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振旅遊業,解甚麼死結?



疫情持續兩年多,傳統四大支柱之一的旅遊業慘遭重挫,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預留12.6億元以「重振旅遊業」,措施包括鼓勵業界推出文化、古蹟、綠色旅遊,以及對外推廣。然而,疫情未遏,加上產業結構性問題,要重振談何容易?


旅遊業實況降降降


近年,旅遊業的本地生產總值持續下降,由2018年的986億元下跌至2020年的93億元。產值暴跌的原因是社會動盪和公共衞生危機導致訪港旅客大減,由2018年的6,515萬人次跌至去年只有9.1萬人。由此可知,靠旅客消費購物所支撐的零售、住宿、餐飲行業全都大受打擊,不少商戶黯然結業及暫停營業。



與此相關的,是業界就業人口由2019年的23.1萬人跌至2020年的4.86萬人。面對經營困境,特區政府之前提供34.2億元的財政支援,包括:(1)向持牌旅行代理商提供營運津貼,10名職員以下劃一派發10萬元,10人以上則按每人一萬元計算;(2)向代理商職員、導遊、領隊、旅遊巴士司機等從業員發放15,000元和6,700元的津貼;(3)推出「旅行社鼓勵計劃」及「綠色生活本地遊鼓勵計劃」,向每名出入境及本地旅客提供鼓勵金。儘管如此,本港原有1,700間註冊旅行代理商之中,已有約100間受疫情影響結業。


財爺12.6億有助嗎?


隨著第五波疫情相當嚴峻,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繼續沿用「財政支援」的方式,用6億元設立為期三年的「文化古蹟本地遊鼓勵計劃」,並繼續支持「綠色生活本地遊鼓勵計劃」;另外6億元支持旅發局重振旅遊業及推行國家文化及旅遊部發布《粵港澳大灣區文化和旅遊發展規劃》工作;餘下的6,000萬元則資助旅遊從業員培訓。


然而,這樣能鞏固香港作為國際城市旅遊樞紐的定位,促成香港成為國家寄予厚望的「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嗎?眾所周知,本地旅遊有兩大特色:過度依賴外地旅客和購物消費活動,已經難有新動力。正因為此,特區政府更加需要藉此「旅業寒冬」進行結構性調整,積極開拓旅遊模式。不過,在結構重整之前,應先了解既有結構的成因,對症下藥。


旅遊業界的結構問題


2003年非典型肺炎疫情(SARS),旅遊業首當其衝。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和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及時與業界溝通,推出推廣計劃、開拓新景點,並獲內地開放「港澳個人遊」(自由行)。訪港旅客由2003年的1,554萬人次,增加至2013年的5,430萬人次,業界在那十年間迎來黃金時期。本港旅業客源結構由1997年內地旅客佔香港整體旅客的21%,升至2018年已接近八成。


據立法會秘書處文件,2016年的內地旅客中,有86%曾購物,只有7%及3%到訪文化景點及遊覽綠野風光。中銀香港經濟與政策研究主管王春新推算,過去十多年間旅客購物對本港零售增長的貢獻率為 51.1%,即提供超過一半的零售增長動力。業界找到生財之道,更加依賴這種以消費購物為主的旅遊模式。


可是,隨著全球化發展的推進和國家對外貿易的開放,加上網絡購買服務的成熟和蓬勃,香港與海外及內地的商品差價愈縮愈窄,「購物天堂」的優勢也愈縮愈小。「智經研究中心」2020年10月發表的研究報告《未來之「旅」:回顧香港旅遊業20年的高山低谷》指出,在2014至2019年間,過夜旅客「購物」總額不升反跌,由1,364.5億元大跌超過五成至656.7億元。


再者,特區政府大舉開放內地旅客來港消費時,既低估市民心理承受能力,亦未能因應需求擴展空間、增設配套、調整供應,導致人潮處處、物價上升,影響港人日常生活。由此觀之,香港的「旅遊業」發展該如何扭軚?對一個城市來說,旅遊到底意味著甚麼?這都值得大家深思。

