但強調新冠肺炎傳播速度快,社區內亦出現很多無明顯病徵的隱性患者,難以沿用28天無新增個案的原則來判定疫情是否已經受控。他又認為它與沙士不同,不會隨時間離開,呼籲大眾應在目前「休戰期」為迎戰第二波冬季疫情做準備。前香港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亦建議港府把部分抗疫措施融入巿民生活中,成為日後「新常態」。 病毒不會隨時間消失,就只能憑研發出疫苗,為人類提供抗體來戰勝它;惟這又談何容易?袁國勇的研究團隊雖獲港府撥出2,000萬元資助研發疫苗工作,惟他亦不敢樂觀,直言:「不要對疫苗有太大期望。」他指研發工作至少需要一年,而且人類史上從未試過大量注射冠狀病毒疫苗,即使新疫苗面世,也不知有何副作用,或令病情惡化、癱瘓等;認為暫時還是以口罩防疫較好。


全球合作有暗湧?

由此可見,即使近日疫情有所緩和,也不會長治久安。各國深知肚明,所以加緊推動研發疫苗的工作。如世衞成立了一個由科學家、醫生、贊助商、疫苗生產商組成的「全球疫苗研究小組」。本月歐盟亦召開了「國際募捐峰會」,共籌得74億歐元(620億港元),大部分將用於研發和測試新冠肺炎的疫苗和藥物。會議以歐盟為首,加拿大、日本、澳洲、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國家都有參與。認捐最多的是歐盟委員會,達10億歐元,挪威、日本、加拿大、德國、法國隨後。而美國多位名人,如富商Bill Gates和歌手Madonna亦有認捐。 不過,美國、俄羅斯和印度並沒有參與;中國原定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會議,但最後換成駐歐盟大使張明出席,會上也未有認捐。有消息指,歐盟有官員私下批評美國不合作;被問到美國為何不參與,華府官員只強調美國正領導全球抗疫工作,政府和企業已分別投入26億及70億美元研發疫苗藥物;又公開相關的科學數據庫,並分享研究資料。

一枝疫苗不簡單


表面上,多國在會議成功集合了一筆龐大的資金,但未達到原有目標金額—75億歐元。聯合國秘書長Antonio Guterres強調這筆錢只是「首期」,若要全世界都可共享針對新冠病毒的疫苗和藥物,或需要多五倍資金。那是因為研發疫苗是一個相當繁複、耗時和昂貴的過程:

 

一般疫苗研發過程


探尋階段:研究人員在實驗室尋找適合的抗原。它可以是與病毒相似的粒子、減活或滅活的病菌或病毒,或病原體的其他物質。由於可能性眾多,要識別出對特定疾病有反應的抗原,一般需要2至4年。

臨床前研究:為候選疫苗作細胞和動物測試,驗證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效果。過程一般需1至2年,有很多疫苗在此階段因免疫效果不彰而宣告失敗。

臨床第一階段:首次進行人體試驗,一般涉及20至80名試驗對象,全部接種候選疫苗。此階段的目標是驗證疫苗是否適合人類接種;甚至會進行挑戰性研究,不是讓接種者如常生活,而要他們刻意曝露在細菌中,加快觀察疫苗能否提供抗體。

臨床第二階段:試驗者增至數百人,部分是有較大感染風險的人。當中部分會接受安慰劑。此階段目標是驗證疫苗的安全性、效果、適合劑量、抗體出現時間等等。

臨床第三階段:試驗者有千人至萬人不等,部分人會接受安慰劑。此階段目標是透過大量接種者,進一步驗證疫苗的安全性,如會否有罕見副作用等。

通過第三階段,並完成其他相關行政程序後,方可正式投入生產。


 

疫苗研發潮流可持續?


目前,全球有百多個新冠疫苗的研究項目,雖然大部分仍處初步階段,但已有8款候選疫苗率先開展人體試驗。相比一般需時數年至十多年,這速度實在驚人,反映各國以至各大藥廠都視之為當前要務。



事實上,藥廠正破天荒合作。生產疫苗的利潤很低,尤其針對大流行的疫苗,因為當疫情減退,就更難獲利。因此藥廠對研發疫苗的興趣不大。但今次面對新冠肺炎,全球四大龍頭藥廠:GSK、Johnson & Johnson、Pfizer 和 Sanofi都正研發疫苗,GSK和Sanofi甚至一起合作。

這些合作叫人樂見,畢竟研發疫苗講求與時間競賽,否則或被逼終止。2003年沙士肆虐,但針對沙士的疫苗一直停留在動物測試,因為待可以進入人體試驗階段時已是2006年,沒有患者可測試,只能無疾而終。4月中,中國宣布第一波疫情已受控,隨即有40多項相關臨床試驗被撤銷,部分稱疫情受控,沒有符合條件的患者入組。流行病學專家鍾南山直言:「中國已失去在國內進行大規模臨床研究的機會。」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教授陳錚鳴指,中國年頭一下子有太多臨床研究上馬,每個項目都需要患者,當時未有協調,導致資源浪費。


科研人員憂虎頭蛇尾


相比時間不足,不少科研人員更擔心研發潮流只有三分鐘熱度。美國梅奧診所醫學中心疫苗研究所負責人Gregory Poland直言:「當疫情成為新聞頭條時,政府就會花錢做研究,但新聞一消失,科研資助就沒了。」

