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車將絕跡,可惜?


經過五年營運、多次爭議及討論後,旅遊事務署終宣布,政府經詳細評估「美食車先導計劃」的成效後,決定於2022年6月1日將之結束。商經局指,美食車的業務發展並不理想,只在推出首年表現較好,其後兩年業務持續下跌,新冠肺炎疫情的打擊下,業務表現於去年上半年跌至最低點。有關決定令檔主及市民大感無奈,引起討論。


美食車營業實況


15輛美食車的總營業額由2017年的2,117萬元遞減至2019年的1,025萬元;去年受疫情影響,1月至今年5月下旬,所有美食車的總收入僅267萬元,即平均每個月合共只得15萬元收入。現時餘下的12輛美食車當中只有6輛較常營運,而在目前12個場地當中,只有3個較常有美食車到場營運,其中只有迪士尼樂園外的檔位,多年來反應較佳。另外,部分美食車早已因其名氣「上岸」,當中「菠蘿仔」於多區開設新分店。


有美食車負責人指,旅遊事務署及其他營運者、公司,近兩年一直商討如何在艱難環境下營運,強調自己能做到收支平衡,部分行家亦有意欲經營,靜觀市況改善。他認為市況回復後,持牌美食車將能夠迅速迎接工作,故一直希望當局加強宣傳和為業界提供足夠營運空間。


持份者對計劃結束的觀點:


政府:美食車作為推廣旅遊項目的運作模式已經過充分的試驗,但其發展未能達致政策目標,事實上卻是計劃運作本末倒置。


市民甲:美食車先導計劃的定位是「為提升及豐富香港的餐飲選擇,為旅客及市民帶來更多特色美食」。然而,美食車可移動式經營的特點根本沒被視為計劃重點。大體上,當美食車只能夠在指定的地點經營,其實與設立餐廳於旅遊景點附近並無分別。再退一步而言,如果提供美食是要為了宣傳旅遊,為甚麼不直接開餐廳?


市民乙:聖誕第一次光顧美食車,對於美食車即將絕跡感可惜。美食車始終能為小店提供小本經營的方式,但是其市場的確較為狹窄,大時大節先多人買啫,一至五有多少人買呢?


漢堡包美食車負責人Leo:近兩年接連受社會運動和疫情重挫,各行各業的經營環境很差,若政府只參考過去兩年的數據並下結論成效不彰,做法並不公平。業界一直嘗試參找新的地點營運,並希望疫情早日消退,再尋找出路。現時,我長期擺放在西九文化區營業,生意是計劃推行以來最好,其實只要用心做,美食車可行,我現在供完駕車,開始賺錢,但就話期限到……


M+能否為美食車帶來商機?



美食車現時先要獲運輸署列為特別用途車輛,車身種類定為「 流動食物處理車 」,方可開展營運。但續領的美食車車輛牌照條款已於去年底修訂,列明「不得用作美食車先導計劃下的美食車以外的用途」,即將來計劃結束後,車輛就不會獲運輸署續商用車輛牌,除非改裝成貨車用作運貨,否則將不能在馬路行駛,成為「廢物」。


單純計算M+博物館開幕一個月已錄得25萬入場人次,而文化區內只有六間小型餐廳,其實難以應付入場人流。政府可考慮讓現時美食車車主繼續於那裡營業同時滿足遊人與車主的需要,並參考流動小販牌照模式管理美食車,包括不容許「繼承」或「轉讓」美食車經營權等。


美食車營運不易


▶ 成本高昂


由購入至裝置動輒逾百萬元,產品定價自然較高,一般都在50元以上,顧客貪新鮮或會光顧,但回頭的意欲甚低。

▶ 流動性低


由於香港路窄,為免美食車阻塞街道,政府只提供指定的地點停泊,並以守株待兔的模式,配合旅遊景點來經營。由於這種方式沒有按人流行駛經營,無法把握人群聚集的黃金時間,因此難以招徠客源。


