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售稅是香港的苦口良藥嗎?


今年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表《財政預算案》時,預料2021至2025年度,每年預計赤字介乎74億至170億元,因此有需要為政府「開源」,並指不排除開徵銷售稅。話音剛落,社會上的反對聲音已四起。到底銷售稅為何如此乞人憎?


■ 撰文:Suki ■ 資料來源:綜合報道


香港公共財政危危乎


過去多年,香港的經常性開支都超越經常性收入,惟多時維持巨額盈餘,難說陷入結構性財政赤字,加上政府亦再三保證財政健全,難怪就連自由黨立法會議員鍾國斌都質疑,在未來五年仍有逾9,000億元儲備下,港府有何理據開徵新稅。

然而,其實香港財政的可持續性一直叫人擔心。政府收入有1/4來自利得稅,一成多來自薪俸稅,三成多來自與土地相關的收益;惟這些收入都較容易受經濟環境影響,反映目前缺乏較穩定的稅種。即使近年有增加印花稅、博彩稅和煙草稅,所得金額亦有限,未能成為主要收入來源。再考慮到香港是個對外開放型的經濟體,本地沒有農林、畜牧、礦產、石油等具經濟價值的天然資源,當面對經濟不明朗或蕭條,收入便會大跌。如今次經歷新冠肺炎而起的全球經濟萎縮,帳目馬上出現15年來首次財赤。


銷售稅稅基闊而穩


而銷售稅正是一種稅基廣闊而收入穩定的稅種,任何人購買商品或服務時,就要交稅。其實,世界不少國家都以銷售稅為其重要收入來源,如北歐幾個福利國家就有高達25%的銷售稅,而丹麥更試過針對一些有損國民健康或致肥的食品,將其銷售稅加至32%。英國兩年前也徵收糖稅,向所有含糖的消閒飲品徵收額外的銷售稅,所得收入亦用於改善國民保健服務,既可增加收入,又可潛而默化鼓勵國民實踐健康飲食。

不過,說到港人最熟悉的例子,應是旅遊熱點日本。銷售稅是日本政府主要的收入來源,首相安倍晉三任內更兩度加稅,14年由5%加至8%,去年再加至10%。其實,它在日本也面對不少反對聲音,但安倍政府以使用稅收增加托兒服務,釋放已婚女性勞動力,解決勞動力不足等好處成功說服公眾—所屬政黨贏得兩次大選,有民意基礎支撐,才順利上馬。去年加稅亦集中在酒精飲品、電子產品、化妝品、書籍及服務費,而民生最主要的食品類則維持不變,減輕民眾負擔。有意見認為,香港若要開徵銷售稅,應參考其做法,多向民眾解說,並先從奢侈品入手。


公帑運用爭議頻生不利遊說


不過,港府近年民望低落,市民對公帑的運用方式也諸多不滿,恐怕要多花力氣。2011年,當時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向市民派6,000元,雖有支持聲音,但不乏意見認為政府應把財政盈餘用於長遠發展。政府對此了然於胸,並以此為由拒絕在往後幾年派錢。

時至今日,要求政府派錢的呼聲卻愈來愈高,當年反對的政黨在今天也爭取派錢。這轉變與近年有關公帑運用的爭議不無關係。高鐵、沙中線、港珠澳大橋及明日大嶼等,全都是近十年耗資甚巨而極具爭議的基建計劃,當中不乏超支、工程問題和有關成本效益的爭議。不少民眾認為政府未有善用公帑改善民生或作長遠發展,情願全民派錢,至少獲得短暫紓困支援。由此可見,香港社會要達成共識,支持落實新稅項的機會,可謂極微。

累退稅加劇貧富懸殊


值得一提,日本加稅後消費情緒低迷,第四季GDP收縮 6.3%,高於市場預期。加上東京奧運取消,肺炎疫情肆虐等打擊,有不少意見希望減低銷售稅甚至調至零,協助市民渡過難關,反映此稅對市民造成的負擔。


須知銷售稅是累退稅,納稅人的負擔會隨著淨收入增加而減少,即「能者少付」。根據2016年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發表的《香港家庭面對的財務挑戰》簡報,本地住戶月入收入中位數只有13,500元的組別,其每月平均開支就有13,200元。假設港府向所有消費徵收5%稅,該組別每月就要付660元稅款,再除以收入中位數,得出4.9%的稅負比率。反觀月收入中位數在7.3萬元的組別,其稅負比率只有2.9%。香港的堅尼系數為0.54;又是在經濟學人智庫《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報告》中,蟬聯「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若再加上銷售稅,可謂對貧苦大眾的又一打擊。


是徵新稅的好時機嗎?


