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疫市求生積極開源難節流


受新冠肺炎疫情及限聚令的打擊,各行各業的生意大受影響,本港社企經營亦持續受壓,經濟情況每況愈下。有機構建議政府推出特別措施,協助社企度過難關。與此同時,社企該如何應對疫情下的新常態,化危為機?


個案一:新生精神康復會


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社會企業總經理黃素娟指出,屬下的社會企業大部分為餐飲業務,包括五間咖啡店cafe330,主要位於醫院及大學。由於醫院謝絕訪客,加上大學教職員及學生都紛紛需要在家工作和上課,導致人流和生意大減,營業額比正常情況減少了三分之一至一半。


除此外,其中央廚房的外賣及到會訂單亦連帶減少,舉例以往在聖誕高峰期的營業額可達100萬元,但在疫情下,其派對、酒會等外賣食品訂單近乎零。



製作不同食品解困


雖然政府早前對餐飲業有資助,但她指中央廚房只是在疫情初期獲得一次8萬元資助,之後給予餐飲業的抗疫基金都不適用於食品製造工廠,而中央廚房在租金、人手等營運開支方面佔比較多,因此營運面對極大困難。


該社企於是見疫境下即食及方便翻熱的食品需求大增,便藉此推出急凍包及急凍點心等產品,務求能繼續提供穩定工作機會予康復者。舉例,將數款cafe330王牌餐品如紅酒牛肋條、陳醋一字骨及秘醬雞翼等轉為急凍包,以及推出五色曲奇、有機蘿蔔糕於聖誕及農曆新年推廣,增加額外收入。長遠而言,該社企亦會嘗試與飲食專家和名廚合製有機醃菜及西式醬料等,以及繼續與不同本地品牌研發新產品。



個案二:社企「膳動衡FOODSPORT」


社企「膳動衡FOODSPORT」,原本主要透過舉辦不同形式的運動,將參與者所消耗的卡路里轉化為同等卡路里(或更多)食物,以不同形式捐贈予社會上有需要人士或慈善團體,以及提供企業健康及培訓;疫情下,唯有將所有實體籌卡路里活動改為線上形式、在App上進行。



其創辦人黃子萌(Healthy)表示:「大眾只需在指定日期內做運動,並使用任何手機App來記錄其運動時的卡路里消耗、時間及距離等,並將紀錄上傳至線上捐卡路里平臺上,便可繼續捐卡路里助社群。此舉讓平台行動擴展至海外國家及地區如臺灣、泰國等,以及與跨國企業合辦活動,使社企可保持收入。」


他又稱,在2020年成功為五間本地及一間海外食物銀行共籌到4,802,465千卡路里作食物捐助,較2019年增長了25%;受惠人士約1.5萬人,較2019年增長了8%。


政府宜推社企消費券


香港社會企業總會曾向逾過200間社企進行問卷調查,瞭解業界於去年11至12月期間的營運狀況。根據調查結果顯示,近兩成社企反映會在三個月內面臨結業風險,當中以服務業(82.9%)及餐飲業(75%)認為前景非常負面。而社企對銷售或營運抱持負面影響的首三項因素包括:防疫措施引致成本上升、工作訂單或服務被取消、員工未能上班。


香港社會企業總會會長吳宏增建議,政府部門及公營機構應帶頭採購社企產品及服務,同時推出社企消費券,以説明社企營運並刺激本地經濟,以及可推出新一輪為期半年的保就業計劃,延續政府部門及公營機構處所的社企租戶的租金寬免安排,同樣為期半年。


他還指出,若保就業措施未能安排,政府可向僱用弱勢人士或殘疾人士的社企,按其僱用人數發放特別薪金津貼,建議為僱員薪酬的一半,上限為9,000元;或可資助培訓社企員工學習新技能,如IT應用來應對新常態。




概念貫通


企業社會責任

企業社會責任是指商業機構須要對其營商活動為社會、環境及經濟等方面所帶來的影響,負上責任;企業須以符合商業道德、尊重別人、顧及社區和自然環境的方法來達致商業上的成功,過程中須向僱員、消費者、社區等不同持分者問責。


資訊科技

資訊科技是處理資訊所採用的各種科技的總稱,主要應用電腦科學和通訊科技來設計、開發、安裝和實施資訊系統及應用軟體。電腦和互聯網的普及,令使用電腦生產、處理、交換和傳播各種形式的資訊日益普遍,有助提升社企的營運效率。


相關概念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責任消費(Ethical Consumption)

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

社會回報(Social Return) 


詞彙選介


食物捐助(Food Donation)

資助(Funding)

保就業計劃(Guaranteed Employment Plan)

弱勢人士(Minority)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香港的社企面臨甚麼問題?試舉例說明。

2. 討論:社企比私企更能幫助弱勢社群。


參考答案


1. 香港的社企面臨以下問題:


生意大減:據香港社會企業聯會的數字,受疫情影響,逾八成社企錄得生意額較去年同期下跌,其中近三成社企的跌幅超過五成或以上,更有近一成社企在過去半年完全沒有收入。超過九成受訪社企對2020年9月至2021年3月的銷售預期抱負面態度,七成社企更抱非常負面的預期。文中的社企新生會cafe330便是其一例子,疫境下,營業額比正常情況減少了三分之一至一半。


營運困難:據香港社會企業聯會的數字,疫情下,大部分受訪社企都採取縮減營業時間及縮減工時的措施應對。四分之一的受訪社企的現金流只能支持營運少於三個月,甚至有機會結業,一成社企已暫停營運。文中的社企社「膳動衡FOODSPORT」就因疫情不能實地活動而轉至以網上及應用程式舉行。


2. 社企的存在價值,原意是處理政府忽視的問題。而經營社企,並非做慈善,而是通過企業策略和自負盈虧的營運方式達到某個社會目的,如帶動社區經濟、協助求職困難的社群如長者、婦女和殘障人士就業,社企是以商業手法針對解決社會問題。因此,不少社企都關顧弱勢社群,而「社企」這個招牌亦有利獲得更多人支持其業務,使之可持續發展。相反,雖然很多私人企業基於企業社會責任、公司形象幫助弱勢,做法亦往往令人驚喜,但卻不持久,亦未必有長遠的目標;所以,亦未必得到弱勢社群甚至大眾留意。


舉例,推動長者就業的社企「銀杏館」,有見廢紙回收價大跌,執紙皮的長者首當其衝,便鼓勵他們主動求職,轉型從事餐飲業。多年來,「銀杏館」支持老人就業的做法已深入民心。而以共租方式向單親或低收入家庭出租「光房」單位的社企「要有光」,組織已接手了一百間光房,五年來已有逾200個家庭受惠。「要有光」更會就不同的社會房屋進行研究,協助低收入青年。上述項目,對於較重視利益最大快的私企而言,都較多顧慮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