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蟲席捲東非無人理?


去年6月起,香港社會一直動盪不安,港人大都聚焦本地新聞,較少留意到當時正有一個嚴重天災蓄勢待發。說的是東非蝗災,其時也門出現大量沙漠蝗蟲,後來數量更逐漸增多並跨越紅海,到達非洲東部,亦有向亞洲蔓延的趨勢。至2020年1月,牠們在東非、西亞、南亞和紅海地區大量繁殖,其中以肯亞、埃塞俄比亞和索馬里的情況最嚴重。

名副其實害蟲之冠 有指蝗蟲是國際第一害蟲,若了解其可怕之處,就會明白這稱號受之無愧。首先,牠們很大食,可吃掉相當於自身體重的植物,而沙漠蝗蟲更是各品種中殺傷力最大,食量可較其他品種多四倍。換算起來,佔地一平方公里的沙漠蝗蟲群,即約4,000萬隻,在一天內就可以吃掉相當3.5萬人的食物。或許《經濟學人》的換算更容易明白,一群兩個巴黎般大的沙漠蝗蟲一天的食量,等於整個法國總人口一天的食量;而法國約有6,699萬人。其次,牠們主要吃小米、蜀黍(高梁)和粟米,全都是人類重要糧食。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統計,目前有超過1,300萬人因這場蝗災而面對糧食不足的威脅。


再者,牠們移動速度極快,一天可飛150公里。是次蝗災始於也門等紅海地區,接著向西移到東非。烏干達和南蘇丹分別於上月16及18日監測到有蝗群進入;同一時間,巴基斯坦國家糧食安全與研究部部長巴赫蒂亞爾指,部分蝗群已到達印巴邊界,可見擴散速度和範圍不容輕視。更令人頭痛的,是牠一邊移動,一邊快速繁殖,若遇到理想條件,生出的蝗蟲更會較正常的大20倍。 錯失防控最佳時機 是次蝗災,是索馬里和埃塞俄比亞25年來最嚴峻的,而當地農民以至政府根本無能力應對。據統計,肯亞已有逾7萬公頃的農田被7,000億隻蝗蟲覆蓋及啃食。彭博新聞社指當地農民只能一早起來祈禱,求神閉上蝗蟲的嘴。然後,他們就到田裡敲鍋盤、吹口哨,製造噪音試圖趕走蝗蟲,奈何效果一般。目前最有效的應對方法,是用飛機在空中對蝗蟲群噴灑殺蟲劑,但採用這種方法對非洲窮國而言是十分奢侈的,如肯亞只有五架,埃塞俄比亞只有三架,而索馬里、厄立特里亞等國直情沒有。 然而,這次蝗災其實可以及早應對,大大縮小影響範圍及其嚴重性,只是人們錯失了時機。早於去年7月,FAO已警告在也門出現的蝗蟲群可能蔓延至「非洲之角」國家,呼籲各國伸出援手,捐助那些國家採取防控措施。須知道,蝗蟲年幼時尚未長出翅膀,移動速度較慢,較易對付,以人手或汽車噴灑殺蟲劑都已有一定成效。可惜,各國反應冷淡;加上也門和索馬里的武裝衝突阻礙了滅蟲工作,蝗蟲群於9月蔓延到埃塞俄比亞,吃掉農民整片農田。當地政府請求FAO籌款200萬美元滅蟲、11月求助金額升至600萬美元,但依舊只有少量捐款。當蝗蟲抵達肯亞時,FAO相信至少需要7,600萬美元(約5.9億港元)才能有效抗災。目前籌得2,000萬美元,包括美國出資的800萬美元。 上一次嚴重蝗災—2003至2005年的北非及西非蝗災,損失了約值25億美元的收成,共花了6億美元才讓災情受控。那筆錢大部分是捐款,數目已足夠受影響地區做170年的防蝗災措施,問題是這些捐款往往待災情惡化才出現,屆時只能用於滅蟲而非防蟲。值得留意的,是部分措施如生物防治,牧雞牧鴨及引入其天敵粉紅椋鳥吃蝗;或如環境防治,開墾荒地以減少蝗蟲棲息地等,都是對環境無害的。反之,滅蟲主要用含劇毒和化學農藥的殺蟲劑,被噴灑的農作物既不能食用,甚至不能用作飼料。 是天災也是人禍 有專家認為,是次蝗災是一隻「綠天鵝」。蝗蟲通常孕育在暴雨過後,蟲卵需要在潮濕的天氣下孵化,但喜歡在溫暖乾燥的環境生活。專家認為氣候暖化使印度洋出現熱帶氣旋的頻率增加,由10年前0次到去年8次,帶來大量降雨,有利蝗蟲大量繁殖。FAO的研究亦有相似推論,分析這次蝗災的成因或可追溯至2018年的氣候異常,令阿拉伯半島降雨量突然增多。這場蝗災名為天災,實是人禍。