▶ 停泊位偏僻


生意好壞取決於停泊地點,而不少停泊位置偏僻,人流極少,不論那一架美食車前往經營都會生意大跌,面臨虧損。為免做一日蝕一日,有美食車選擇暫時休業,又或僅於周五至周日營運,令先導計劃等同半廢。


 

概念貫通


經濟發展

經濟發展的最終目的是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改善人民的生活。美食車除提供商機鼓勵創業,也為市民增加飲食選擇,促進消費,有助推動經濟發展。


旅遊形象

旅遊形象指該旅遊目的地環境、活動、產品及服務等在遊客心目中的整體形象,是遊客對一個地方的評價、印象和想法。當局期望美食車能將香港「美食天堂」的形象向遊客展現,奈何連本地人也不覺得吸引。


相關概念


經濟發展(Economic Development)

資源分配(Resource Allocation)

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

旅遊形象(Tourism Image)


詞彙選介


美食車(Food Truck)

旅遊景點(Local Attractions)

流動性(Mobility)

不公平(Unfair)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歸納「美食車先導計劃」失敗的原因。

2. 針對香港現況,你認為政府應否結束「美食車先導計劃」?解釋你的觀點。

 

參考答案


1.「美食實車先導計劃」失敗的原因:


成本高削吸引力:由購入至裝置動輒逾百萬元,成本高昂,加上各場地要收取按金及服務費,由每月近萬元至二萬多元不等,亦會以分賬形式向銷情好的美食車收取服務費,費用涵蓋電力供應和清潔費等,以致產品定價自然較高,削吸引力及很難歸本,招至大部分美食車紛紛退出。


政策不設實際:美食車停泊位,大多為本地人多不會到的旅遊景點,有些更是偏僻,難以按人流行駛經營,無法把握人群聚集的黃金時間招徠客源。例如中環海濱和起動九龍東,不論那一架美食車前往經營都會生意大跌,有個別商家試過一日營業額不足100港元,令生意面臨虧損。有美食車就為免做一日蝕一日,選擇暫時休業。而部分美食車每週僅於周五至周日營運,令先導計劃等同半廢。


2. 應該


•「美食車」原意是跟隨人流做生意,靈活度較高。然而,港府明文限制他們在個指定地點營業,更不可赴大型或私人活動營業。背後考慮,就因為本港地少人多、人口高度密集,任由美食車在街邊隨處擺檔可能會衍生問題,但限制它們流動卻失去美食車的原意。

• 政府訂定美食車的定位為打造旅遊熱點,豐富餐飲,招徠遊客及本地客,現時面對營運困難太多,美食車停泊的部分位置極之偏僻如亞洲國際博覽館,亦非遊點,人流及人氣欠奉,更不能連繫社區展現地道的文化,完全有違計劃的初衷。

• 在外國經營美食車一向被視為低成本的創業途徑,以低價買入二手貨車是起步,然而本地美食車一般是一手的五噸半貨車,售價約60萬元,價格不菲。因為限制在固定地點經營,美食車也需繳付巨額租金,部分地點兩週內需交9,000元地租,與商場舖租無異,令美食車計劃形同虛設。


不應該:


• 近兩年接連受社會運動和疫情影響,各行各業的經營環境很差,若政府只參考過去兩年的數據並下結論美食車成效不彰,做法並不公平。再者,美食車計劃的失敗,乃政策的問題,不再檢討修正及優化便宣告結束計劃,並不合理。

• 雖然有不少美食車因蝕本退出,但是亦有在西九文化區營業的美食車,主打漢堡,直言生意是計劃推行以來最好,只要用心做,美食車可行;當然,停泊地點至為關鍵。

• 現在經濟低迷,美食車計劃的延續,能為一些人提供創業和就業機會,發揮所長,亦為香港遊點如西九文化區的消閒飲食提供多一個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