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照顧家庭照顧者?

本港近年因家庭照顧者支援不足,觸發不少殺害親人的倫常慘劇,例如早前有一名八旬、患有嚴重抑鬱的長者獨力照顧中風癱瘓的妻子時,因擔心自己離世,太太便孤寡無依,於是殺死她,然後報警自首。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家庭照顧者面對的困境,以及社區支援匱乏的問題。


近年照顧者殺害親人慘劇


香港的家庭照顧者概況 「家庭照顧者」泛指需要照顧特殊學習需要的兒童、殘疾人士、長者及長期病患者的人,他們多是被照顧者的親屬或家人。 根據統計處的《2015年香港統計月刊專題文章: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和《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報告書:長者的社會與人口狀況、健康狀況及自我照顧能力》,香港有逾20萬名與殘疾人士同住的照顧者、17萬名與長期病患者同住的照顧者,以及13萬名需要照顧居家長者的照顧者。由此推算,香港至少有50萬名家庭照顧者。 在「同住照顧者」之中,有近六成照顧者的每週照顧時數超過40小時,另外有一成的每週照顧時數高達100小時。


家庭照顧者的處境 個案1長期病患長者的年長照顧者 香港作為全球最長壽的地區,「以老護老」的情況相當普遍。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和港大秀圃老年研究中心於2018年進行的研究顯示,三成半護老者年屆75歲以上,主要照顧患有認知障礙症、中風、心臟病及癌症等疾病的配偶或父母。58%受訪者每週照顧時數超過40小時,相當於一名全職員工的每週工時。有逾63%受訪者坦言有「沉重照顧壓力」,五成半更出現抑鬱徵狀。他們擔心經濟狀況、照顧時間長、缺乏家人支援及被照顧者的衰弱程度等。 有提供長者服務的組織表示,為了照顧長期病患的長者,不少照顧者抱著「盡力做」的心態,結果壓力去到臨界點。有社工曾收到一位約70歲的婆婆來電,表示想輕生,因她要照顧70多歲的中風丈夫,未曾休息。社工於是通知其子女,子女才知道母親有這麼大的壓力,最後安排她到其家暫住數天放鬆,父親就由他們照顧。 個案2有特殊學習需要兒童的照顧者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副主席黎沛薇的兒子患癲癇和智障,她直言照顧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兒童,心理壓力非常大,如她就要為照顧兒子辭工,再聘一位外傭協助照顧。三年前,她又為兒子輪候院舍,期間只能接受每星期一小時的上門家居服務,她形容服務是「雞肋」,而她一方面希望可以親自照顧兒子,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可「抖?氣」。 個案3夾心照顧者 根據政府和社福界對「照顧者」的定義,他們須符合「與被照顧者同住、有親屬關係,以及非受薪」三個條件;依此定義,香港約有23萬名照顧者。可是,實際上有不少人並非與父母同住,卻要為照顧父母付出極大心力,同時亦要為自己生活奔波。換言之,統計並沒把這批「夾心照顧者」計算在內,現實情況比數字更要嚴峻。 任職會計師的Maggie是家中的經濟支柱。她的爸爸在2015年確診患上認知障礙症,平日主要由媽媽照顧,周日由她接手,變相沒有假期。她自言有一定學歷和經濟能力,希望將爸爸照顧得更好,結果成為她的壓力來源之一。 慈善機構「大銀」於2018年就夾心照顧者進行調查,發現57%受訪者有全職工作,3/4持有大專或以上學歷,有27%的家庭月入高達5萬元以上。有91.5% 受訪者的壓力評分達24分或以上,即有較大機會患上抑鬱症。「大銀」的發言人表示,夾心照顧者有學識和財力,但仍然面對極大壓力,因為政府對照顧者定義過於狹窄,令他們未能使用政府提供的服務分擔重擔。


家庭照顧者得到甚麼支援?

香港政府現時對家庭照顧者的支援單一,主要是財政方面的支援,且門檻甚高,令大部分家庭照顧者未能受惠。港府現時透過關愛基金,為「與被照顧者同住、有親屬關係及非受薪」的照顧者提供每月2,000元的津貼。可是,計劃有嚴格的審查門檻,如要求照顧者不能接受綜援、長者生活津貼,也需要達到最低照顧時數。而且,照顧父母的人士當中,有一半並非與父母同住,成為夾心照顧者,無法使用政府服務。

社聯和港大秀圃老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又訪問了香港的長者照顧者,了解他們對支援和服務的需求,以及其需求有否得到滿足。



支援要到位就要改思維

除了金錢壓力,照顧者也面對嚴重的心理壓力。不少家庭照顧者放棄工作和私人時間,成為全職照顧者,但他們的付出未必得到家人和社會認同,甚至因樣樣以被照顧者為先而犧牲自己,如有病都不去看醫生。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總幹事廖珮珊指:「不少人覺得由親人照顧較安心,而且很多時候會安排家庭成員中的女性當照顧者。儘管其他家庭成員願意分擔相關的照顧費用,但照顧者往往要辭工,失去經濟收入,使他們年老後失去經濟保障。」