 

概念貫通


全球管治

全球管治指各國通過不同層次的政治互動(如談判、制訂公約等), 解決國際衝突、經濟危機、疾病和環境問題等全球問題。除各國政府 外,國際政府組織、非政府組織和跨國企業等都可積極參與建構全球 管治。是次蝗災發生於較貧窮的非洲國家,她們極需各國提供資金、 專家、物資的支援。


綠天鵝

由國際清算銀行於2020年提出,參考「黑天鵝」這概 念—有強烈負面或災難性影響的罕見事件,代指由 氣候變化引起的強烈負面或災難性事件。除了這次蝗 災,澳洲山火,以及威尼斯和印尼的水災都是近期的 綠天鵝事件。

 

相關概念


糧食危機(Food Crisis)

全球管治(Global Governance)

綠天鵝(Green Swan)

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

 

詞彙選介


氣旋(Cyclones)

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

蝗蟲(Locusts)

預防措施(Preventive Measures)

 

思考問題


1. 根據圖一、二,解釋是次蝗災對全球糧食供應的影響。

2. 假設你是聯合國糧農組織代表,試提出說服各國捐款支援蝗蟲防控工作的理據。

 

參考答案


1. 是次蝗災對全球糧食供應的影響

圖一:從地圖可見,是次蝗災較嚴重的地區如也門,其營養不良發生率在災前已維持在高於35%的水平,肯亞亦達25至34.9%,而埃塞俄比亞和巴基斯坦則是15至24.9%,可見這些國家已面對不同程度的糧食不足。加上受蝗災影響,農物失收,她們的糧食供應將極度不足。

圖二:蝗蟲吃掉小米、蜀黍和粟米,都是人類的主要糧食,故蝗災必會減少全球糧食供應。此外,災情嚴重的埃塞俄比亞是小米和蜀黍的主要生產國之一;蝗災蔓延至小米生產大國及蜀黍、粟米主要產地印度,亦將大大威脅全球的糧食供應。惟不幸中之大幸,是其他災情較嚴重的國家對這三種糧食的生產量較低,對全球糧食供應影響較微,相信只要各國施予援手就可維持其國內糧食供應。


2. 身為糧農組織代表,說服各國捐款支援蝗蟲防控工作的理據保護全球糧食供應:全球分工下,不少國家的農牧業已不足以應付內需,需要依賴其他專注農牧業的國家,如印度、埃塞俄比亞等。因此,捐款不只協助這些國家進行蝗蟲防控工作,而是在保護全球以至國內的糧食供應。 各國有責:研究顯示,全球暖化令阿拉伯半島和印度洋一帶有利蝗蟲大量繁殖,蝗災會較以往常見。然而,主要受影響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較低。因此,各國有責任分擔她們的蝗蟲防控工作。 防控比抗災符合成本效益:窮國顯然無法獨力應付蝗災,若蝗災出現,各國最終仍要因人道及確保糧食安全等原因伸出援手。是次各國反應太慢,結果蝗災蔓延,所需的援助資金愈來愈高。若當年將控制蝗災的6億元用於防災,已夠用170年,且能免去25億美元的農作物損失。由此可見,儘早捐款有較高成本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