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食的良知消費興起



疫情下,講衣食,先是大家因保持社交距離,少了交際應酬和外出工作,購置衣服鞋襪少了,更有時間了解更多時尚背後,令速食時尚來個逆轉。至於食,大部分人都頓覺健康最為重要,對飲食自然更為著緊,要求也更高,令「有機」飲食大行其道。這些消費上的重大變化,反映全球消費者的良知意識不斷提高。


何謂良知型消費?


對一些人來說,「良知型消費」意味著消費者多加關注其消費後果,包括對社會和環境的影響,如購買的東西是否對環境影響輕微?是否幫助了弱勢社群?我的消費能否讓世界變得美好?即消費時更講求意義和道德。


飲食關顧生態與環境


今天,很多人對食物的關注顯著增加。他們知道加工食品不利人體健康。即使他們不是素食主義者或純素食主義者,他們也關心動物福利。而且,他們關注食物對環境的影響,如蔬果生產過度用水和畜牧業的溫室氣體排放。


顯然,飲食習慣跟個人和社會價值觀有關,也關乎個人能力。即我是否願意支持本地農民?我能否花更多錢購買更昂貴的本地食品和有機食品呢?社會是否認識本地生產的食品和有機食品的好處?社會是否意識吃太多肉類會帶來問題?


時至今日,一個國家的有機食品銷售份額是衡量消費者對食品的良知程度的一個有用參考指標。毋庸置疑,有機食品所佔的份額在繁榮的發達國家最高,有些國家甚至達10%。自本世紀初以來,德國、瑞士和美國的有機食品銷售增長超過了食品總銷售增長的十倍。而新冠疫情為這趨勢提供了巨大的推動力。



時尚追求可持續發展


說到時尚界,向來追求速度和浮華。不少人對新裝的無盡需求導致速食時裝的興起,生產商每年用更便宜的材料和勞動力生產大量服裝系列,而且很多質量欠奉,洗幾次就明顯褪色、變形或破舊。這種高損耗的反面是過度浪費。可想而知,速食時尚伴隨不斷增加的環境影響,如每年生產近800億件服裝需要大量用水,伴隨大量有毒化學品被排入水溝、河流和湖泊,故服裝生產也是造成水污染的原因之一。除此外,這行的工作環境惡劣,發展中國家的勞工的工資很低,然而同時使許多人擺脫貧困。


幸而,隨著消費者逐漸意識到時尚給動物、人類和地球帶來的負面影響,這產業也慢慢發生變化。被稱為「慢時尚」的運動逐漸興起,它旨在鼓勵減少服裝和鞋類的購買,使用更優質、可持續和本地採購的材料。這種方式雖然不可避免地放慢了購物的整體節奏,但卻增強了消費者與時尚的聯繫,使道德和可持續性變得與季節和款式同樣重要。新冠疫情肆虐,慢時尚的趨勢可能會變得更加明顯,但行業的轉型仍處於起步階段。


麥肯錫公司(McKinsey)著名的時尚行業分析師Karl-Hendrik Magnus先生說:「時尚是關於品牌的情感依戀、忠誠度和興奮度。我們相信,在未來,對品牌的熱愛和忠誠度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品牌與消費者建立的可持續發展聯繫。這不僅是這個行業的需要,也為該行業自我顛覆,以新的方式創造出讓消費者興奮的產品,帶來重大的契機。」



 

概念貫通


價值轉變

價值是關於對錯、恰當與否的想法與信念,當社會由傳統走向現代,受到內部或外來因素影響,社會的結構、功能、制度、規範、價值觀等方面發生轉變,便構成社會變遷。價值轉變則為這項發展過程中所出現的狀況。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用以衡量人們生活的好壞程度,跟生活水平有密切關係。簡單而言,一定程度的生活水平是保持較高生活素質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


相關概念


環境污染(Environmental Pollution)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

價值轉變(Value Changes)


詞彙選介


良知型消費(Conscientious Consumption)

速食時裝(Fast Fashion)

有機(Organic)

污染(Pollution)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解釋為何有機飲食成為新趨勢。

2. 根據資料,指出及說明速食時尚衍生的四大問題。

 

參考答案


1. 有機飲食成為新趨勢的原因:


人們更注重飲食質素:人們愈來愈關心食品及動物飼料裡,添加化學物質造成的危害。而有機驗證體系要求禽畜糞便要經過堆肥化等,才能作有機耕種。所以,聯合國農糧組織報告結論,優良的有機農場管理可以降低大腸桿菌及微生物毒素對食品的感染。另外,有機禽畜飼料嚴禁添加抗生素、荷爾蒙及其他生長促進劑,無疑對人體健康帶來保障。


良知消費的意識抬頭:全球各國有更多人對有機食品的堅持,往往不只在於自身及家人健康的訴求,更重要的是對自然資源及生態保育的關懷。如文中提及,即使他們不是素食主義者或純素食主義者,他們也關心動物福利。而且,他們關注食物對環境的影響,如蔬果生產過度用水和畜牧業的溫室氣體排放。


2. 速食時尚衍生的四大問題:


過度消費及浪費:速食時裝使人以輕率的態度對待衣物,不再惜物、愛物,例如品牌經常轉換價錢相宜的新裝,吸引消費者衝動消費,購入多餘的衣服。而為壓低成本,速食時裝的衣物質料粗糙欠耐用,造成浪費而產生大量紡織廢料。再者,在供應一方,貨品一旦不受歡迎就立即下架,造成大量餘貨棄置問題。


剝削工人的血汗工廠:在全球化的市場下,為了壓低貨品的造價,速食時裝品牌選擇在孟加拉、柬埔寨、印度等發展中國家設廠,當地欠缺完善的法律制度保障工人,令廠商得以壓榨工人,甚至要求工人無上限加班,薪金卻微薄。如生產UNIQLO服裝的互太紡織及聯太工廠,則被揭發工人每月分別加班134小時及112小時,遠超大陸《勞動法》第41條訂明的最高36小時加班時數。而且,廠方設立58項條例監管工人,其中41項涉及高額罰款,若織物稍有瑕疵便有可能失去整天工資。


高危的工作環境:為節省成本,廠商製造定價更低的貨品,並拒絕花錢引入保障工人的安全措施,使工人在欠缺保護衣物的情況下,曝露在高粉塵含量、高化學物濃度的工作環境中,容易受致癌物影響,也容易因室內機器散發的高溫而焗傷。


環境及生態污染:時裝及紡織業是僅次石油業的全球第二大污染行業,而速食時裝的款式及顏色眾多,令染色過程更加複雜;把原料製成衣服的過程包括連串的染色和加工工序,通常耗用多達8,000種合成化學物,大量化學品排放到淡水系統,破壞周遭的生態環境。此外,時裝產業的生產鏈漫長,由原材料生產、紡織廠製造、衣服製成後要裝進貨櫃,以火車或貨船運送,最後經鐵路或貨車交到零售商手中,過程中每年產生超過8億5千萬公噸二氧化碳,佔全球總排放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