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臉的反思


在專題中,筆者提及較早前國際時裝品牌ZARA和時裝雜誌Vogue因起用了「另類」中國模特兒,結果在中國引起軒然大波。其實,除了如前文般以全球化的角度去了解,其實這兩件事還引發另一角度的討論—現今中國的「網紅臉」熱潮。 一臉值千金

前兩年,中國的「網紅」文化迅速發展,造就不少網紅。網友從中歸納出其外表的共同特徵,統稱為網紅臉。以女網紅為例,最少要有:歐式雙眼皮、大眼睛、一字眉、高聳的鼻樑、V形小臉、精緻妝容和蘋果肌。 而不少網紅亦不諱言自己是「靠臉」的,如「紅鄧倩」為做過十多次整容手術的臉而自豪,直言:「我的臉值60萬!」不只女網紅如此,男網紅如「蛇精男」因在網上分享非常誇張的修圖照而走紅,招牌是極大的雙眼,超白的皮膚和錐子臉,他不但坦承有整容的習慣,更主動在網上與粉絲分享當中的過程,如拍下接受嘴唇注射玻尿酸手術的情境。 網紅收入可觀,一躍成為成功人士,令年輕人趨之若鶩,視為理想職業,也就更追求網紅臉。這趨勢從中國近年衍生的網絡用語「顏值即正義」中可見一斑,指一個人的「顏值」愈高,其在社會競爭中佔的優勢愈大。有意見認為網紅的興起和成功演變成一種成功學,令人將生活上的不滿足和不如意,如家境不好、職場不順、失戀等……都簡化成因為外表不夠好之故。 掀起整容熱潮 因此,要改善生活,就是打造一張網紅臉。知名醫學美容專家、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整形外科穆雄錚教授指出,一些年輕女孩為了當網紅,不惜花費數萬元至20萬元整容。事實上,根據國際美容整形外科學會(ISAPS)的數據,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三大醫療美容國家。 據《新華社》報道,近年還有家長爭相安排孩子整容,視之為對未來的投資。報道擔心,孩子未成年,雖有審美意識,但仍未有成熟的獨立思考和判斷能力,其世界又被網紅包圍,自然覺得那是美麗的範本;若家長將贏在起跑線的「戰線」由班房轉到整形醫院,忽視手術為子女帶來的風險和副作用,後果將不堪設想,畢竟整容沒有「上一步」按鈕。



美顏成基本步驟

人們對「網紅臉」的追求又帶動了美顏手機應用程式市場。英媒BBC曾就這股美顏自拍熱潮訪問了三位中國女生,其中一位受訪者指自己手機安裝了十多個美顏和修圖程式,不論化妝與否,每幅自拍至少要把眼睛放大,把臉變小變瘦,磨皮把皮膚變得白滑,更稱修圖是對看圖者的尊重。中國更有「美顏手機」,如主打自拍和有美顏功能的OPPO和美圖手機;為此,很多網紅都有兩部手機。

值得一提,去年美國波士頓大學醫學院在《美國醫學會雜誌‧面部整形外科學卷》發表文章,指人們頻繁使用美顏程式,有機會引發一種叫「身體畸形恐懼症」的心理病,症狀與強迫症相似,患者會不斷追求變得更美,放大自己身上的缺陷,主觀地認為自己醜陋,影響與別人建立正常社交,甚至出現病態行為如不斷整容等。


審美多元化革命能成?

文章指,過去只有名人的照片會被修圖,驅使不少人整容從而獲得相若的完美形象。隨著美顏程式的興起,這些修圖不再是專利,但這亦進一步軀使人們想在真實生活中有美顏後的模樣。

諷刺的,是過去對社會審美觀有舉足輕重影響力的演藝界、廣告界、時裝界正在改變,改為提倡自然美和審美多元化,不再只視「金髮、白皮膚、身材好」為美麗唯一標準,多了起用李靜雯、高其蓁以至其他在前文介紹過的「非主流」模特兒,也有品牌拒絕再為廣告修圖。雖有業內人士坦言,改變或多或少帶有宣傳成分,但經過多年努力,的確改變了業界生態。惟與此同時,隨著網絡紅人的興起,這些界別對社會審美觀的影響也不如以往了。

