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渣馬 路漫漫


今屆渣打馬拉松網頁上這樣寫:「齊來打造綠色馬拉松」,但渣馬到底有多綠?綠惜地球連續三年觀察,對其減廢表現「有讚有彈」,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距離「綠色馬拉松」這目標還有一段長路要追趕。

離不開「即棄」

剛結束的渣馬有74,000人參賽,論人數和熱度,堪稱我城盛事。馬拉松是個選手追趕時間、創造成績的競賽,所以往往與「即棄」二字劃上等號。怎麼說呢?從新聞不難看到,跑友每經過滿桌水杯的水站,幾乎都會「補水」,但喝一口水,便扔掉一個紙杯。如是者,7萬多人喝水,便扔掉7萬多個紙杯;而整場活動,估計耗用的紙杯逾32萬個。

別以為紙杯是紙便可以回收。原來為了防止滲漏,紙杯面加上一層薄薄的塑料,回收時不可當一般廢紙,需花複雜的工序處理,香港未能應付。至於內地,自去年起更視紙杯為「洋垃圾」而不予進口。

飲水安排不周

看到這,大家別以為我「環保魔人」上身,要求統統禁用紙杯。不如先說有關斟水的環保措施。渣馬大會今年首次派發3萬隻可重用自攜杯,方便跑手沿途斟水,原意是減少浪費紙杯。可是,這項新猷引來議論紛紛:為甚麼只派3萬隻,其餘想減廢的跑手呢?賽事手冊只列出3個自助斟水站供自備杯子的跑手使用,不單站數太少,而且分布不均,窒礙跑手響應的意願。還有些爭分奪秒造成績的跑手反映:「叫我們慢下來斟水,不切實際」。

這些問題糾纏在一起,成為難解的結—何不從另一角度去看?譬如說,其實不少跑手志在參與,不在爭取最快時間,只要多設斟水站,加上有清晰指引,便有助動員他們響應減量。至於講求速度的跑手,縱使在賽道上用即棄杯,但回到終點後,總可以用斟水設施補水吧。當然,前提是大會必須在終點當眼處設置相應水站,最好提供重用杯,方便大家配合。

而派發3萬隻自攜杯是否足夠,我覺得不是重點,反而是:如果大會以為送杯便能交足「綠色功課」,卻忽略了相應的配套和宣傳教育,那麼就太Simple、太Naive了。


增配套教育

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不妨參考其他馬拉松的做法。去年9月倫敦的Harrow半馬拉松禁用膠樽和水杯,改為提供由海藻製的水粒,方便直接吞食,省掉容器;即使流落郊野,水粒也會在四至六週內自然分解。在加州Big Sur半馬拉松,九成以上的廢物都會回收處理或用作堆肥。比鄰的台北馬拉松除歡迎跑手自備容器,又在報名表格上提供選項,讓他們選擇會否領取紀念衫和完賽衣等紀念品,比賽手冊和完賽證明更以電子版代替。至於香港,渣馬也有減廢措施,並邀請環保團體協助推動回收,但實踐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概念貫通


企業社會責任

企業社會責任指商業機構,即企業須對其營商活動為社 會、文化、環境、經濟所造成的影響負上責任,如在環境 方面,企業應儘量減少生產所帶來的污染、避免破壞生態 環境。如是次渣馬,主辦單位就嘗試落實減廢和環保措 施,減少破壞環境。


價值觀

價值觀大致分為「個人價值觀」和「群體價值觀」。前者為各種行 為或事物作出價值判斷,從而找出具價值的人生方向;後者則指在 某群體如一間公司、一個宗教、一個社會或一個文化等的一些被大 多數成員認為是有價值的觀念。從渣馬可見,愈來愈多人支持環 保,並為未完善的細節發聲。

 

相關概念


企業社會責任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

環境污染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需要 (Needs)

價值觀 (Values)

 

詞彙選介


電子化 (Digitisation)

即棄 (Disposable)

婉拒不要(Opt Out)

回收 (Recycle)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針對是次渣打綠色馬拉松的不足,提出三個建議。

2. 討論:「舉辦綠色馬拉松如何提升港人的環保意識。」

 

參考答案


1. 針對是次渣打綠色馬拉松的不足,提出三個建議:

  • 針對大會送不實用的襟章作紀念品,但其實參與者志不在此,故大會該減省或送一些環保小禮物。

  • 針對跑手將廢物誤投、亂投的情況,大會宜擱置用垃圾桶,改用較大型的垃圾箱,另設清晰分類指示,以便跑手投擲垃圾和回收。

  • 針對大量紙杯不能回收的問題,下屆可轉用杯面沒薄膠的紙杯,以便回收循環再造。

2. 透過舉辦綠色馬拉松提升港人的環保意識:

  • 馬拉松參與者眾,主辦單位把環保、減少廢物作為舉辦賽事的一項責任,引起跑手、環團和大眾關注,並對相關措施有讚有彈,有助提升港人的環保意識,實踐環保。

  • 籌辦馬拉松的細節甚多,包括通知信、紀念品、行李袋、補充飲品、贊助品、食物等,主辦單位可從多方面向大眾作環保教育,並提供配套,提升他們的環保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