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之火,豈止無錢無樓?


今年香港經歷了一個多事之夏,自五月下旬起出現一連串不同形式的社會運動,統稱反修例或反送中運動。而無論從參與人數、規模、抗爭手法、影響等,這場未完的運動都屬前所未見,是本地社會發展重要的大事。因此我們極有必要去了解、反思,然後建立自己的見解。下文將專注討論運動的「中堅」力量,亦是對同學最貼身的持份者—年輕示威者。

青年於社運從不缺席 環顧本地和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都不難發現青年是當中的中堅力量,如美國五十至七十年代的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及六十年代的反越戰遊行;中國的五四運動、八九民運;2010年席捲中東國家的阿拉伯之春等。 本地例子亦眾多,較遠的有六十至七十年代由大學生推動的中文法定運動、保衛釣魚台運動,較近的有80後青年發起的保衛皇后天星碼頭運動及反高鐵運動、學民思潮發起的反國教運動、由多個學生組織發起的雨傘運動等。 廢青論不乏建制支持 或許正因如此,有部分建制支持者會以負面標籤年輕示威者,如稱他們為「廢青」,質疑他們是社經地位低的一群,因為一事無成或不求上進而走上街頭破壞「社會秩序」。而政府很多時也會以此角度理解年輕示威者,甚至以此切入尋找解決方法。如2010年時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便用「上位論」解釋反高鐵運動的成因,認為是社會流動性不足令青年無法上流,因而反對政府。2014年,時任特首梁振英認為青年除了追求普選外,也因不滿社會流動性低而上街,於是在雨傘運動結束後,他提出改善青年生活質素和發展青年政策,包括增加大學本科生學額、提升私立大學學位津貼等。 最新的例子,就有特首林鄭月娥的「No Stake論」,擔心有少數青年覺得「無份」分享香港的經濟成果,便不惜摧毀社會。上述例子,內容各異但展現的邏輯如出一轍。而要知道這邏輯是否正確,最好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親自接觸他們,問問參加者為何走上街頭。

上街青年廢不廢? 雨傘運動作為反修例運動前、本地最大型的社會運動,有很大參考價值。而幸好,當時有學者做了相關研究。嶺南大學助理教授袁瑋熙和浸會大學助理教授鄭煒當年分別在10月20日至26日、早午晚三個時段,於金鐘、旺角和銅鑼灣三個佔領區現場做問卷調查,訪問了1,562名參加者,部分結果如下:

正確理解方能走出僵局 事實上,不少研究都質疑用「廢青論」理解青年示威者的準確性。如早於2007年,突破機構的「青少年公民感」調查結果已發現本地青年有頗高的公民意識,有近八成受訪者分別認同「參與社會事務是你的責任」及「你除了保障個人利益,亦有責任維護會大眾利益」的陳述,更有九成受訪者認同「你願意為香港作出貢獻」。 然而,單是有公民意識並不足夠。公民理論學者T.H.Marshall指「公民身份」體現在公民、政治、社會層面上的參與;所以青年縱使有公民意識,未能積極參與的話,當中的落差便會造成無力感。如上述突破機構的研究中,便有八成受訪者同意「我沒有能力影響政府的決定」。參考2012至2016年中大公布的《香港青年生活質素指數研究報告》,同樣發現青年自評對政策的影響力愈來愈低,由3.125分下跌10.19%至2.786分。 簡而言之,政府在過去多次爆發以青年為骨幹的大型社會運動後,推出的「青年政策」都集中在增加福利或構建「離地」的青年事務委員會等,如今是時候反思那些政策是否到位。反修例風波至今仍未見到平息的曙光,政府能否正確理解青年示威者的心聲和訴求,對著手解決雙方矛盾實至關重要。

 

概念買通


自我概念

自我概念是個人對於「自己是個怎樣的人」的想法,亦指一 個人對自己的描述和形容,包括外表特徵、個性、技能、 社會角色、社會地位等。人的自我可分成三部分:真實我、 理想我、應該我,但當真實我未能達到應該我和理想我的狀 態,便會產生自我差距(Self-discrepancy)。上文可見, 青年自覺有責任參與社會,但現實卻苦無參與的途徑和影響 政策的能力。


價值觀

價值觀大致分為「個人價值觀」和「群體價值觀」。前者為個人對 於各種行為或事物的價值判斷,從而找出具價值的人生方向;後者 則指在某群體如一間公司、一個宗教、一個社會或一個文化等的一 些被大多數人認為是有價值的觀念。有意見認為將時下青年視為未 經歷過物質匱乏、擁有不重視物質享受的「後物質」價值觀是過於 簡化,反認為他們是在個人層面重視物質,在社會層面卻更重視民 主、自由、公義等非物質價值。

 

相關概念


政治參與(Political Participation)

自我概念(Self-concept)

社會階層流動(Social Mobility)

價值觀(Value)

 

詞彙選介


廢青(Bum/Loser/Freeloader)

公民身份(Citizenship)

公民意識(Civic Awareness)

社會運動(Social Movement)

 

思考問題


1. 根據袁瑋熙和鄭煒兩位助理教授的研究結果,解釋以「廢青論」理解青年示威者的不足。

2. 假如你是青年事務委員會的顧問,你會提出甚麼方法縮減青年人在公民意識和公民參與上的落差?

 

參考答案


1. 研究結果顯示「廢青論」的不足

青年示威者擁有大學學歷:「廢青論」一般指青年示威者因一事無成或不求上進才上街,然而兩位助理教授的研究結果顯示,當年雨傘運動參加者的學歷一般較高,四成七受訪者擁有大學學士學歷,可推斷參加者以大學生及大學畢業生為主,是相對有能力和未來社經地位屬較樂觀的一群。

參加者多屬有資產的中上階層:能否置業一向是香港衡量社經地位的重要指標,而研究結果顯示,三成受訪者擁有私人樓宇,亦有近一成半受訪者租住私人樓宇;考慮到18至24歲及30至39歲的受訪者佔多數,可知這些青年示威者並非社經地位最低的一群,反而已晉身或生於中產或以上的階層。

示威者不要求改善民生:根據研究結果,高達七成三受訪者視爭取真普選為參與運動的一個非常重要原因,其餘較多人重視的原因還有不滿政府未有正視訴求、不滿警方處理示威的手法,以及認同公民抗命理念等。這結果與「廢青論」不符,因為若青年示威者屬社經地位較低的一群,首要爭取的應是改善民生,關顧個人得益。惟研究顯示只有3%受訪者視這訴求在運動中重要。


2. 縮減青年人在公民意識和公民參與之落差的建議

改革青年事務委員會:現時委員會內成員多是政商界二代,令議會更像富二代的交流平台,難以代表大眾青年發聲,亦無助增加有公民意識的青年之參與機會,而政府也難從中聽到有用的青年政策建議。因此,應考慮改革委員會,如參考英國的青年議會,議員由青年民選產生,既提升青年公民參與,又賦予委員會代表性和認受性。

連結線上線下議政:現時不少有公民意識的青年苦無公民參與的方法,只能在社交平台或討論區論政,那些意見都有一定價值,惟難以走入體制。因此,建議青年事務委員會擔當青年與體制的橋樑,舉辦線上線下議政活動,如構建網上論政平台,更可協助部分青年網民收集意見、寫計劃書等,然後向政府反映,以提升其公民參與度。