她又坦言,跟政府高官商討支援時,對方往往擔心若政府提供太多公共服務,可能會影響家庭價值觀。她認為政府需要改變思維,並不是最有需要的人才需要社會服務。事實上,民間團體已多次要求政府認同家庭照顧是一種社會貢獻,照顧者需要休息,也需要勞工保障,並改變現時社會福利政策、社福機構及社區組織只以被照顧者為服務對象的弊病。長遠而言,政府更應從地方規劃做起,如在賣地時訂立條款,要求發展商預留土地用來提供託兒及老人服務等,以滿足日益迫切的安老需求,並助照顧者一臂之力。

各地支援家庭照顧者政策

 

概念貫通


人口老化

世界衞生組織指出,人口老化指60歲以上人口增加的比例,比其他組別 年齡人口的增加速度快的現象。由於醫療及衞生水平改善,以致人口預期 壽命延長,當出生率下降,便促成人口老化出現。這現象多出現在已發展 國家、社會發展程度較高的國家或地區。隨著人口老化,香港「以老護 老」、「以老護殘」的情況將更普遍,政府急需制訂政策和完善規劃來應 付這可見的趨勢。


社會保障

社會保障是政府推出的全面資助計劃,透過稅收運 作,提供經濟及服務支援,以協助遭遇貧窮、年 老、傷殘和失業等困難的市民維持基本的生活。惟 現時的社會保障主要由福利角度出發,以被照顧者 為主,而未能肯定照顧者的工作和對社會的貢獻, 對他們伸出援手。

 

相關概念


人口老化 (Ageing Population)

長期病患者 (Chronic Patients)

社區資源 (Community Resources)

社會保障 (Social Security)

 

詞彙選介


照顧者 (Carers)

抑鬱 (Depression)

暫託服務 (Respite Service)

支援小組 (Support Group)

 

思考問題


1. 舉出並說明香港的家庭照顧者正面對的困難。

2. 「在現代化的社會,社區應比家庭在照顧長者方面擔當更大的角色。」你是否同意這看法?

 

參考答案


1. 香港的家庭照顧者正面對的困難:

財政困難:照顧者需要支付龐大的照顧和醫療費用,甚至因為辭職照顧家人而陷入經濟拮据和債務困境。

生理健康問題:照顧者長期需要照顧被照顧者,工時長,當中又可能涉及大量扶抱、清潔等體力勞動,故此經常感到疲累,甚至產生各種痛症,嚴重影響個人身體健康。

心理健康問題:照顧者事事記掛,以致睡眠質素欠佳、食不安、情緒也受影響。部分照顧者更失去自我,甚少騰出時間進行社交活動、維持自己的愛好或興趣,因而容易感到孤獨和失去人生目標,最終引致抑鬱等情緒問題。


2. 同意:

現代人工時長:現代人工作和生活忙碌,沒有時間照顧長者。因此,社區比家庭在照顧長者方面應擔當更大角色。以香港社會為例,由於資訊科技普及,愈來愈多員工需要在家透過電腦或手機工作,工時愈來愈長,幾乎沒有空閒時間陪伴長者,故未能擔當情感支援和照顧長者日常生活的角色。相反,社區的老人中心或老人院舍能長時間接觸長者,能夠與他們建立人際關係,照顧其身心。

社區比家庭有較多資源:在現代化的社會,市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升,壽命亦不斷增長,長者多受慢性病困擾,而社區比家庭有較多資源,包括專業知識、訓練、工具和人手等去協助和照顧長者,故它應比家庭擔當更大角色。如社區老人院舍的護理員可以照顧長者的日常生活,如飲食、健康護理等;地區醫生、護士或職業治療師等則有醫療專業知識、經驗和技能幫助長者治病或做復康治療。

獨居長者增加:在現代化的社會,愈來愈多人選擇不生兒育女,成為丁克家庭;甚至不婚,導致愈來愈多獨居長者。即使生子女,數目也較過去少。面對此趨勢,可預視愈來愈多長者將缺乏家人甚至無家人照顧。由此可見,社福機構或老人院舍需要擔當更大角色。

不同意:

家人照顧更貼心:家人更了解長者,關係更深厚,能提供更好的照顧。相反,社福機構或老人院舍的員工與長者非親非顧,難提供情感支援,而且很多時因人手不足、工作量大等而忽略、犧牲照顧質素。因此,家庭應比社區擔當更大角色。

家庭有責任照顧長者:長者年輕時亦為家庭付出,家人有責任照顧他們。社區可作支援的角色,但家人仍需負最大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