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賓館作過渡房屋,可紓困?


去年受疫情衝擊,訪港旅客暴跌93.6%,部分酒店和賓館要不選擇結業,要不各出其謀掙扎求存。同時,受疫情和經濟下行影響的,輪候公屋並居於劏房的基層家庭,失業或開工不足令生活百上加斤,對過渡性房屋的需求殷切。因此,運房局轄下的過渡性房屋專責小組主動撮合有意願的酒店及賓館與非政府機構,推出嶄新的過渡性房屋項目。


酒店作過渡房屋的考慮


運房局獲扶貧委員會支持,從關愛基金撥款9,500萬元,推出先導計劃資助入住率偏低的酒店及賓館,透過非政府機構提供過渡性房屋單位。


運房局表示,過渡性房屋居民一般居住時間較長,與酒店或賓館住客短期居住,環境與設施要求上有很多不同,所以非政府機構物色合適酒店或賓館時,需一併考慮有否足夠的日常生活設施、附近地區環境、樓宇公共部分的衞生和治安條件設施,以及酒店或賓館規模是否適合其營運規模等。此外,酒店或賓館所提出的租金金額是否符合成本效益,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考慮因素。


局方續指,專責小組協助整個配對過程中,包括實地視察,討論營運計劃、預算製作及申請資助的要點等,並協助索取相關圖則及協調跨部門的查核等,讓非政府機構能於最短時間內順利遞交資助申請。


酒店賓館改作過渡房屋


運房局表示,「使用酒店和賓館作過渡性房屋用途的先導計劃」已批出241個房間資助,亦會再批出290個酒店或賓館房間的資助,涉及非政府機構包括香港路德會、聖雅各福群會及嶺南藥業慈善基金會。局方現正陸續跟進其他申請,相信未來會陸續有來。


對比需要重新規劃、興建或改建的過渡性房屋項目,這計劃的好處是一旦運房局與酒店業主達成共識,以低於疫情前的租金將酒店房間作過渡性房屋之用,便可在短時間內投入服務,對輪後公屋三年或以上的基層家庭及低收入青年來說,是「疫境」下的及時雨。如在兩年租期完結後,參與的業主或營運者希望重回本業,也毋須大規模還原工程,既能協助他們渡過當前難關,又保留日後營運的彈性。


B Hotel項目──「樂屋」




九龍樂善堂於土瓜灣推出首個酒店式「樂屋」項目,提供161間由120至240平方呎、適合二至三人居住的房間,包括四個無障礙房間。每套房間設有獨立洗手間和浴室、冷氣、衣櫃、床頭櫃、雪櫃、電視機及免費Wi-Fi。房間內雖不能煮食,但酒店設共享廚房及共享服務間,提供煮食、洗衣及乾衣等設施,亦闢設一個多用途公用空間,舉辦社區活動和安排家庭支援,可說是生活軟、硬件兼備。


此外,社企可提供每餐售價$25營養膳食。由於名額有限,會以申請人之住屋環境和經濟狀況作優先考慮因素。至於租金,每月為$3,970至$4,370,當中已包括$750水電、煤氣及wifi費用。


IW Hotel項目──「德薈」



至於路德會的「德薈」,位於觀塘偉業街,以「康健、安居、牧鄰、樂社區」為服務理念,於IW Hotel的5至9層提供合共30個約147至185平方呎的雙人單位,每層各設6間房,減低住戶與酒店客產生糾紛。所有單位跟「多摩建社」合作,為住戶免費提供度身訂造的家具,以增加其生活及儲物空間,並配備衣櫃、雪櫃及免費Wi-Fi等。月租連同水電費約3,900至4,810港元,租期為兩年。


申請人必須為輪候公屋三年或以上,或居於不適切居所的雙職已婚人士,截止申請後,將進行隨機抽籤抽出約50人,再進行分批面試,成功者便可入住。同時,為住戶安排各一次的遷出及遷入支援服務,如交通等,協助住戶搬遷。