 

概念貫通


經濟活力

經濟活力指一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及潛力,主要涉及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率、固定投資率、儲蓄率及其變化等。


旅遊承載力

這指在不使環境及旅客享樂下降至不能接受之程度下,某一旅遊區或景點可容納的最高旅客數目。由於計劃及發展旅遊業需要付出代價,當某地的旅客已超越其承載力時,便會在各方面帶來一連串的負面影響。旅遊承載力可分為五個面向,分別是空間、環境、心理、經濟及社會文化的承載力。


相關概念


經濟發展(Economic Development)

經濟活力(Economic Vitality)

協同效應(Synergy)

旅遊承載力(Tourism Carrying Capacity)


詞彙選介


財政支援(Financial Support)

綠色旅遊(Green Tourism)

國際城市旅遊樞紐(International City Tourism Center)

觀光消費劵(Rediscovers Vouchers)


思考問題


1. 討論:《財政預算案》中預留12.6億元「重振旅遊業」的效用。

2. 參考資料,就激活本地旅遊業的方向提出一些建議。

 

參考答案


1. 《財政預算案》中預留12.6億元以「重振旅遊業」的效用:


• 當局的綠色生活本地遊鼓勵計劃是按旅行社接待的綠色生活本地遊遊客人數,向旅行社提供每名參加者200元的鼓勵金。每間旅行社可申請鼓勵金的遊客人數上限為1,000人,即每間旅行社最多可申請20萬元,而香港現時有近800間,以三年來計,可能於旅行社爭取這筆錢「吊命」也會爭崩頭,且「綠色生活本地遊」未必為「消費性」旅遊,而港人在疫情下本已多到郊區,亦愛綠色自由行,所以估算旅行社的利潤不高,故未必能起到「重振旅遊業」的作用。

• 香港城市的古蹟處處,文化多元,而當局鮮有開發本地文化、古蹟遊,旅行社確可藉政府資助,以低成本嘗試拓闊市場,發掘試點。而更為亮眼的是隨著粵港交通便利,不少港人對粵港澳大灣區滿有好奇和深感興趣,相關的文化和特色之旅會搶視線,尤其在學界,教師樂於回應政府推動港青到大灣區進行文化交流,加深學生對大灣區深厚的歷史和文化底蘊的認識,並為他們日後參與大灣區以至國家的文化發展創造條件。所以,有關計劃相信能夠「重振旅遊業」。


• 政府以6,000萬元資助旅遊從業員培訓,相信有望疫情過後,推動郵輪遊艇旅遊發展、加強大灣區旅遊市場監管合作及旅遊人才培訓等。這些舉措的落實將吸引更多海外旅客到訪大灣區,並推動大灣區旅遊業高質量發展時,構築面向全球的宜遊灣區,以「重振旅遊業」。


2. 就激活本地旅遊業的方向提出的建議如下:


豐富旅遊賣點:香港土地供應緊張,固然不可像新加坡那樣發展新的旅遊基建,但不難發現新加坡的景點種類繁多,可吸引不同種類及喜好的旅客到訪。就此,香港應豐富本地旅遊賣點,除宣傳傳統景點如太平山、星光大道,亦可將地區特色重新包裝,或加大力度推精采的生態、文化旅遊,發掘消費購物以外的好去處。


培養市民待客之道:就待客之道,香港要向日本學習,加強教育,同時創造機會讓市民接觸旅客。日本旅行社有遊客與日本人同遊的觀光巴士路線,本地旅行社亦可仿傚,舉辦類似的歷史文化旅行團,不但可吸引熱愛前往另類景點的旅客,也可令對本土歷史文化了解不多的港人認識更多,從中讓旅客和市民有更多交流。


設旅遊吉祥物:針對海外宣傳,旅發局多安排影藝紅人拍攝宣傳片,有時卻是老牌明星,未能吸引年輕一輩。故此,局方可參考熊本熊,邀請設計公司為香港度身打造旅遊吉祥物,激活行銷推廣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