 

概念貫通


印象管理

心理學家Goffman認為人們會用各種方法來經營其表面形象,以創造一種特定的公眾形象。人們往往發覺表象不一定等於真實,這是人為維持自尊而掩飾某些內在情緒的必要手段。印象管理的功能包括維持自尊、界定互動關係、產生影響力、符合角色期望、贏得讚許與建立特定的公眾形象。上載經修改的自拍照,以呈現最好的一面,都是印象管理的一種。


價值觀

價值觀大致分為「個人價值觀」和「群體價值觀」。前者為各種行為或事物作出價值判斷,從而找出具價值的人生方向;後者則指在某群體如一間公司、一個宗教、一個社會或一個文化等的一些被大多數人認為是有價值的觀念。兩種價值觀會互相影響,如因為網紅臉在中國社會十分盛行,人們受此薰陶也較容易以網紅臉為審美標準。

 

相關概念


印象管理 (Impression Management)

自我概念 (Self-concept)

社教化 (Socialization)

價值觀 (Value)

 

詞彙選介


美顏應用程式 (Beautifying Apps)

身體畸形恐懼症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BDD)

網絡紅人 (Internet Celebrity)

整容 (Plastic Surgery)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分析網紅臉盛行對中國青少年的個人成長有何影響。

2. 有意見認為「非主流」模特兒現象能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討論支持和反對這項聲稱的理據。

 

參考答案


1. 網紅臉的盛行對中國青少年的個人成長的影響:


影響審美觀:中國青少年時常看網紅製作的短片或直播,見他們備受愛戴,可能會因而建立錯誤的審美觀,認定網紅臉是美的標準,視有別於此的臉孔為醜。


影響價值觀:由於網紅得到極大成功,加上其成功被指與外表有關,令羨慕他們的青少年追求與之相若的長相而非實際努力,且習慣以貌取人,相信顏值即正義,甚至情願花時間和金錢改善外表,也不願腳踏實地。


影響社交:青少年若過分追求網紅臉,可能會引發「身體畸形恐懼症」,放大個人身上的缺陷,主觀地認為自己醜,影響社交生活。而在網紅臉的風氣下想保持自然美的青少年,則可能面對歧視、抨擊,因而喪失自信或與同輩失去聯繫感。


冒險整容:整容手術有一定風險。隨著網紅臉盛行,青少年普遍渴望有一張網紅臉,甚至冒險在年紀輕輕時整容。若手術失敗,他們或要面對一連串的後遺症;若術後後悔,也無法回復原來的面貌。


2. 支持:


模特兒有力改變社會審美觀:雖說網紅對社會審美觀的影響力漸大,但模特兒仍是各大廣告的主角,搶人視線。因此,「非主流」模特兒現象有助人們看到不同種類的美,久而久之明白外表的多元,拓闊美的標準和包容度。


已見一定程度的成效:經過多年努力,不少「非主流」模特兒已取得成功,如患有白蝕的Winnie Harlow、門牙有明顯牙縫的Lara Stone、身體有缺陷的Kelly Knox都是身價高企,受人們愛戴的一級名模。她們的成功不但打破過去社會對美麗的單一標準,更能鼓勵人們不要放大缺陷或盲目改變,而是要展現自我獨特的美。


反對:


模特兒對社會審美觀影響力減弱:在網絡興起前,模特兒幾乎是美麗時尚的準則,人們會跟隨他們在廣告板、雜誌的衣著或妝容。但現時網紅、KOL、YouTuber才是人們追捧的對象,「非主流」模特兒現象縱然代表進步的價值,已難以引領社會,只能在業內帶來改變。


宣傳多於真正改變:業內人士坦承,起用「非主流」模特兒或多或少帶有宣傳成分,目的仍是為產品作正面宣傳,因此他們實際上經過廣告商和品牌仔細挑選,配合服裝、化妝、攝影所呈現的效果,仍與自然美、內在美等有一段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