無論任何新稅,始終都是從納稅人的口袋中取錢,削弱消費力,必然有反對聲音。然而,市民也並非不愔世情,庫房收入不穩終也會影響社會穩定和發展。問題是,有沒有考慮不同意見?例如,減稅也有機會增加政府收入,當年時任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免去紅酒稅,令香港成為國際紅酒交易中心。又有沒有措施協助受負面影響的一群?如所收稅款用在哪裡?又可否減免中低收入人士的稅項?

施政可能性何其多?只要多善用集體智慧,相信一定會找到治療香港的藥方。

 

概念貫通


集體智慧

這是指集結眾人的意見進而轉化為決策的一種過程,一般公認所得決定會較單一個體做的決定理智、精準和公平。徵稅必然削弱市民的購買力和實際工資,自然引來反對聲音。然而,施政有著無限可能,政府須善用集體智慧,如聘請專家顧問、諮詢及聽取公眾意見、參考外國做法等,才能制訂出有利社會發展的政策。


管治效能

管治效能是指政府能否有效制訂及實施政策,從而有效治理社會,維持社會穩定發展和進步。市民交稅,是因為期望政府能善用公帑,為公眾和社會服務。因此,當管治效能低時,民眾對徵稅的接受程度也會較弱。

 

相關概念

稅務負擔(Burden of Taxation)

集體智慧(Collective Intelligence)

管治效能(Goverance Effectiveness)

公共資源(Public Resources)


詞彙選介

公帑(Public Money)

銷售稅(Sales Tax)

結構性赤字(Structural Deficit)

稅基(Tax Base)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解釋港府財政不穩的原因。

2. 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香港應開徵銷售稅」這觀點?解釋你的答案。

 

1. 港府財政不穩的原因:

收入來源易受經濟表現影響:港府收入有1/4來自利得稅,一成多來自薪俸稅,三成多來自與土地相關的收益,它們都較容易受經濟環境影響,經濟好時收入大增,庫房水浸;經濟不景時,收入便會大跌,缺乏穩定的經常性收入。加上是對外開放型的經濟體,缺乏具經濟價值的天然資源,收入容易受旅遊業和外貿等因素動搖。

經常性收入和開支差距漸大:與此同時,隨著人口結構老化,勞動力減少,需要福利支援的老年人口增加,港府從利得稅、薪俸稅所得的收入將減少;反之用在生果金、醫療褔利等經常性開支將大增,容易出現結構性赤字。

近年經濟地位不穩:香港的金融、營商、旅遊都是重要的經濟支柱,然而近年信貸評級一跌再跌,加上政治社會衝突頻繁,甚至被美國取消特殊地位,嚴重削弱營商環境,也減少對旅客的吸引力,令經濟發展前景不明朗,財政收入未必如以往穩健。


2. 大程度同意:

增加經常性收入:人口老化比例將愈趨嚴重,政府須未雨綢繆,增加經常性收入,以應付需要增加的醫療福利開支,及彌補利得稅、薪俸稅的跌幅。銷售稅稅基廣闊而收入穩定,可成為主要收入來源。

對港地位影響較微:不少鄰近地區以至全球發達經濟體,如日本、新加坡及歐美等地都有徵收銷售稅,相信港府此舉對香港的國際地位和吸引力影響較微。反之若透過調高利得稅率等方法增加收入,將削弱香港吸引外國企業來港開公司的獨特吸引力。


小程度同意:

增加小市民負擔:香港生活成本極高,住屋等物價水平高企,若再增加銷售稅,無疑是百上加斤。加上環保署準備多年的垃圾徵費快將落實,若此時再加開新稅,將進一步打擊市民生活水平。這又會影響民情,在社會撕裂嚴重的情況下,不宜在此時加徵銷售稅。

加劇貧富懸殊: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嚴重,堅尼系數為0.54;而銷售稅對愈低收入人士愈大負擔,將會嚴重打擊他們的生計,令問題惡化。

打擊經濟:銷售稅會打擊市民的消費意欲,不利需要在疫情和社會事件中復甦的香港經濟。而且,香港有購物天堂的美譽,吸引遊客來港消費。若加徵銷售稅而鄰近中國城市如澳門未有跟隨,或削弱本港旅遊業的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