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業難,「租置計劃」有多好?

當內地一綫城市的房屋自置比率超過70%、新加坡完美實現「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香港只有約50%的自置率,令中央及港府皆上心置業難的問題。


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於7月16日發表講話,宣告香港未來將告別籠屋、劏房、青年「住房難」問題;然而,另一邊廂反映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卻於8月初報出歷史新高,突顯理想與現實的落差。為解決部分住屋及由此帶來的社會問題,政府重提「租置計劃」。



甚麼是「租者置其屋計劃」?


房委會曾於1997年起推出「租者置其屋計劃」(又稱「租置計劃」或「租置屋」),讓公屋住戶能平價買入居住中的公屋單位,用意是協助有能力的公屋戶「上車」,成為業主,以達到房屋政策的最終目的:擴大置業階梯。


租置屋邨定價合理,深受公屋戶歡迎;可惜政府及後為了拯救下行中的私樓市場,於2002年結束多個資助房屋計劃。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場後,房屋政策以增加公營房屋供應為軸心,並澄清因為租置計劃短期內會減少可編配公屋的單位數目,延長了公屋的輪候時間,故政府未有打算重推租置屋,即不會將更多公共屋邨納入計劃範圍內。然而,過去六期的租置屋其實尚未售清,政府就藉《2019年施政報告》,鼓勵房委會加快出售39個屋邨中,約42,000個未售出的單位,令更多公屋租戶能夠置業上車。


租置屋Vs綠置居(公屋銷售計劃)



租置單位折扣率


香港須有可負擔的置業市場


有評論指,香港極須建立可負擔的置業市場,並與公開市場完全分隔。2021年綠置居接獲7萬公屋家庭及輪候者申請,充分反映港人渴望上車卻無法負擔私樓的無奈。事實上,新加坡因政府積極介入,大幅度補貼國民購買政府組屋,才使國民「住有所居」,實現90%的自置居所比率,香港或可參考新加坡房策。


事實上,香港是資本高度集中的資本主義社會,無房產者與有房產者收入及財富差距愈來愈大,這亦是香港貧富懸殊嚴重的根本原因。因此,一套符合廣大香港市民利益的公營房屋政策,不能定位為僅確保所有人「有瓦遮頭」,而是建設一個居者有其屋的社會,緩解經濟不平等的嚴重問題。如果每個香港家庭都擁有自置物業,除了解決基本住屋問題,更能刺激社會向上流動、收窄貧富差距和提高社會穩定性。


居者有其屋先要有地


港府要讓全體香港市民住有所居,除了政策的扶助,歸根究底要加快大幅增加土地供應。香港僅有25.1%的土地得到開發,任何切實可行的短、中、長期增加土地供應方法都值得研究,包括改劃土地用途、增加地積比、市區重建、發展新市鎮及鐵路項目、探討開發少量郊野公園邊陲地帶、開發邊境禁區、棕地發展、葵青貨櫃碼頭臨海用地方案、土地共享先導計劃、收回土地以至填海等,增加土地供應是共識。

 

概念貫通


貧富差距

這是指某群體裡各成員之間的經濟資產(財富)及收入的分配差距。貧富差距問題跟經濟平等、平等機會及平等結果的概念有關。


社會階層流動

社會階層流動指從一個社會階層走到另一個階層的現象。而人們能否從低下階層向上流動,要視乎該社會是屬於開放型還是封閉型。但即使是開放型的社會,單憑個人努力亦未必能攀上更高的社會階層,一些先天因素,如性別、家庭背景、社會關係等都有決定性影響。


相關概念


競爭力(Competitiveness)

貧富差距(Disparity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房屋政策(Housing Policy)

社會階層流動(Social Mobility)


詞彙選介


資本主義社會(Capitalist Society)

綠表置居計劃(Green Form Subsidized Home Ownership Scheme)

公營房屋政策(Public Housing Policy)

租置計劃(Tenants Purchase Scheme)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租置計劃」之出現反映香港哪兩個社會問題?

2. 參考資料,討論重推「租置計劃」的好處。

 

參考答案


1.「租置計劃」之出現反映香港哪兩個社會問題:


在港置業難:2021年綠置居接獲7萬公屋家庭及輪候者申請,充分反映港人渴望上車卻無法負擔私樓的無奈,這顯然是私樓市場的樓價太高,令不少人無法置業。


香港無置業階梯:香港無置業階梯,令草根階層難以置業,加劇社會貧富懸殊、經濟不平等,以及跨代貧窮等問題。


2. 重推「租置計劃」的好處如下:


為政府增加收入惠及社會:「租置計劃」可為政府帶來印花稅、註冊費等額外收入。而出售公屋收益可用作建設社會,令全民受惠。


助草根階層置業:公屋家庭少有資產,收入趕不上樓價升幅,低價出售公屋能幫助公屋住戶成「有產者」,累積財富,讓失去多年的社會流動力重現,且能拉近貧富差距。事實上,「租置計劃」的推行於過去20年對於勞動市場和家庭穩定性帶來非常正面和顯著的影響。


有助提振低迷的經濟:置業人士增加,可激活連串的經濟活動,如法律、金融、裝修等服務的需求,為不同行業帶來機遇,有助提振低迷的經濟。


釋放土地價值:如果公屋單位能在市場上自由交易,高達3.9萬億(相等於2016年本地生產總值的1.5倍)的土地價值就能被釋放出來,收益更可用以推行其他利民政策,令全民得益。


更有效運用公屋資源:過去10年總共有14萬伙公屋落成,但總住戶人數只增加了4000人,同期建成的26萬伙私樓卻容納多了51萬人。重推租置計劃能把一些劏房的租戶吸納去公屋系統,從源頭上減少租住私樓的需求,緩解現時房屋短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