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的行政總裁Seth Berkley也有相同憂慮,強調即使疫情緩和,不代表就不需要疫苗。他以伊波拉疫情為例,雖然疫苗研發成功之時,在西非的疫情已過,但正因有了疫苗,才令之後在剛果共和國的疫情受控,不致流行。他指出,疫苗是最有效和合乎成本效益的公共衞生手段,如憑疫苗才杜絕了天花,並批評每次待發生疫症流行或大流行,如2014年伊波拉、2016年寨卡肆虐時,才掀起短暫疫苗研發潮,反映人們短視。他反問:「寨卡及伊波拉病毒分別在1947年及1976年發現,為甚麼我們沒有預先研發好疫苗?」

疫苗生產線或不勝負荷


不過,即使是進度迅速、科研資金到位,不代表前路順利。即使疫苗面世,要大量生產,再讓全球共享也不容易。世衞指現時因為各種防疫措施,令疫苗產量大減,如麻疹、黃熱病的疫苗已經短缺。Sanofi藥廠又指,即使研發成功,在不影響一般流感疫苗產量下,一年內最多只能生產600萬劑。

須知道,生產疫苗比生產藥物難很多,因為前者需要在嚴格、統一、標準化的情況下培植所需的病菌或病毒,然後淨化它們,減低其殺傷力;後者則只需將有用蛋白經過超濾(Ultrafiltration)和淨化,從而得到想要的抗原就可以了。疫苗的生產時間長,而且品質檢定可能已佔上一半時間。


有意見認為,既然已預視到疫苗生產力不足的問題,即使目前未成功研發疫苗,也應先投資建廠。其中一個支持這觀點的,就是一直做公益工作的美國富豪Bill Gates。他直言那樣做即要花數以十億美元計,而且看似會被浪費掉的投資,但強調那十億美元將會對全球公共衞生發展至關重要,而且對比起因傳染病而造成以萬億美元計的經濟損失只是一筆小錢。


疫苗面世誰應先接種?

歐美疫情未見減退,亞洲又須提防第二波疫情,一旦疫苗成功研發出來,應該怎樣分配?須知道,哪國得到疫苗,哪國的經濟活動就能較快恢復正常,令疫苗分配涉及國際博奕。美國司法部負責國家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John C. Demers已明言:「生物醫學研究長期淪為竊盜目標,尤其是被中國政府覬覦;在商業價值之外,率先成功研發療法或疫苗,將能在地緣政治上發揮重大影響力;我們將竭盡所能保護美國的研究。」 如流行病防備創新聯盟負責人Richard Hatchet所言,由於目前不知哪款候選疫苗真正有效,所以暫且成為大家合作的誘因。但當愈來愈有眉目哪枝疫苗跑出,國家就會為利益參一腳。

 

概念貫通


抗原

這是導致人體出現抗體免疫細胞或細胞免疫反應的病菌或外來異物。 疫苗正是把抗原注入人體,讓身體產生針對這抗原的免疫記憶,待人 們真正接觸到病菌後,便較可能有足夠免疫力抵抗。惟一種病菌的可 能抗原甚多,令識別過程平均長達2至4年。


挑戰性研究

讓參與人體試驗的參加者接種疫苗後,刻意曝露在細 菌中,觀察疫苗能否提供抗體,以測試疫苗的效果。 這研究方法一向有較大爭議,但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嚴 重,愈來愈多人呼籲採用,以加快研製過程。

 

相關概念


抗原(Antigens)

挑戰性研究(Challenge Studies)

免疫力(Immune)

疫苗(Vaccine)

 

詞彙選介


抗體(Antibody)

臨床研究(Clinical Studies)

減活(Inactive)

病原體(Pathogen)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解釋疫苗對公共衞生的重要性。

2. 研發及推出疫苗時,可能會引起哪些持份者衝突?

 

參考答案


1. 疫苗對公共衞生的重要性:

杜絕疾病當大量人口接種疫苗並獲得抗體後,能大大減低疾病的傳染性,甚至杜絕該種傳染病,如天花。

減少公共衞開支疫苗讓身體產生針對特定疾病的免疫記憶,讓人增加抗疫力,減少患上該病的機會,變相減少治療和用藥的公共開支。


2. 研發及推出疫苗時,可能引起的持份者衝突:

國家之間的衝突沒有疫苗,解除封閉措施、恢復經濟活動、重啟社交等都將面對疫情惡化或復燃的風險。為了減低當中的危機,儘快步入復甦,各國政府會爭奪市場上僅有的疫苗,造成衝突。這或演變成價高者得,造成富國與窮國的衝突。如美國2009年得到的H1N1疫苗數目,已相若於世衞發放給77個國家的總數。

各地政府與研發機構的衝突研發疫苗的成本高昂,但利潤充滿不明朗因素,因此藥廠研發的誘因較少,而科研機構則希望本地以至各國政府能提供長期、穩定的資助。惟政府須考慮資源分配和成本效益,因此很多時在爆發疫症後、急需疫苗之時才一下子提供大量資助,疫情過後或單一疫苗成功研發後,資助便大減。

藥廠與國際組織的衝突世衞、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等國際組織希望將疫苗優先分配到疫情較嚴峻的國家;或平均分配給全球各國,以提升整體抗疫效果。惟藥廠可能面對其工廠所在地,或其投資者,或所屬國家的壓力,要求優先獲得其所生產的疫苗。又或因為研發成本高昂,希望以價高者得方式賣出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