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垃圾,豈能單靠垃圾桶!


政府研究近四年,終推出新設計的垃圾桶和回收桶,在7月進行為期兩個月巡迴諮詢展覽,期望10月敲定最終設計,實地試用,再按人流和行人路闊度調整數量。惟展覽欠宣傳,市民未必為意。因此,今期扼要介紹之餘,多角度說明處理垃圾是怎樣一回事。 2016年,環境局為落實廢物收費,成立俗稱「桶改會」的「公共空間回收及垃圾收集設施改造督導委員會」。桶改會主要目標在削減街邊的垃圾桶數量,縮小垃圾桶的投入口,避免接收家居及商業廢物。至於改革回收桶,主要提高公眾的回收意欲。 新垃圾桶及回收桶設計概念 至於三色回收桶,路邊的以綠色為主,三個桶容量不同,可按回收物多少組合,且設開放式投入口,市民不用觸碰桶蓋而減低回收意欲。室內場所的採用獨立設計,既收窄投入口,桶身又透明,避免人亂投垃圾。至於較大型的240及660公升垃圾桶及回收桶,可腳踏式開蓋,回收桶更裝上輪子,將設置在市區及郊區垃圾收集站的環保回收角,以及大型活動場地。 另外,有別目前的垃圾桶採用玻璃纖維,容易損壞及傷及清潔工,新垃圾桶將採用較耐用的可回收物料聚乙烯(PE),並加上盲人點字,供辨別垃圾桶及回收桶;亦附上二維碼及熱線電話,讓市民通報垃圾桶滿瀉情況。


新回收桶能提升回收成效?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認為未必。據食環署年報顯示,2018年透過路邊三色回收桶處理的廢塑膠只有57.4公噸,平均每日157公斤;相對全港每日棄置2,300多公噸的廢塑膠,回收率還不到千分之七。即使是三色桶最常接收的1、2號膠樽,每日棄置到堆填區的數量亦有211公噸,與157公斤相去甚遠。 路邊回收設施成效低,與乏人監管有莫大關係,如不時見到人把飲剩的奶茶、汽水罐扔進桶內,這樣足以污染整桶回收物。另外,清潔回收商三番四次被揭發把回收廢品當垃圾扔掉,而非拿去回收,難免令公眾感到受騙之餘,也打擊他們對回收系統的信心。所以,除非上述做法有變,不然回收桶設計再好,也不能大幅提升回收率。 減少垃圾桶可減廢嗎? 按人口比例,台北的垃圾桶數量比香港少六倍,積極推行「垃圾不落地」政策,杜絶亂拋垃圾的現象。相反,香港垃圾桶隨處見,港人的垃圾隨手可扔。


政府固然有責任擔當監管、教育的角色,但別忘了市民都應盡公民責任。現今社會可見,香港人都愛香港,至於如何從個人利益的情感聯繫出發,巧妙扣連身份認同、對一地的歸屬感和公共利益,進而改掉他們貪方便扔垃圾的壞習慣,還看政府的決心與智慧。

 

概念貫通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用以衡量人們生活的好壞程度,跟生活水平有密切關係。簡單而言,一定程度的生活水平是保持較高生活素質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而生活環境的改善,如清潔的街道和社區,毋庸置疑提升生活素質。 廢物管理 廢物管理是將社會上的廢物,包括都市固體廢物、建築廢料、化學廢料、醫療廢料等用科學方法將之為環境帶來的影響減至最低。如要集中處理大量固體廢物,個人和家庭須有垃圾分類的概念,才能令整個社區的廢物處理過程更有效進行。就此,廢物回收自是其中重要的一環,然而政府不僅要做好硬件,還要思考軟件如教育。

 

相關概念

生活風格(Lifestyle) 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廢物管理(Waste management)

 

詞彙選介 公民責任(Civil Responsibility) 公共利益(Public Interest) 回收(Recycle) 身份認同(Sense of Identity)

 

思考問題


1.新垃圾桶和回收桶如何回應處理垃圾的問題? 2.「教育是促使市民不亂扔垃圾的最佳方法。」你是否同意這看法?解釋你的答案。

 

參考答案

1. 新垃圾桶和回收桶的設計回應以下垃圾問題: • 縮小投入口,避免市民投放家居及商業大型廢物。 • 設開放式投入口,為免市民嫌觸碰桶蓋不合衞生而不願將廢物回收。 • 可橫向打開拖出整袋垃圾、以腳踏式開蓋及裝上輪子;煙灰缸採用傾倒式設計或用鐵鍊連接可整個提取清潔,令清潔工不再需要大花力氣清理,減輕對身體的勞損。 • 採用耐用的可回收物料聚乙烯製造,以免損壞傷及清潔工。 • 附上二維碼及熱線電話,讓市民通報垃圾桶滿瀉情況,以減少垃圾爆滿而無人處理。 2. 同意: • 這可即時、直接使市民明白不亂扔垃圾的重要性,尤其是胡亂棄置大型垃圾既阻街,亦影響公共衞生,從而提升大眾的公民意識,改善亂扔垃圾的陋習。 • 這可長遠令市民認識垃圾桶、回收桶的設計用意,培養他們把循環再用及不可循理再用的垃圾分類棄置的習慣。 • 上世紀,政府用了不少宣傳口號如「亂拋垃圾、人見人憎」,「清潔香港、人見人愛」等,以及打造「垃圾蟲」和「清潔龍」教育大眾保持社區清潔之重要,凝造一種良好的風氣,成功減少街上的垃圾。 不同意: • 部分人不重視香港的垃圾問題,因此不會受教。 • 教育比經濟誘因需長時間才見成效。港人對加重經濟負擔向來極為敏感,如一旦實施廢物收費,更要使用指定垃圾袋,並投於相應的設施內,相信他們更自覺好好處理垃圾。 •立法比教育更為有效;強制市民不可亂扔垃圾,否則會遭警告或罰款,能阻嚇他們奉公守法的同時,更快培養處理垃圾的良好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