另外,為鼓勵租戶養成儲蓄習慣,入住期間租戶每月儲蓄200元,即可領取200元的餐飲現金券,在酒店餐廳內使用;遷出時,路德會會向租戶交回儲蓄,以便用作遷出時的費用。


路德會將於深水埗南昌街推出第二個酒店式過渡性社會房屋,初步商議提供45個單位,予一人申請,預計住戶最快可於明年1月入住。另外還有兩個興建中的過渡性房屋項目,分別在元朗八鄉和元朗地盤。



 

概念貫通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用以衡量人們生活的好壞程度,跟生活水平有密切關係。簡單而言,一定程度的生活水平是保持較高生活素質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以合理的租金租住舒適的居住環境,定能提升基層的生活素質。


資源分配

在經濟活動中,由於資源有限,造成可用資源的匱乏與不足。要有效使用資源,並達成公平、合理的分配原則,可使用優先順序(Priorities) 或取捨(Trade-off) 等方式。如在疫情下,打造過渡性房屋的優先從酒店及賓館入手。


相關概念


需求管理(Demand-side management, DSM)

需要(Needs)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資源分配(Resource Allocation)


詞彙選介


基層家庭(Grassroots Family)

公屋(Public Housing)

劏房(Subdivided Room)

過渡房屋(Transitional Housing)


思考問題


1. 根據以上資料,過渡房屋可以處理哪些社會問題?

2. 討論:港府打造更多過渡房屋的意義,以及需面對的挑戰。

 

參考答案


1. 過渡房屋可以處理以下社會問題:


• 因著疫情肆虐及依然未見受控,旅客暴跌,部分酒店和賓館生意不繼,空置率高,瀕臨結業,或不知苦苦死守到何時。如能以低於疫情前的租金將酒店房間作過渡性房屋之用,總好過零收入,招至結業及導致業界更多人失業的社會問題。


• 因著疫情肆虐及依然未見受控,旅客暴跌,部分酒店和賓館生意不繼,空置率高,瀕臨結業,或不知苦苦死守到何時。如能以低於疫情前的租金將酒店房間作過渡性房屋之用,總好過零收入,招至結業及導致業界更多人失業的社會問題。 佔生活最大開支,過渡性房屋的價錢相宜,且有基本配套關顧其生活需要,故需求更殷切,能暫時解決基層的住屋問題。


2. 打造更多過渡房屋的意義:


• 公屋輪後時間延長,基層的住屋問題嚴峻。為解決房屋問題,輕省建設改裝的過渡房屋,如貨櫃屋、水管屋,能應基層所急,維持他們最基本的生活素質。

• 近年,租金高企,故此政府要以合理租金提供大量過渡房屋,才能緩解正在輪候的基層住屋需求。

• 全港有逾千幢工廈,因工業活動減少而失去實際用途。活化工廈可將珍貴的土地資源善加利用為過渡房屋,以紓緩住屋問時,同時可立法規管近年的工廈違法劏房。

• 因著新型冠狀病毒之變種與蔓延,預計酒店賓館經營甚艱,政府宜著眼這些資源,好好運用,以紓緩基層的住屋問題,同時藉此做好基層住屋的模楷。


挑戰:


• 過渡性房屋之能解決基層的住屋問題,要有足夠的公屋作流轉,否則幫助的效用不大,住屋問題始終未解決。

• 過渡性房屋的大小受制於地點、工廈、酒店及賓館的種種條件,大部分都是一至兩人入住的單位,不容易關顧4至6人的基層家庭戶。

• 截止今年6月,約有15萬3,600宗一般公屋申請,政府實在難以以過度屋應付他們的需要。

• 過渡屋的選址或較偏僻,如策誠軒的居住質素絕非理想,如沒有私人座駕出入,起居相當不便,並不適合用作供基層家庭居住的過渡式住屋。

• 近年,工廈升值,加上內裡的裝建條件嚴格,作為過渡性房屋並不划算,可能性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